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有勇氣放下一些包袱,再來羨慕我兩個月的「歐洲之旅」

當你有勇氣放下一些包袱,再來羨慕我兩個月的「歐洲之旅」
Photo Credit: 陳念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由那感覺很像嗑藥,一發不可收拾會讓你high好一陣子,不過藥效終究會退,突破重圍之後,接下來呢?

「好好噢可以不用付來回機票錢去歐洲玩」
「不管你要去瑞士幹嘛,去歐洲就是很爽啊」
「我好羨慕你噢可以這樣四處玩噢」

是的,這是我在今年四月離開公司後,周遭大部份的朋友對我說的話,但我必須說,是真的沒有這麼爽。

記得當初在老闆辦公室裡跟他說我要離開公司時,對話內容是這樣的:

「老闆,我要離開了。」
「要幹嘛?唸書?」
「不是,去流浪。」
「什麼?那回來要幹嘛?」
「我不知道…..(好小聲)」
「你怎麼可以做一個你自己接下來都不知道要幹嘛的決定?你說得出口?」(請搭配不可置信的表情)

而整個旅行途中,這個離職驚心動魄三十秒畫面仍然歷歷在目,老闆最後的那句話更是不時悠然迴響在我耳旁,使我時刻如坐針氈。

回想起最初做決定時,其實我也是猶疑不定,左思右想下來只有清楚知道那些所謂社會期待的包袱、現在不想做的事情以及自己給自己的壓力,但就是不那麼確定這個決定是否「妥當」?而所謂的妥當,也就是機會成本考量的概念,就是在權衡過各種利弊得失後,找出應該選擇的最佳解。

但我必須說,有時候就是因為你太清楚知道自己將會犧牲什麼,但又不確定是否會得到更多、更好、你真的想要的又或是走到最後其實什麼都沒有的那些,因此才猶豫不決、遲疑不前。

假設我們都具備做夢的能力,那我們缺乏的就是信念和勇氣,你必須相信你要做的這件事情,最終會帶給你很不一樣的東西,你必須相信他會發生,這就是信念的本質。而勇氣就是讓它發生,因此不管你要怎麼讓它發生,這都是Last mile了,做了就知道如何。

而我鼓起勇氣說了「我不知道」,於是我自由了,拿回了定義自己的權利,我開始感覺到空氣是什麼味道,看出去的世界也不太一樣了,最神奇的是,我感覺自己開始真正的活著。

「那感覺很像嗑藥,一發不可收拾會讓你high好一陣子,不過藥效終究會退,而這只是第一步,所以接下來呢?」

相信有經驗的人都知道(不是說嗑藥拉不要驗我尿啊),要嘛再去找藥來high一下追求那短暫的刺激與快樂、要嘛開始認真面對這個你終於知道呼吸是什麼感覺的世界,真正的挑戰開始於想要已成事實的時候。

「恭喜你自由了,但你準備好承擔自由的代價了嗎?」

拿我的例子來說,這趟旅行去歐洲又不是去非洲,因此我自然是傾家蕩產的出去、孑然一身地回來,在旅行路上遇到的種種問題就先作罷不提,講講回國後現實面的問題就是自己犧牲過去在銀行快三年的經驗(這樣還是很菜的經驗值喔,然後現在歸零)換兩個月瀟灑、花的不止是這兩個月的旅費還有還有這約莫半年的薪水沈沒成本、即將面對的不明未來,展開看似遙遙無期的無薪無業人生。

而在這條剛啟程的路上沒有老闆在後面替我撐腰或擦屁股、沒有前輩的經驗可以給我參考、我也已經豪氣干雲的跟家人說已經長大了自己的選擇自己承擔了,好朋友永遠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好像只能我出外旅遊他們在旁邊喊爽。

在這條路上,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做、沒有規則、沒有先例,突然間我感覺人生有點失焦,好像不知該從哪繼續走起,然後在一片混沌中我想起做決定前那些來自外界疑惑的聲音、那些內心的種種不安與自我掙扎、還有身為新世代年輕人有的太多人生選擇,我一開始甚至連自己的思緒都不知該從何整理…..etc.這焦慮的每分每秒,其實都在大步的往自己的心裡走去,到了最後,就是認真的面對自己這件事情而已。

「你呢,你有給過自己這樣的機會嗎?」

也許是一次長途的旅行,挑一個你覺得很神秘的地方,不是那種五天曼谷七天韓國這種,找個能讓你大開眼界的地方。也許是再一次的環島,這次選擇一條不同的路線或是換一種交通工具。也許是給自己設定一個一年內可達成的終極目標像是爬五座百岳或是挑戰鐵人三項、又或是週末固定一天下午去一間可以讓空間與靈性同時並存的地方,好好跟自己對話…等等。

如果,生命中有太多的包袱與無奈,那你可以試試這些,畢竟美食當前沒放進嘴裡,你終究也不知其中滋味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