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振豐專欄】博學多聞的裝幀設計師——松田行正

【辜振豐專欄】博學多聞的裝幀設計師——松田行正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細觀日本設計界,松田行正的確是一位多采多姿的傳奇人物。學問淵博,舉凡電影評論、色彩學、歷史地理、軍事、思想,無所不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凡走過,必留痕跡,這是講到人。但經由書封設計,也能夠讓一隻貓展露足跡。多年前,《設計的抽屜》雜誌,邀請二十八名設計師,為夏目漱石名作《吾輩是貓》做裝幀設計。其中一冊特別引人注目,因為透過文字也可顯露圖像的動感。顯然,這位設計師就是松田行正

19022609_234841027010790_1934864098_o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凡是喜愛裝幀設計的讀者,對於松田行正,應該不至於陌生。他兩度來台參加國際書展,第一次是擔任金蝶獎評審,第二次則是主講書封設計。演講中,我有幸當起引言人,會中會後跟他聊到很多有關設計的話題。

他已經設計三千多冊書籍封面,一九八〇年代,剛剛出道時,便開始接受挑戰,任何領域和內容,全部接受。他說,編輯好不容易找到他,要是回絕,是非常不禮貌。有趣的是,松田先生面對設計費,竟然是由文字編輯自己開價。看來,他作風十分瀟灑,同時又了解如何給自己機會,以操練設計。

細觀日本設計界,松田行正的確是一位多采多姿的傳奇人物。學問淵博,舉凡電影評論、色彩學、歷史地理、軍事、思想,無所不通。他是鼎鼎大名的的裝幀設計師,其名作《眼的冒險》榮獲「講談社出版文化賞」。日本頭牌設計雜誌《idea》在二〇一一年十一月號,特別製作「松田行正專輯」,不但回顧二十多年來的作品,而且刊出長達八頁的訪談。顯然,松田的地位可見一斑。

大學時代,他經歷一九六〇年代的「安保鬥爭」。當時,日本人才輩出,如作家村上春樹大江健三郎;小劇場導演寺山修司唐十郎鈴木忠志;藝術家則有橫尾忠則。松田也參與抗爭,為了凸顯訴求,他們一群同學開始設計海報,同時成立電影研究會。本身主修法律,後來卻走上設計之路,則要歸功於這段期間的修煉。一九八〇年代,學生運動收場之後,代之而起的是,大眾消費社會的來臨,許多相關的雜誌應運而生,如工作舍推出的《遊》,便是馳名日本的設計雜誌,總監乃是大名鼎鼎的杉浦康平。松田為了進一步掌握設計的竅門,便進入這家雜誌工作,幾年下來,獲益良多。後來,這本雜誌已經停刊,但推出新雜誌《形》時,便邀請他擔任設計總監。

其實,他在一九八〇年代中期,便開始嶄露頭角。當時法國社會學家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 ) 接受日本學界的邀請,蒞臨東京訪問,接二連三舉辦好幾場座談會,結束後,其內容集結成書。此書取名為《布希亞訪日錄》,松田行正負責裝幀設計,書封背景將布希亞的寫真照和小圓點串接在一起,頗有後現代的風格。二十年後,青土社推出「當代思想家指南叢書」,依然由他負責擔任裝幀。這些大師包括海德格羅蘭・巴特德勒茲薩依德等,其書影以毛筆畫出臉部輪廓,但五官則付之闕如,解構意味,不言而喻。臉部並沒有五官,如同他們的理論可以引起不同的解讀內容。

18986647_234841107010782_1086917523_o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歐洲國家有一種俱樂部,其性質是提供讀者「珍本書」,設計精美,書封字體每每燙金,而且以精裝本亮相,這類書籍的成本價往往高昂,但松田先生的設計往往是以低價來設計出特別版,固然外表未必豪華,卻獨樹一格。十幾年前,他經營牛若丸出版社,基於一股理想,推出一些限量版。當然,每一本書都是由他親自設計,而且以藝術角度來呈現裝幀。其實,這跟他理念全然符合,多年來許多人唱衰實體書籍,大力推崇電子書,但他依然堅信實體書萬壽無疆,同時可以展現各種面貌。

他的出版社以「戰神」源義經的乳名牛若丸來命名。源義經曾剿滅平家,但功高震主,遭到哥哥源賴朝的嫉妒,後來以悲劇結束短暫的一生。日本人向來同情也崇拜失敗的英雄,義經是他們心目中第一名。當然,出版社並非標榜戰爭,而是借用他的「精準」和「速度」當成座右銘,畢竟從事裝幀設計,這兩項優點十分重要。

近年來,台灣熱賣的《超譯尼采》,其日文版便是由他設計。大致上,每個月竟然要設計十來本新書。顯然,他的作品本本令人驚艷,尤其是能夠在書影和裝幀中,呈現立體精神。此外,設計圖表也是他絕妙的創作。《10+1》是一本頗具創意的雜誌,每期會推出不同的主題,如「東印度公司史」、「美洲印第安史」、「朝鮮對外交涉史」、「台灣的殖民歷史」,為了讓讀者一目了然,特別邀請松田製作圖表。一般的圖表總是制式化,但他經由圖文搭配,化為一張畫作,真是讓人嘖嘖稱奇。

19022834_234841140344112_11438738_o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有趣的是,他跟太太都是以裝幀設計為主業,但有時候竟然互相不滿對方的作品,為了保持夫妻關係的和諧,平時互動就不會聊到設計。如此一來,松田先生說,要看到對方的設計,只能夠到書店去瞧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辜振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