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成政大設英語畢業門檻 馬英九:台灣學生剛考上大學時英文最好

贊成政大設英語畢業門檻 馬英九:台灣學生剛考上大學時英文最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英九認為,他贊成維持英語門檻,但方式可以改變,他認為台灣學生的英文程度之所以輸給大陸、香港等地學生,就是因為「不夠用功」。

(中央社)
日前政大生控告政大設英語畢業門檻,前總統馬英九今天表示,他贊成維持,但方式可以改變。他認為台灣學生的英文之所以輸給大陸等地學生,是因為「不夠用功」。

世新大學今天下午舉行人文社會學院和法學院畢業典禮,邀請前總統馬英九專題演講。

馬英九表示,畢業典禮有重要的意涵,是結束一個舊的學習過程,要進入社會或研究所等場所的第二個學習過程的重要轉折,他希望大家「做人誠懇、做事認真」,不管進入私人企業、公家機關或是創業,大家用人時都會喜歡用這樣的人。

「人生就像馬拉松,不要怕輸在起跑點」,馬英九表示,他曾認識一位C先生,在台灣唸書時考試失利,未能錄取第一志願A校,但後來他憑著努力,考上哈佛大學,後來還被A校請回去當系主任,這個例子也顯示出,「人生其實是長途賽跑,不需要過度在意沒有在起跑點拿到第一」。

馬英九也分享「窮則變、變則通」的道理,他念哈佛時曾看到校刊報導,有60多名文學、歷史科系的博士找不到工作,後來經學校6週輔導後,企業爭著搶人,因為企業認為這群人的語言程度、邏輯思考都超人一等,訓練後已具備基層管理人才的能力,未來透過在職訓練可再充實其知識,這告訴大家「現在所學的,未必跟以後工作有關」。

日前政大法律系學生控告政大設英語畢業門檻。馬英九認為,他贊成維持英語門檻,但方式可以改變,他認為台灣學生的英文程度之所以輸給大陸、香港等地學生,就是因為「不夠用功」。

他說,台灣學生英文最好的時候是剛考完大學時,之後每下愈況,有些學生學了第二外語,英文就變差,學生回說「因為記憶體有限」,但他認為這些都是藉口。

馬英九指出,國家真正的實力在於人才,台灣今天能夠立足於世界,靠的就是教育,教育是台灣強項;最近政府推前瞻基礎建設,他認為很好,但應該多一點經費放在軟體和教育上,北京大學、香港大學等地的教授薪資是台灣的4倍,「我們距離人家很遠」,如不改變,強項就可能變弱項。

政大生反英語畢業門檻 提告敗訴

政大法律系學生賴怡伶不滿校方設立英外語畢業門檻,還要學生自費到校外檢定,拒繳合格英檢證明;賴在校方拒發畢業證書後提起行政訴訟。法院7日判賴怡伶敗訴;全案可上訴。

賴怡伶在今年1月投書媒體指出,政大設外語畢業門檻,無法達到確保學生外語能力目的,違反合目的性原則,而且學校有很多方法,可以確保學生外語能力水準,例如校內提供適當的課程及考核,這都不需要學生額外付費。

賴怡伶認為,校方要求同學自費去校外作外語檢定,絕非最小侵害性手段;因此,政大設置外語畢業門檻,不合比例原則,政大自我放棄檢測的權責,反而外包給校外機構做檢定,這叫大學他治,不是大學自治。

為此,儘管賴怡伶取得TOEIC多益855分,達到校方規定的畢業英語檢定門檻,但她拒繳這份測驗成績,校方也不發給畢業證書;賴怡伶向教育部提起訴願遭駁回,她改提行政訴訟。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指出,校方為確保學生在畢業時,具有一定的外語能力水準,因此訂立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而根據大法官釋字第380、626等號解釋意旨,大學對於課程設計及畢業條件享有自治權,校方可於合理和必要範圍內,訂定相關畢業條件,不違反憲法意旨。

北高行認為,賴怡伶未依學校規定,辦理外語能力畢業標準的成績登錄,自然不符合該辦法所定的畢業條件,校方不發給畢業證書尚無違誤。

清大英文畢業門檻也引發質疑

關鍵評論網整理報導,除了政大學生有人反英文門檻,清華大學四年前推動英文畢業門檻,今年第一屆適用英文門檻的學生即將畢業,4日清大舉辦畢業典禮時,卻有10多名學生因為沒有達到英文畢業門檻而拿不到畢業證書,清大學生議會在畢業前提案表示,建議校方應廢除此門檻,但遭否決。

清大學生議會粉絲專頁指出,校方的英文畢業門檻,有「適法性」的疑慮,因《大學法》《清大學則》第47條相關規定,只要求修足應修科目與學分就可畢業,認為大學並沒有訂定檢定門檻的依據,也不該制定門檻。

清大學生議會表示,除了適法性,英語畢業門檻還有「有效性」的問題。這些門檻的分數以怎樣的方式訂出?是否真能反映學生的英文能力?都沒有清楚解釋。

且七項門檻全都是校外的商業檢定機溝,對通過門檻有困難的學生而言,檢定只是把學生的學習導向考試,讓學生喪失對學習語言的興趣。清大一方面主張多元入學,卻又大力推行門檻為單一評量,教育理念互相矛盾。

清大校方當時則回應,英文畢業門檻不只清大,包括台大、交大等很多學校都有,如果學生不想透過「檢定考試」取得畢業資格,也可以修「進修英文課程」來替代,並沒有教學外包的狀況。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