「自私小商人」川普退出《巴黎協議》,對美國與世界造成哪些利弊?

「自私小商人」川普退出《巴黎協議》,對美國與世界造成哪些利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退出氣候協議,無疑宣告了全球化路線的徹底終結。各國一致譴責,「衆叛親離」,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也再難維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週四(6月1日),美東時間下午三點半,川普(Donald Trump)在白宮宣佈,美國將退出旨在對抗氣候變遷的《巴黎協議》。雖然這個行動並不意外,但其最終發生,對美國與世界影響巨大。

其實,共和黨政府上臺之後會在氣候問題上倒退,已經見怪不怪。當年小布希(George W. Bush)上臺後退出《京都議定書》,已有前科。川普退出《巴黎協議》更並非意外。在大選中,川普就把全球暖化攻擊為「中國編造的騙局」。川普上任第一天,就撤銷白宮網站的氣候變遷專題。他委任的相關高官全都否定氣候變遷。川普訪歐時,不肯與其他六國一起發表支持《巴黎協議》的聲明,此後又不斷有傳言,他要退出《巴黎協議》。可以說,已為此舉做足鋪墊。

氣候變遷不是偽命題

從科學上說,全球暖化是一個不可否認的趨勢,但在兩個關鍵問題上,科學界都不乏爭議:第一,人類工業活動在多大程度上導致氣候變暖?第二,現在採取措施能多有效阻止地球變暖?

我們處於地質學上稱爲「第四紀冰河時期」的階段,所謂冰期是指地球上存在長年不融化的冰層覆蓋時期。從大時間尺度看,自從有生命之後,冰期只是短時期的狀態。從2.6億年前上一次冰期結束開始,經歷漫長的中生代以及新生代大部分時段,地球在兩億多年的時間裏都沒有永久性的冰層覆蓋。只是從最近260萬年前左右才開始變冷,而進入現在這次冰期。第四紀冰河時期裏,氣候也反復地、自發地出現冷熱交替的循環。我們現在的時代本來就處於一個溫度上升的階段。可見,即便沒有人類活動的影響,地球溫度上升也是一個趨勢。雖然科學家們建立了很多模型,論證氣候變暖的原因,以及採取措施後氣候能得到控制。但這方面的爭論遠沒有準確答案。

而氣溫上升,是否意味著環境災難呢?也不盡然。中生代是恐龍繁榮的時代,新時代是哺乳動物繁榮的時代。相反,冰期並非生物的黃金時代,反而是大批動物滅亡的時代。因此,不能說,地球變暖,甚至結束冰期,就認爲地球後果不堪設想。從物種的角度,地球變暖當然會令一些物種滅絕,但這是正常的生命進化過程,正如進入冰期令一大批物種滅絕一樣。滅絕的物種,自然會有新物種取代。

對人類活動來説,氣溫上升也不見得一定是壞事。雖然冰層融化,海平面上漲,會淹沒不少島礁與沿岸地區,也可能令非洲一些地區更乾旱,但同時也會讓靠近北極圈的不毛之地,變得適宜人居與農業。南極洲更是完全沒有開放的處女地。這是一輪新的「大洗牌」,利益重新分配。北極國家,如俄羅斯、加拿大、美國(阿拉斯加)、格陵蘭、北歐等受益最大,小島國家則有滅頂之災。但對人類總體來説,適宜居住面積更大並不是壞事。

但這不等於氣候變暖是一個偽命題。現在氣候變暖不在於地球溫度上升的絕對數字,也不在於其上升之後穩定下來的結果,而是在於其上升速度,以及在上升過程中導致的可能災難。畢竟,如此速度的升溫,大家都沒有經歷過,有很多未知的因素,需要認真面對。筆者的意見認為,與其把資源與精力投放在前景未卜的阻止氣候上升上,還不如把資源投放在如何應對環境變遷與搶救滅絕物種上。如果川普真能這樣做,退出《巴黎協議》未嘗不是好事。可惜,川普的目標看來並非如此。

RTXRQMM global warmin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黎協議》妨礙了美國發展

對大部分共和黨支持者來説,川普此舉乃履行競選承諾。對共和黨來說,退出氣候協議最大的動機就是促進就業與經濟發展,在這次選舉中,產業工人是川普扭轉劣勢的關鍵。氣候協議打擊最大的是煤礦產業,退出協議,煤礦工人等看到了重新就業的機會,會繼續支持川普,鞏固其基本盤。對石油與天然氣產業來説,此舉更是解開束縛。過去幾年,隨著頁岩油革命,美國已經大幅減低對輸入化石能源的依賴,並在可見的將來會從能源輸入國變爲輸出國。在墨西哥灣、阿拉斯加以及西海岸等沿岸,還有可觀的石油儲量,石油公司都虎視眈眈。川普對美國化石能源的開發鬆綁,會徹底改寫國際能源結構的版圖。退出消息宣佈後,華爾街股票大升。這説明,雖然自由派占優勢的美國傳媒對此一致鞭笞,但在美國内部的實際支持度,卻不能低估。

但在能源產業角度,美國卻不見得完全有利。歐巴馬(Barack Obama)當政期間,大量工作轉移到綠色能源上,川普此擧等於宣告這些產業進入寒冬,這必然帶來新的失業。更重要的是,石油與天然氣資源始終有限,會有用完的一天,加上對「綠色能源」的追求已成規模,如果美國不發展綠色能源,不積極開發綠色能源技術,這個市場就會被歐洲與中國等佔據,以後再發力已經處於下風。

但在更大的時間尺度,全球暖化是對世界政治經濟的一次大洗牌。如前所言,在北極圈擁有領土的美國將是大贏家之一。對地緣政治來說,現在穿越北冰洋的北方航道的戰略重要性已被熱議,扼守白令海峽與阿留申群島的美國將在這條新的「世紀航道」中獲得重要經濟與戰略利益。這種土地與地緣戰略的長期利益更重要。如果《巴黎協議》真能阻止地球變暖的話,美國確實是退出協議的得益者。

這麽看來,從經濟角度看,美國退出協議是利弊參半,長遠而言有益。但正如共和黨建制派羅姆尼(Mitt Romney)所言,川普此舉影響的不光是全球暖化的氣候問題,不是經濟問題,甚至不是美國内政(選舉)問題,而是美國在現階段在世界的「領導力」的問題。

首先,簽訂了協議卻退出,嚴重損害了美國的外交信譽

美國外交有個特點,就是政府(總統)簽訂的協議,還需要國會的確認;國會不確認,就不能算在法律上正式承認了協議。這是美國從立國開始建立的傳統,一直遭到其他國家的非議。但美國總統通常會用總統行政命令的方式,繞過國會的確認,很大程度上保證這些協議的執行。

歐巴馬簽訂《巴黎協議》後,沒有經過國會確認,這是因爲獲得共和黨占多數的國會批准有難度,所以只是用行政命令推行。因此技術上來說,美國並未批准協議。這為川普「退出」協議帶來便利。但注意到,在美國總統換屆時,新總統雖然可能不承認舊總統的一些協議,但一般採取非常審慎的態度。像川普這樣全面「回滾」歐巴馬的外交協議的現象,歷史上則沒有先例。尤其是現在美國霸權受到中國虎視眈眈的挑戰之際,其負面影響不可低估。

尤其對《巴黎協議》這種由美國主導,動用了大量外交資源而達成的全球性協議,到頭來美國卻主動退出,影響更爲惡劣。

雖然川普爭辯,《巴黎協議》有退出條款,規定加入條約者可以退出。但問題在於,《巴黎協議》本身也不是一個有約束力的條約,而是一種國家的主動承諾。退出協議對美國的外交信譽造成嚴重打擊。其他國家不禁認爲,美國的保證是不可靠的,從此不再信賴美國。這對美國外交信譽的傷害,比退出TPP還嚴重。

RTX391S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其次,川普此舉盡顯「斤斤計較」「自私自利」的小商人本色

全球暖化是事實,美國在這個變化中或會受益,但「大洗牌」中必然有很多國家利益受損,尤其是太平洋小島國家會被上升的海平面淹沒,非洲國家會因更加乾旱而不適宜居住。川普不但拒絕採取措施阻止變暖,趁此機會還對美國答應捐助給發展中國家對抗氣候變遷的資金一筆勾銷,等同於不再理會這些國家的死活。

川普在演説中批評協議對美國「不公平」。這是因爲他認爲因變暖而利益受損的國家,「不關美國的事」,更認爲美國在資金上支援其他國家是「世界佔美國便宜」。這漠視全球暖化是一個「全球的公共財產」,並非美國多排放,就只會美國自己變暖。川普此擧,等於把「暖化」輸出世界,與「輸出環境污染」沒有分別。美國作爲世界人均消耗能量最大的國家,在財政上補償給其他受影響的國家,實屬責無旁貸。

川普又指責在協議中,沒有對中印等國家即時降低排放的要求,對美國「不公平」。確實,協議中規定中國到2030年才到達峰值,對印度甚至還沒有年份的規定。表面上看,中國排碳比美國多,還可以繼續增長,確實不公平。但這漠視了如果以人均排放計算,美國都在中印之上;更不用說,美國是歷史上排放溫室氣體最多的國家。僅以現在中國排放量比美國大,而指責協議對美國「不公平」,也不公允。

這種指責,似乎又回到了小布希當政時期的中美扯皮:美國說中國排放大不公平,中國則強調「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一些「拿著放大鏡計算」中國專家還非要認爲中國「歷史人均排碳」與美國一樣,才算OK。當年中美就是這樣有默契地「互相扯貓尾」,對抗歐洲(與美國左派)的壓力。

説白了,這個世界沒有完全公平的事。各國情況差距甚大,很難做到絕對的「公平」,但通過妥協達成協議,本身就是對「如何才公平」最好的答案。關鍵是以「公平」為藉口拖延與逃避責任,還是在認識到困難與公平問題的基礎上,通過妥協,積極解決問題。這是有心與無心的區別。現在川普又扯出這個公平性的問題,無非又回到「扯貓尾」的年代,核心不在公平與否,而是是否真心認爲應該有共同責任防止變暖。

川普提出「重新談判」,似乎留了後路,但要把過去十幾年的事從頭做一遍,無異天方夜譚。多國已經拒絕重新談判。顯然,這只是逃避減排與出資承諾的藉口而已。

最後,川普此擧從人類共同價值倒退到美國優先,主動放棄了對世界的領導地位

雖然世界上沒有一個公認的「領導者」,但在冷戰後二十多年,美國作爲首屈一指的大國,又努力推動全球化,確實取得了「實際上(de facto)的領導者」的地位。在中國推出「一帶一路」政策之後,美國明顯感到世界領導權旁落的威脅。歐巴馬提出的TPP與全球對抗氣候變遷,都是推動全球化的重要環節。尤其是後者,更是塑造「人類利益共同體」的重要話語權的載體,作爲世界一起協作對抗全球性災難的範例。歐巴馬爲此不遺餘力。與中國達成協議,一起加入對抗氣候變遷,更被歐巴馬視爲自己的主要政績。通過此舉,美國繼續擁有維持領導地位的話語權。

但川普退出氣候協議,無疑宣告了全球化路線的徹底終結。各國一致譴責,「衆叛親離」,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也再難維持。

對美國優先派來説,這不成問題。「美國優先」本來就反全球主義,也不太在乎「國際領袖」。美國媒體透露,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與班農(Steve Bannon)在這個問題上爭執很久,最後班農與環境部長普魯伊特(Scott Pruitt)出示了「誤導性」的失業數據,才説服川普退出協議。在「通俄案」升級到調查庫什納開始,川普就不得不重新重用班農。川普幾經曲折,最終宣佈退出協議,標誌著班農勢力回潮。難怪美國媒體當即用「總統班農」嘲笑川普。值得一提的是,班農勢力回歸後,中美關係可能再經歷新一輪轉變。比如,川普一直不批准的南海自由航行計劃,也在此前後開始執行,兩者之間未必沒有關係。

通俄案越演越烈,川普被彈劾的機會有多大?

RTS157Q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會否頂上?

美國不做領袖,中國是否可以頂上?就在川普宣告退出的第二天,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歐,宣佈中國與歐洲將一道,繼續遵守與支持《巴黎協議》。

中國在胡錦濤時代,對「減排」上,都只委與虛蛇,反正中國統計的數據要多好看有多好看,這點國際心中有數。但進入習近平時代,卻有所轉變。這主要中國自己也面臨經濟轉型,產能還大量過剩,需要通過各種方法輸出產能,從另一個角度看,就是把排放轉移到其他國家。其次,中國也從新能源產業中找到商機,現在新能源產能已經在國際佔據重要版圖,轉而支持新能源順理成章。

第三,中國環保問題日益嚴重,減排與環保是高度相關的(因爲煤礦產業同時是高污染與高排放產業)。最後,習近平並非胡錦濤那種得過且過的守成思維,而是奔世界領袖的地位而思考問題的。在《巴黎協議》中,中國承諾在2030年達到峰值,這個要求說實話有點低,中國完全可以沒有困難地加快這個進度。因此,中國完全可能「減排」彌補美國退出協議而新增的排放量。這樣博得世界歡呼,簡直是給中國的天賜良機。

中國能否接過美國丟下的大旗,通過繼續推動全球化,取得國際領導地位?這值得仔細觀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