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樂觀只是幻覺:歐元區的危機沒有解除,只是躲在地平線後面而已

那樂觀只是幻覺:歐元區的危機沒有解除,只是躲在地平線後面而已
Photo Credit: Alex Guibord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在經歷了失落的十年後,至今仍在努力,何況是非單一國家的歐元區。如果單一貨幣帶來的是經濟停滯、失業,勢必有人會用腳投票,離開歐元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幾個月來,歐元區相較於之前的震盪,看起來似乎較為穩定了。尤其在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在兩年多前宣稱,無論要付出多少代價,他都會支持歐元後,歐洲人民的信心似乎有回復一些。經濟成長雖然緩慢,但起碼是朝正面的方向去;接受紓困的國家,也在削減預算、減少赤字,以提高競爭力。

一切好像要步入正軌了。

但經濟學人近一期的社論〈那(再度)下沉的感覺 That sinking feeling (again)〉指出,這可能只是一場幻覺。歐元國家的第二季GDP成長停滯,義大利掉到衰退時期的水準;法國沒有變動;即便王者德國的產出都出人意料地大幅下降。第三季看起來也無法樂觀,部分原因是因為西方國家對俄國制裁,多少會影響到歐元區;而歐洲央行所設的2%通膨目標,也大幅落後,僅有0.4%,這也讓人們再度擔心通貨緊縮的出現。相較於歐元區的不振,英國跟美國則是持續在成長。

德法義三國的GDP,佔了歐元區GDP的三分之二;但現在義大利的GDP水準,僅比15年前歐元剛出現時高一些、法國還在經濟停滯中掙扎,連德國都在衰退邊緣。即使荷蘭、西班牙等其他歐元國出現成長,也無法彌補這三國衰退所帶來的影響。

經濟學人文章指出,歐洲有三個類似且互相關連的根本問題:

  1. 缺乏一位既有勇氣、又有說服力的政治領袖,來進行結構性的改革;
  2. 公眾輿論並不認為有迫切改革的必要性;
  3. 雖然德拉吉很努力,但貨幣跟財政的架構過於緊縮,讓經濟成長受到抑制;這也使得結構性改革更為困難。

這三個問題在歐元各國發生的面向不同,但法國是個很好的縮影。眾所皆知社會黨的歐蘭德是個大左派,但他在今年3月指派瓦爾(Manuel Valls)當總理;而瓦爾在社會黨中屬於偏右人士,上任後也的確堅持擁抱降低稅率、減少公共支出等理想。

但上周法國內閣總辭、重組,原因是經濟部長蒙特堡(Arnaud Montebourg)對法國追隨德國腳步,採取撙節政策不滿。蒙特堡跟他的盟友認為,歐元區只要將財政政策更開放、更多的政府支出,不需要痛苦的改革,經濟就會自然的復甦。

(相關新聞:經濟部長砲轟政府 法國內閣總辭 反對派要求解散國會改選

把緊縮搬走。 作者攝於巴黎街頭。

法國人:把緊縮搬走|作者攝於巴黎

理論上來說,準備好要改革的團結政府,應該會大受歡迎;但歐蘭德不僅沒有大受歡迎,聲望甚至可說跌到谷底,目前民調顯示的支持度僅有17%。不像廣受歡迎的義大利新任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已經為艱困改革鋪好了路(雖然還沒開始執行)。

回到蒙特堡的言論上。經濟學人認為,蒙特堡的意見是有一些吸引力的,因為他起碼點出了歐元區的第三個問題,也就是貨幣跟財政的架構過於緊縮。連德拉吉在全球央行年會上都含蓄地說,他承認目前歐元區的財政政策過於緊縮;甚至暗示他支持如同美國之前實行的量化寬鬆(QE)政策。

這點幾乎是衝著德國總理梅克爾而來,畢竟她是歐元區撙節計劃的最大力支持者,而德國央行也一向不支持量化寬鬆政策。不過經濟學人也點出,梅克爾是有她的苦衷的;畢竟法國跟義大利,如果是可以堅持改革的國家還好,偏偏兩國都是那種只要外界壓力一消失,就會忘記還有改革這回事的國家。

改革雖然很困難,但如果歐洲大陸的領袖們不努力,經濟停滯不會結束,而貨幣緊縮也會掌控一切。日本在經歷了失落的十年後,至今仍在努力,何況是非單一國家的歐元區。如果單一貨幣帶來的是經濟停滯、失業,勢必有人會用腳投票,離開歐元區。

歐元區的危機沒有解除,只是躲在地平線後面而已。

柏林的德國總理府;梅克爾是歐元走向的關鍵人物|作者攝於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