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備受攻擊的郝爾彬,提醒了我擇善固執

一直備受攻擊的郝爾彬,提醒了我擇善固執
Photo Credit: Peter Nicholl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郝爾彬提醒了我,必須站在少數與另翼的位置並且堅定不移。真正的道德勇氣,只有時間能夠印證。

其實看實際席位,工黨還是沒有贏,議席仍然比保守黨少,但當日文翠珊(Theresa May)宣佈提前大選,大家是預期工黨慘敗的。保守黨在國會裡本來就過半,如果他們不是胸有成竹,諗住可殺積弱N年的工黨一個片甲不留,根本就不會搞這場大龍鳳。

區區七星期的競選期,當初真係心諗,如果工黨能擋住保守黨攻勢,原有議席能力保不失,已經還得神落了。但結果,郝爾彬(Jeremy Corbyn)和他的戰友們真的讓奇蹟出現了,居然讓保守黨失守半數,現在可能要淪落到跟只得十席的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合組政府,仲要合組完都不夠330席,此所謂 'wafer-thin majority'(326才達半數),真係好老尷。文翠珊當日矢言要通過提前大選取得 stronger mandate for (hard?) Brexit,頓成泡影,兩邊眉已剃,唔知仲可以死撐幾耐。

剃保守黨眼眉都事小,原來工黨由1997年開始,每次選舉都失議席,由1997年418席的高位,一路到2015年得返232席,可謂跌到連阿媽都唔認得。我覺得這真是工黨的恥辱廿年,由貝理雅開始,工黨一直大幅向中間轉移,所謂新工黨的路線只不過是靠攏財閥,向新自由主義跪低,拋棄國家的底層民眾。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但仲繼續用「工黨」呢個名真係唔知醜字點寫。

08年金融海嘯,10年大選後保守黨和自民黨的聯合政府大推緊縮,減福利醫療教育等公共開支,單是教育一項,十年前我還在本科時,本地生的一年學費是英鎊一千多,今天再睇返同一大學、同一課程,居然已經去到£9,250。十年內學費狂升到咁,究竟改變了多少人的人生?有幾多人一畢業就孭住30萬學債,有幾多人無法選讀心儀科目,因為工種的平均收入不足以讓他們償還學債?

更不要提被折磨到半死的弱勢,冬天沒暖氣,因情緒問題求醫等一年半先有得見輔導,NHS護士搞到要去食物銀行……當然還有好多Daniel Blake式無端墮入福利制度黑洞的悲劇小人物。而工黨仍然不知悔改,結果底層的憤怒全被導向UKIP這種右翼排外政黨。

到郝爾彬成了黨魁,不止對家和主流傳媒看他不順眼,連黨內中間派都想整死佢,甚至想搞逼宮。外間對工黨的印象就是分裂、內閧,然後以此引證郝爾彬作為領袖不得人心,完全不合格。

但結果,就是這個不合格的領袖,用他的隱忍和擇善固執,為國家帶來了改變。工黨仍然不是執政黨,他不會成為首相,但他讓為數不少的少數聲音響起︰停止公共服務私有化,人係應該有屋住、有飯食、有書讀、有醫生睇,富者要回饋貧者,大企業要負起社會責任。

這次「大捷」之後,郝爾彬能否藉此役團結工黨以至其他反對力量,帶來實質改變——當然這才是最重要的。但郝爾彬(和他的工黨)這次的成功本身已經令人好感動。經過這幾年,我覺得我的天真已經消耗得所餘無幾了,世界彷彿只見瘋狂,不見奇蹟。少數彷彿成了一個容易佔據的位置,反抗太便宜,太多偽裝成勇氣的懦弱。

可是你看郝爾彬,其實事情從來不易,一直到最近這幾個禮拜,我們看到的是他備受攻擊、詆譭、欺侮,同路人少之又少,走在窄路上的他這些年來何其孤獨。在曼德拉仍然被西方主流政壇標籤為恐怖份子的年代,他已經走在街頭要求釋放曼德拉、終止種族隔離。謝謝郝爾彬提醒了我,必須站在少數與另翼的位置並且堅定不移。真正的道德勇氣,只有時間能夠印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