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高中生的觀點:翻轉教室,還是「翻桌教室」?

一名高中生的觀點:翻轉教室,還是「翻桌教室」?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翻轉教室,在筆者眼中是一座工廠,學生就是工人,老師就是管理員。這個工廠產出以知識為名的貨物,看起來很多樣,實際上還是一樣的內質。

文:葉田甜(台南女中人文社會科學班)

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是近幾年大家熱衷討論的教育相關主題。在一般大眾的認知中,翻轉教育法,就是能讓學生自動自發的接觸課程知識,進而破除填鴨式教學缺陷,最後拿到學習的主動權。舉例來說,只要上網搜尋關鍵字「翻轉教室」,出現的幾乎都是來自各界資深人士的好評,翻轉教育法似乎讓台灣的教育制度有了變革的可能性。然而,今年就讀高一、身為翻轉教育潮流中一員的我,認為社會仍須再釐清翻轉教室目前的宗旨,並共同省思可能存在的盲點,正視問題的根源。

翻轉教室的歷史

翻轉教室的概念於2007年由美國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的兩位老師提出,目的是為了解決學生的缺課問題。他們將教學影片上傳網路,讓學生在家能先完成單向的基本知識學習,在課堂時間即可與老師互動討論,如此可以更有效率的運用時間吸收繁雜大量的知識。後來,越來越多教學影片被分享在網路平台上,知識被整理成可以迅速打包外帶的物品。十分有名的Khan Academy即是一個囊括各科教學影片的線上學院,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

在台灣,翻轉教室的實際推動者如台灣大學電機系葉丙成教授、或中山女高張輝誠老師都長期致力於翻轉教育,透過各種演講、或是課程事件宣揚翻轉教室的理想,希望改變這個世界。

葉丙成教授在「超越教育!線上學習新革命at TEDxTaipei 2013」中提出他對翻轉教室的看法:

「文明累進的時候,我們人類也就累積越多的知識……學習的東西變多了,可是時間卻一樣,那我們的教育就開始變的追求效率。 」

「回想我們以前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們都很愛玩遊戲……我們都很愛慕虛榮,我們都喜歡同伴說你好強、你好棒,對不對?所以愛玩、愛慕虛榮、愛比較是我們的天性。這三個願望有沒有辦法一次滿足呢?有的!」

「我覺得讓學生自己設計問題,會比你塞給他個題目做學得好。……全班同學看著你領先那麼多,那個虛榮感喔,就出來了。」

「我們以前小朋友拖拖拉拉,教他寫作業他都要等到deadline前一天才做,現在需不需要?不需要!他看到別人都已經做十幾題、二十幾題,我才做個五六題,他就開始緊張。所以同儕的壓力,才是逼迫學生跟小孩子最好的方式。……。但是我真的很感動,我們真的有機會做到讓學生、孩子沉迷於學習。」

翻轉教育法的問題

從葉丙成教授的論述 ,以及多方查詢佐證的資料來看,筆者認為翻轉教室想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在現有體制中最有效的運用所有資源?如何讓學生有效率的主動學習?」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所有人深思熟慮的問題,不過筆者想針對整段翻轉教室的歷史與由來提出幾個問題:

一、翻轉教室的教學影片最初是為缺課的學生而存在。在這種情況中,翻轉教室是為了替逃課小孩擦屁股、讓老師不那麼傷腦筋而成立的。所以問題應該聚焦於「學生為什麼缺課」,而非「如何防止學生缺課」,翻轉教室存在固然有其價值,但是原本的起因仍值得討論。

二、翻轉教室的線上教材需要學生先看過,再於課堂中和老師討論,整體來看,學習花費的總時間並沒有減少,只有課堂上的效率提高了而已,對學生整體生活而言其實僅僅是將學習時間從學校延伸到下課後。現代學生有大把大把的資料需要吸收,下課時間拿來趕課或考試也是會發生的事,翻轉教育法其實並沒有解決教育在效率方面的問題,只是把時間分母變大了而已。

三、如今,「翻轉」概念的影響力仍不斷擴大中。「讓學生先看影片」成為其中一種方法,但許多教學法也都開始吸納翻轉的精神,以老師認為最適合自己班上學生的方式,造就「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課堂風貌。問題在於,如此改變可能只成為學期中的某一次嘗鮮,而不是真的為落實翻轉。

值得一提的是,筆者在國高中時期經歷過很多名義上為翻轉教學的課程,但是老師的安排方式是要班上分成小組分配不同的單元上台報告,同樣以學習者為中心,但是學生在課堂上仍然是單向吸收,從來沒有和老師討論過。很明顯的,翻轉教學在教師之間的傳遞方式有嚴重的錯誤。

四、葉丙成教授認為虛榮心是翻轉教育法中引起學習動機的一大因素,但是,由虛榮心控制的學習方式能夠維持多久呢?筆者認為,學生之所以學習,是因為在被啟蒙之後發現自己的無知,進而想要了解這個世界。透過學習了解並同理過去即可掌握未來,防止歷史悲劇一再重演、正視所有恐懼與問題的根源,學習以理性溫柔的角度看待議題且勇敢發聲。上述理想或許被認為過於天真,但是是筆者真正的理想。

(編按:附上葉丙成教授的回覆。經葉教授與作者說明後,作者補上聲明與後記,詳見文末。2017/6/11 10:31)

葉丙成:我在 2013 TEDxTaipei 的演講,談的是遊戲科技與教育的結合,那個演講未曾有一字一句談到「翻轉教學」或「翻轉教室」。有人把那場演講當成我對翻轉教室的看法,實是很大誤解。

我在數百場專講翻轉教室的演講提到,翻轉教學的目的,是讓學生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步調學習,不用每個人被強迫在教室用同樣的步調學習。另外在教室直接作題、練習、討論,老師可以第一時間看到學生學習的問題出在哪,幫助學生,這可以解決在家裡做作業有問題卻沒人可以解答的狀況。

這才是翻轉教學要解決的主要問題。我在專講翻轉教學的演講中,有提到同儕之間的肯定,對學生自己設計作業題目的動機有幫助。但我從未講過「虛榮心」是翻轉教學的主要學習動機來源。

讓每個人能按自己的步調學習,才是翻轉教學的真正核心。

看到有人對此有所誤解,我自己要再多檢討是否曾有演講傳達不夠清楚,造成有所誤會。但也請諒解,我確未在任何專講翻轉教學的演講中說過「虛榮心是翻轉教學的主要學習動機來源」,也請大家不要對翻轉教學有這樣的誤解,謝謝。

五、翻轉教室利用人總是害怕比別人差的人性促進學生的答題意願,藉此促進學習效率。在這種方式下,學生仍然處於一個被動的狀態,但因學習動機跟實際行動圓滑接軌,所以看起來好像很自主一樣。

回顧翻轉教育的目標:「如何在現有體制中最有效的運用所有資源?如何讓學生有效率的主動學習?」在現有即被提倡的翻轉教室中,問題在於「根本」並沒有被試圖解決,甚至也缺乏討論。然而學生老師們皆順其自然的將翻轉教學法視為救命稻草,所以這種體制下的遊戲本身可能導致的問題,也較不容易被看到。身為高中生的筆者,想以自己切身經驗為例,來看所謂的「自主學習」與「翻轉教學法」。

自主學習與翻轉教學沒有絕對關聯

筆者目前就讀台南女中一年級,甫參加台師大舉辦的第二屆高中生人文經典閱讀會考比賽,和夥伴們一起拿下了團體賽第二名,也獲得個人賽第一名,筆者在為期半年的讀書計畫施行期間,有一些關於翻轉教學的想法。

參加此次經典閱讀會考是由目前就讀高一的筆者主動發起、找到另外四個隊友,籌組計畫並發函邀請「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腦闆」朱家安與政大中文系博士生李雨鍾兩位老師,為我們從不同方面講述哲學。再邀請校內老師當帶隊老師,協助我們處理事務、申請三萬元的經費。在閱讀期間,我與夥伴們嘗試將問題從文章中提煉出來,分項目詢問該科專業的老師,很感謝帶隊老師不辭辛勞幫我們處理行政事務。

筆者與夥伴們在閱讀過傅柯《何謂啟蒙》、康德《何謂啟蒙》、阿多諾和霍克海默《啟蒙的辯證》、吳爾芙《自己的房間》、漢娜鄂蘭《平凡的邪惡》之後,決定將書本的論述與二二八事件連結,做為團體賽的報告主題。在參考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的「228・七〇:我們的二二八特展」後,決定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以說書人、知識份子、遺孀、高中生等四種角度來詮釋二二八事件。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