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證詞不利特朗普:前FBI局長證實「總統要我忠誠,放過此案」

「通俄門」證詞不利特朗普:前FBI局長證實「總統要我忠誠,放過此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米於聲明裡說:「我的理解是,總統要求我們放掉所有對弗林不實交代去年12月與俄國大使對話的調查。」

(中央社)

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今天赴國會作證,他在事先準備的書面證詞中指出,美國總統特朗普入主白宮後、曾在兩人於白宮的一對一晚餐時、三度要求他忠誠。

根據聯邦參院情報委員會在網路上公開的科米證詞,科米按時間序列出自己與特朗普的互動,也談及他決定在1月6日、首次與當時仍是總統當選人的特朗普於紐約特朗普大樓一對一會面後、根據自己記憶所及立刻留下兩人的談話記錄。

科米說,「這不是我過去的作法」,而他近乎鉅細靡遺的描述,也讓外界得以一探究竟。特朗普直言要求科米展現忠心,並要他在有關「通俄門」的調查中、放過前白宮國安顧問弗林。

科米聽證會書面證詞:特朗普要我對他忠誠

根據證詞,特朗普入主白宮後、1月27日午餐時間致電科米,邀請他當天晚上到白宮共進晚餐,科米原以為當晚還有其他人參與,但最後是他與特朗普兩人在白宮綠廳單獨會面。

根據科米描述,晚餐期間,特朗普先問他是否想留任調查局長,科米說,這讓他覺得「奇怪」,因特朗普曾在這次晚餐前的談話中、兩度表達希望他留任,他也已向特朗普保證,他打算這麼做;特朗普還告訴他,很多人想當調查局長,而有鑒於他過去幾年遭受的批評,特朗普想了解他是否有離開的打算。

然後,他告訴特朗普,他熱愛他的工作,也打算做滿10年任期,而因特朗普的開場白讓他感到不安,他告訴特朗普,「我不是政客們所指『可靠』那種字眼的人、但你永遠可以仰賴我告訴你實話」、「我不是政治上任何一邊的人、也不能以傳統政治概念來概括」,他的立場就是要捍衛特朗普作為總統的最大利益。

沒多久,特朗普說:「我需要忠誠、我指望(你)效忠」;科米描述:「頓時間的尷尬沉默片刻,我沒有任何動作、言語或是改變臉部表情;」兩人在一陣沉默後改變話題,而科米一度向特朗普解釋為什麼維持FBI及司法部門超然獨立的重要性。

接近晚餐結束之際,特朗普再度說:我需要忠誠;科米則回答:「你永遠都會得到我的誠實以待」;特朗普停頓了一會兒隨後指出:「這就是我要的,坦承效忠(honest loyalty)。」

科米:首次見特朗普就決定要寫下與他的每場對話紀錄

科米說,這頓晚餐後他隨即寫下與特朗普的談話記錄,而兩人雖對「坦承效忠」可能有不同理解,但他當時認為,和特朗普再就此爭辯也不會有成效,這也結束兩人極為尷尬的對話,他則認為自己已向特朗普清楚闡明立場。

科米表示,他覺得有必要以備忘錄記下首次與特朗普的對話,為確保精確,他會後即在特朗普大樓外的FBI車上,用筆電記下內容,自此開始,凡單獨與特朗普談話後,他都會立即記下。

科米並未明說為何自己會和總是在與特朗普會面後、立刻留下談話記錄備忘錄,但他以特朗普與前總統奧巴馬相較,提到特朗普主動且頻繁的要求與他會面。

他說,奧巴馬執政期間,他只有兩次單獨和奧巴馬會面的機會,一次是2015年兩人討論執法政策相關的議題,第二次就是去年、他簡短地與即將離任的奧巴馬道別,而兩人從未有過電話交談,他也沒有將與奧巴馬的談話記錄下來;而特朗普上任後四個月內,他記憶所及、兩人共有九次一對一談話,其中,單獨會面過三次、一對一通電話六次。

特朗普要求「放過」前國安顧問弗林

科米表示,特朗普於1月27日的那場晚餐會中,問他是否想繼續待在FBI局長的位子上,令他開始擔心特朗普試圖想建立「某種恩賜、任命的關係」。

科米在聲明裡進一步指出:「有鑑於FBI向來的地位是獨立於行政機關以外,那讓我極度擔心。」

法新社報導,科米的聲明裡證實,總統特朗普促請他放棄對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與俄羅斯接觸的調查。

科米引述2月14日兩人單獨在橢圓形辦公室時特朗普所說的話:「我希望你能設法放過此事,放過弗林,他是好人。」

科米於聲明裡說:「我的理解是,總統要求我們放掉所有對弗林不實交代去年12月與俄國大使對話的調查。」

Michael Flynn
前國安顧問弗林。|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任情報首長都否認因「通俄門」遭施壓

美國參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華納(Mark Warner)表示,有關特朗普總統企圖介入通俄案調查的報導令人吃驚,且此事令人深感不安。但作證的兩名情報首長都說,並未在調查工作上受到白宮施壓。

華納是情報委員會最高層的民主黨籍議員,他在聽證會中說,「如果這些報導屬實,那真是駭人聽聞,也是不當使用我們的情報專業人員。這種作法可能會動搖民眾對我們情報體制的信心」。

他說:「白宮甚或總統本人若是企圖利用情報界作為達成政治目的的工具,會令人深深感到不安。」

但情報總監科茨(Dan Coats)在聽證會中說:「我從未被施壓,我從未感到有任何壓力,迫使我必須在考量政治以及考量目前調查行動下干預情報蒐集。」

科茨和國防情報局(NSA)局長羅傑斯(Mike Rogers)都不願談論他們與特朗普的私下交談內容。羅傑斯說,他「從未受到指示去做任何我認為不合法、不道德、不合倫理或不適當的事情」。

外界吃驚不已,特朗普卻覺得科米證詞還他清白

特朗普的外部律師今天聲明表示,遭革職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在國會書面證詞表示,特朗普不在俄羅斯被控介入美國大選調查內,特朗普對此感到欣慰。

路透社報導,特朗普律師卡索維茲(Marc Kasowitz)表示:「對於科米先生終於公開證實他的私人報告,總統不在任何俄羅斯調查中,總統感到欣慰。」

聲明中表示:「總統覺得完全還他清白。」

RTS149D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前美國情報總監:「通俄門」醜聞比「水門案」嚴重

法新社報導,從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到奧巴馬總統任內,都任職於情報界的克萊佩(James Clapper)表示,基於專業本能,他總是忠於總統,無論黨籍。

但對於特朗普,他要有個例外。

克萊佩在澳洲表示:「現在,身為普通的老百姓,我相當擔心從外部,也就是俄羅斯,以及從內部,也就是總統本身,對我國機關的攻擊。」

在坎培拉全國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被問到,比起尼克遜(Richard Nixon)的水門案,特朗普惹的麻煩有什麼重要不同時,克萊佩表示:「就我看來,和我們現在遇到的比起來,水門案真的差多了。」

克萊佩說,他完全不懂特朗普團隊為什麼好像很想向俄羅斯獻殷勤。

在奧巴馬時代擔任國家情報總監的克萊佩表示:「我把這歸類為令人費解。我不懂。」

「我們要追究此事,這對美國、對這個世界、對這個總統任期、對共和黨人、對民主黨人和對我國整體而言,絕對非常重要。」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