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頂尖投資銀行,大家會建議新手努力增加花費,存錢意味著你在避險

在頂尖投資銀行,大家會建議新手努力增加花費,存錢意味著你在避險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在一家頂尖銀行做了幾個月的實習生說,「人的適應力這麼強真令人驚訝,我會打瞌睡,通常在下午四點,不過撐得過去。我九點進去,半夜離開,凌晨三點也不是什麼例外。當連續幾天可以午夜之前離開,我心想:哇,好幸運啊。連續三個週末不用工作,也同樣會這樣想。」

文:裘里斯.盧彥戴克(Joris Luyendijk)

對典型的「矇眼銀行人士」(blinkered bankers)來說,工作不是咬牙苦撐者所想的磨難,不是中立者所說的「只不過是一份工作」,也不是宇宙之王所理解的榮耀的冠軍賽。對矇眼銀行人士來說,他們的工作只不過已經變成他們的全世界。

這種類型的人只能非正式接觸:在酒吧、飛機上搭訕而來的偶然交談,或者在英國人所謂的「晚宴」被安排坐在隔壁,那是艱難又令人挫敗的短暫交談,而在我提起金融危機或所有醜聞後——對社會的道德責任就別提了——對話隨即就會中斷。「沒有人強迫大家接受他們明知自己無力負擔的貸款。」或者「要怪就怪政治人物,他們用購屋補助扭曲了市場,」以及「房價漲的時候我可沒聽到大家抱怨,你有嗎?」

那種時候我會老實又兼顧荷蘭天性允許範圍內的婉轉說,沒錯,全都怪「銀行人士」似乎是很重要又沒受到討論的問題。這樣說來,也有可能看見這個行業之內深層的議題……。

咬牙苦撐者與中立者會以提出觀察、說明細節、糾正錯誤來回應,而宇宙之王會耐心地點出,我已經淪為抨擊銀行家的宣傳,矇眼銀行人士則是完全不回應。那情況是,即便只是略帶批評意味就會讓我被屏棄在他們圈子之外,很像一個足球俱樂部的瘋狂球迷,聽到你是敵手的同鄉一樣。同樣的,要研究這種類型的銀行人士,還是有可能的,可以透過跟他們共事或共同生活的人。也有人坦承:我以前也是那樣,後來我陷入憂鬱,被裁員或被伴侶拋棄,才終於被迫回到「真實世界」,這些人也幫了忙。

這過程進展得看起來很慢,受訪者說,從工作時數開始。多年來,你永遠都處在睡眠剝奪的狀態,而醒著的時候大多都在辦公室。很多甚至還被告誡:「做這份工作,你沒辦法生病。」因此,無論你把自己拖進辦公室時感覺如何,你遲到了五分鐘,因為前夜工作到半夜兩點?對新人來說,那經常表示你會被大吼一頓。

那叫做露臉時數:確保你的老闆看見你所付出的時間,特別是交易撮合者,經常需要「熬通宵」:你工作到早上七點,搭計程車回家,沖澡換衣服,然後搭原車回辦公室。「我以為自己永遠應付不了睡眠不足的問題,」一位在一家頂尖銀行交易撮合部門做了幾個月的實習生說,「人的適應力這麼強真令人驚訝,我會打瞌睡,通常在大約下午四點,不過我撐得過去。我九點進去,半夜離開,凌晨三點也不是什麼例外。當連續幾天我可以午夜之前離開,我心想:哇,我好幸運啊。連續三個週末不用工作,也同樣會這樣想。」

Depositphotos_6558983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你的主管任何時間都有可能找你,包括週末,所以你永遠無法計畫或知道工作到哪個時間點你可以休息。你跟朋友或情人在一起時,一看到黑莓機上的紅燈閃爍胃部就會糾結,這種感覺你也會開始很熟悉。「從那時起,你就得去查看一下,你必須知道是不是發生什麼要緊的事了。」一位前任交易撮合人士說,她在工作兩年之後發現那不適合她。

你被當作不可或缺,當銀行需要你時,你就必須放下一切。不過下一刻你又會被開除,五分鐘之內被送出大樓。所以,銀行突然之間可以應付你不在了?

在這樣的環境下會發生的就是,大家想辦法把別人比下去,一位新手說。有種誰犧牲最多的競爭。一位菜鳥告訴他的董事總經理,他為了準備某個交易甚至錯過祖母的葬禮。這位董事總經理立刻反嗆:「我還錯過我岳父的葬禮呢!」你出差的時候聽說你的直系家庭成員出了意外。你的老闆提議讓你飛回來,不過是以一種要讓你知道如果你能留在那裡會有多大獎勵的方式。於是你留下然後希望你的家人沒事。或者你錯過一位好朋友的婚禮,甚至是你孩子的出生。你的父母從澳洲、阿根廷或新加坡飛來看你,而你的主管還是讓你工作到你幾乎見不到他們。

這位自動離職的交易撮合者不帶任何怨恨地說,她的這兩年時間對她來說非常有價值:「學會怎麼應付壓力,以及他們要你做的所有難搞的事,不過真正的教訓卻是很個人的:你多快可以忘記你自己,你多容易就變成最不好的那個你。」

她在亞洲長大,很小的時候面對極端的貧窮。你會期望像我這種背景的人保持腳踏實地。不過她的工作讓她太沮喪了,最輕微的小事都會讓她爆發,「我永遠都在壓力中,這蔓延到我整個生活:販賣機裡的巧克力卡住了,預約的計程車晚到,卡在塞車中——一點小事都能把我惹毛。」

年輕的銀行人士生涯如這般,你變成自以為是又自我中心,她發現,「你忘記外面有真實的世界,有真正的問題。」

那混合了忍耐比賽與吸引力的戰爭,受訪者說。這種混戰年復一年持續不斷,最後你會喪失這行業以外的朋友,因為總會到某個時間點,你又在最後一刻取消約定而他們決定放棄你了。感情?性生活很可能會有,沒錯——不過會有愛情生活嗎?

一位綜合銀行的年輕的業務交易員,在聖保羅大教堂附近一家壽司快餐店吃午餐時,談到愛情。他數學系畢業,二十五歲,形容自己的背景為「英國工人階級」。他大學時,所有大企業都來做「宣傳」,他看到銀行業的起薪,想起自己有兩萬英鎊的助學貸款要還,所以就去了。「那似乎是沒大腦的決定,」他說,當時並不真的知道交易廳的工作會是什麼樣子,「我只看見數字。」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