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男孩轉大人:台語教學的困境

花甲男孩轉大人:台語教學的困境
Photo Credit:植劇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實在的,我們這個年紀受過一般義務教育,一直到大學畢業,華語已經成為多數人現實上的母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等,其他語言成為精神上的母語,只是我們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關鍵評論網藝文版首次收到以閩南語書寫的投稿,為了讓非閩南語讀者也能讀懂這篇以「漢羅夾雜」所撰寫的文章,因此我額外以「普通話」翻譯,並且雙欄並置,供讀者參照。關鍵評論網藝文版很榮幸能夠收到以母語寫作的投書,在我們能力所及,將盡力為各位讀者服務,礙於雙欄位的呈現方式在網站設計上的相容性問題,本篇文章推薦使用電腦閱讀。


文:陳柏宇

最近盧廣仲kah蔡振南兩人「一鏡到底」ê影片置網路頂面流傳,用台語成作生活片段kah世代差別。若只是單純「一鏡到底」,是無可能hō這段影片受到hia-nī大量ê注意kah評論。對演出台語戲已經誠濟年的蔡振南來講,用台語演戲是誠簡單ê事誌,相信觀眾看tio̍h蔡振南ê時,猶已經有i會使用台語ê印象,亦bē期待i使用「華語」。因án-ne,對筆者ê觀點出發,這段影片受tio̍h關注ê主要原因是「盧廣仲」會使「一鏡到底」 liu-lia̍h-e講台語。

為啥物盧廣仲chit款少年人台語講lián-tńg是一件值得注意ê事誌?因為會當講台語講kah誠súi-khùi ê人,置少年人之間已經非常罕得看tio̍h a,稀罕到現在少年人會使lián-tńg講台語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誌。常ho人講是「福佬沙文主義」ê台語已然是chit種情況,更加m̄-bián-kóng其他族群ê母語ah。換一句話講,對台灣母語(置遮以筆者母語-台語出發)ê未來,筆者是抱tio̍h悲觀ê態度。

譯:曾傑

最近盧廣仲和蔡振南兩人「一鏡到底」的影片在網路上流傳,用台語表現生活片段和世代差別。若只是單純「一鏡到底」,是不可能讓這段影片受到這麼大量的注意與評論。對演出台語戲已經好多年的蔡振南來說,用台語演戲是很簡單的事情,相信觀眾看到蔡振南的時候,就已經有他將說台語的印象,也不會期待他使用「華語」(普通話)。正因如此,從筆者的觀點出發,這段影片受到關注的主要原因是「盧廣仲」會在這段影片中流利的說台語。

為什麼盧廣仲這樣的年輕人說得一口流利得台語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呢?因為能夠把台語說得這麼「帥氣」【1】的人,在年輕人中已經非常罕見了,罕見到現在年輕人能說流利的台語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常常被人笑稱是「福佬沙文主義」的台語已然是這種情況,甭論其他族群的母語。換句話說,對台灣母語(筆者以自己的母語-台語出發)的未來,筆者是抱持著悲觀的態度。

「政治性」他者、邊緣、低俗ê台語

早置1920年代新舊文學論戰ê時,提倡中國白話文ê作家張我軍,就認為台灣話是「方言土語」,台灣話是不八不七而且無辦法創作ê語言。到戰後國民政府時期了後ê「國語運動」,台語對教育開始hō人強迫去除。ùi學校學中文ê gín-á,亦有生活中ê台語,不過經過幾十外冬了後,甚至到現當代,大漢以後ê gín-á漸漸仔無辦法置生活中提台語hō自己ê gín-á。除了教育方面,台語置生活中也hō人貼上「低俗」ê標籤,對前一陣過往ê豬哥亮就會使看tio̍h台語汙名化ê狀況。草根ka生活語言ê使用,不但是kan-nā娛樂,詳細觀察豬哥亮等秀場主持人使用黃色、gio̍h-sioh ê雙關語之外,更加有真濟súi-khùi的台語,不過台語ê娛樂kah gio̍h-sioh ê所在卻無限制放大,進一步加強「低俗」ê印象。

置許多人ê論述當中,台語kan-nā應該是大家日常生活中使用ê語言,不過事實上不是án-ne。以香港來講,置中環等精華地區聽、講ê話應該大部分是香港話,不過置台北ê信義區leh?置商業往來上頻繁,而且誠濟青壯年ê所在卻是無人使用自己ê母語,顛倒是置庄腳、菜市仔、阿公阿媽厝裡等,序大人kah濟ê區域,ah是相對來講遠離政經中心ê所在chiah有人講母語。台語有生活化ê假象,台語生活化ê假象造成「教學無辦法專業」ê問題,台語成作頂chi̍t 輩,甚至是上兩輩語言ê時,要án-chóaⁿ真正成作生活ê一部分?

語言、文字、文學、文化攏無視為「專業」

親像多數人攏會說幾句台語,這「幾句台語」顛倒hō台語教學陷入困境,即是「我已經會說台語了」。以漢字創造原則,一個字使用bô-kâng ê音,應該代表bô-kâng ê意思,現在台語有真濟音已經消失去,以台語研究者巫義淵老師研究「借」字為例:

借(chioh)三个讀音:1. chioh(績)2. chià(蔗)3. chek(責)。

  • chioh:

【借】〔chioh〕將別人的物件提來暫時利用。例:〔借用chioh-iōng〕。
【借貸】〔chioh-tāi〕向別人借錢的意思。
【借車】〔chioh-chhia〕向別人借車輛來使用。
【借音字】〔chioh-im-jī〕將某字音的字,借來用於非本義的話句,曰借音字。
【借屍還魂 】〔chioh-si hoân-hûn〕喻:利用舊的事物,來以新的姿態出現。

  • chià:

【借】〔chià〕依靠利用的意思。通藉。
【借鏡】〔chià-kèng〕利用別人過去的經驗來做參考的資料。
【借機會】〔chià-ki-hōe〕利用機會的意思。例:借這个機會來向各位報告好消息。
【借故生端】〔chià-kò seng-toan〕利用機會,生出事端。
【借公濟私】〔chià-kong chè-su〕利用公的名義,企圖私人利益。
【借水行舟】〔chià-súi hêng-chiu〕依靠水來行舟。喻:利用別人的力量來予自己得著便利。

  • chek:

【借】〔chek〕假也、貸也、助也、推獎也。
【借花謝佛】〔chek-hoa siā-hu̍t〕提別人的物件,做自己的人情。

一字多音多義長期làu-kau ê情形,台語早tio̍h已經失去真濟讀音,更加免講使用。Koh kah hāi ê是,母語研究者使用研究了後資料ê時,又koh無人重視,語言kah文字所代表ê文化mâ看無ah,發展歷史ê景況iah hō人輕視。另外,台語文字現今有羅馬字、漢字、漢羅並用,羅馬字又koh分作教會白話字kap教育部拼音。台灣漢字教育排斥、歧視羅馬字,看一直以來國小教材置PTT(台灣尚大ê網路論壇BBS)頂面hō人kàn-kiāu tio̍h知。使用漢字又koh hō華語霸權影響,台語陷入無辦法使用新ê文字表達、使用舊漢字又koh會有問題ê困境。

華語教育ê簡化發音

若對漢語系統有淡薄仔概念,應該會使理解華語是簡化ê漢語發音,客語、台語、粵語等,是kha複雜ê漢語發音。華語教學有真濟濁音、合嘴音等,置古漢語中使用ê發音消失,所以常有人說台語有「外省腔」,就是說chia發音已經「死型」ê人。另外,真濟字例如:白、竹等華語是平聲,不過用台語、客語、粵語發音就是仄聲,換句話說,使用華語發音無辦法完全符合古典詩詞格律,ùi保存文化角度,古「漢語」保存kam-kóng不是更加重要嗎?若是台灣立場,保存自己母語ê重要性就更加免講ah。

講實在話,lán chit-ê年紀受過一般義務教育,甚至直直到大學畢業,華語已經成作多數人現實ê母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等,其他語言成作精神ê母語,lán-lâng只是m̄願意面對chit款現實。因為個人能力、篇幅有限,無法對「台」語名稱定義等政治問題,ah是客語、各族原住民語等其他語言ke講,只是向望盧廣仲和蔡振南表演ê精彩片段,會使大家開始重新正視自己ê母語但定。

「政治性」他者、邊緣、低俗的台語

早在1920年代新舊文學論戰時,提倡中國白話文的作家張我軍,就認為台灣話是「方言土語」,台灣話是不三不四而且無法用做創作的語言。到了戰後國民政府時期的「國語運動」,台語從教育上被人強迫去除。在學校學中文的孩子,雖仍在生活中使用台語,但經過數十年後的現當代,長大成人的孩子們漸漸無法在生活中將台語交給自己的小孩。除了教育方面,台語在生活中也讓人貼上「低俗」的標籤,從前一陣子過世的豬哥亮就能台語遭污名化的情況。草根和生活語言的使用,不但是只有娛樂方面,詳細觀察豬哥亮等秀場主持人除了使用黃色、謔俗的雙關語之外,更加有真正「帥氣」的台語,不過台語的娛樂在謔俗的部份被無限制放大,進一步加強「低俗」的印象。

在許多人的論述當中,台語似乎應該是大家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語言,不過事實上不是這樣。以香港為例,在中環等精華地區,不論聽、講大部分都還是香港話(粵語),但是在台北信義區呢?在商業往來頻繁,而且大量青壯年人口的地區,卻沒人使用自己的母語,反倒是鄉下、菜市場、祖父母家裡,老一輩較多的區域或是相對遠離政經中心的地方,才有人說母語。台語有生活化的「假象」,台語生活化的假象造成「教學無法專業」的問題,台語遂成為上一輩,甚至上兩輩人的語言時,要怎麼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語言、文字、文學、文化不被視為「專業」

就像多數人總會說幾句台語,這「幾句台語」反而讓台語教學陷入困境,也就是「我已經會說台語了」。以漢字創造原則來看,一個字使用不同的音,代表著不同的意思,現在台語有許多音已經消失,從台語研究者巫義淵老師研究「借」字為例:

借(chioh)三個讀音:1. chioh(績)2. chià(蔗)3. chek(責)。

  • chioh:

【借】〔chioh〕將別人的物件提來暫時利用。例:〔借用chioh-iōng〕。
【借貸】〔chioh-tāi〕向別人借錢的意思。
【借車】〔chioh-chhia〕向別人借車輛來使用。
【借音字】〔chioh-im-jī〕將某字音的字,借來用於非本義的話句,曰借音字。
【借屍還魂 】〔chioh-si hoân-hûn〕喻:利用舊的事物,來以新的姿態出現。

  • chià:

【借】〔chià〕依靠利用的意思。通藉。
【借鏡】〔chià-kèng〕利用別人過去的經驗來做參考的資料。
【借機會】〔chià-ki-hōe〕利用機會的意思。例:借這個機會來向各位報告好消息。
【借故生端】〔chià-kò seng-toan〕利用機會,生出事端。
【借公濟私】〔chià-kong chè-su〕利用公的名義,企圖私人利益。
【借水行舟】〔chià-súi hêng-chiu〕依靠水來行舟。喻:利用別人的力量給予自己得到便利。

  • chek:

【借】〔chek〕假也、貸也、助也、推獎也。
【借花謝佛】〔chek-hoa siā-hu̍t〕提別人的物件,做自己的人情。

一字多音多義長期脫節的情形,台語早就失去真正的讀音,更別說使用。更嚴重的是,母語研究者研究後的資料不受重視,語言和文字所代表的文化也看不懂,發展歷史的的情境也受人輕視。另外,台語文字現在有羅馬字、漢字、漢羅並用三種系統,羅馬字又分作教會白話字和教育部拼音。台灣漢字教育排斥、歧視羅馬字,這從閩南語國小教材在PTT(台灣最大的BBS論壇)上頭,遭人謾罵就能察覺,使用漢字也受到華語霸權影響,台語陷入無法使用新文字表達、使用舊漢字也有問題的困境。

華語教育的簡化發音

若對漢語系統有些許概念,應該會理解華語是簡化後的漢語發音,客語、台語、粵語等,則是較複雜的漢語發音。華語教學有所謂濁音、封閉音等,在古漢語中使用的發音消失,所以常有人講台語有「外省腔」,意思就是這些人的發音已經僵化。另外,一些字譬如:白、竹等在華語中屬於平聲,不過用台語、客語、粵語發音就是仄聲,換句話說,使用華語發音無法完全符合古典詩詞格律,站在保存文化角度上,保存古「漢語」難道不是更加重要嗎?若是站在台灣立場,保存自己母語的重要性更是不必多談。

說實在的,我們這個年紀受過一般義務教育,一直到大學畢業,華語已經成為多數人現實上的母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等,其他語言成為精神上的母語,只是我們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因為個人能力、篇幅有限,無法對「台」語名稱定義等政治問題,甚至是客語、各族原住民語等其他語言多說,只能希望盧廣仲和蔡振南演出的精采片段,會使大家重新正視自己的母語而已。

【1】súi-khùi,閩南語漢字寫作「媠氣」,在台語中有漂亮、流利、完善、中肯等意,在這裡我譯作「帥氣」一詞,意圖表達年輕人說一口漂亮台語的感覺。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