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父母會認為孩子干擾你的工作,而不是工作影響你的家庭生活

為什麼父母會認為孩子干擾你的工作,而不是工作影響你的家庭生活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你選擇怎麼做,都會有罪惡感——若不是忽略孩子導致的罪惡感,就是忽略工作導致的罪惡感。出門上班的父母會有罪惡感,但是在這個網際網路的世代,借用道爾頓.康利剛剛說的那句話,父母可以無時不刻不感到罪惡,因為總有什麼事是他們顧不了的。

文:珍妮佛・希尼爾(Jennifer Senior)

我第一次見到潔西.湯普森是在三月中旬,這段時間對明尼蘇達州的父母來說特別難熬。在其他地方,春神早已降臨了,但是這裡至少還要再等一個月,才可以讓孩子們到院子裡放風。我花了整整一個星期參加在明尼阿波利斯和聖保羅舉行的幼兒與家庭教育課程(Early Childhood Family Education,簡稱ECFE),聆聽大約一百二十五位的父母談論他們的生活。一個星期下來,我發現這些父母不斷重複講著同一件事:他們的神經就像乾掉的黏土,像散落在屋子裡的樂高積木,早已被孩子蹂躪得一蹋糊塗。每個人的臉看起來都像困在長途巴士上許久,希望看在老天爺的份上,趕快讓他們下車吧!

明尼蘇達州的ECFE非常受歡迎,是這個州的特色之一,也是吸引我來到這裡的原因。只要孩子還沒上幼稚園的父母,都可以參加每個星期舉辦的課程。收取的費用因家庭收入而異,有些家庭甚至可以免費享有這項服務。課程極受歡迎,光是二○一○年,就有將近九萬名爸爸、媽媽報名。每個課程的內容都不一樣,但它們都有個共通點,就是讓父母們有一吐心聲、發洩情緒的機會。

我在明尼蘇達州南部一個規模比較小的ECFE課程認識了潔西,立刻就對她產生了好感。她是那種沒有意識到自己長得很美的謎樣女子,看起來總有點心不在焉。雖然她在討論時提出的意見經常叫人啼笑皆非,但這也代表她不怕讓人知道她那些黑暗、易怒的情緒,甚至可以用事不關己的態度看待它們,就像研究人員觀察小白鼠一樣。

有一回課程進行中,她提到她前晚終於成功和一名女性朋友出門了,這對有三個小孩、而且年紀都在六歲以下的媽媽來說,可是件天大的事。她說:「有那麼一刻,我發現,離家出走的媽媽就是這樣的心情。我明白她們為什麼會進到車裡,然後頭也不回的一直開……」她盡情享受了片刻獨處的時光,就只有她和寬闊的馬路,沒有後座上的小孩。「接著,我花了幾分鐘認真的幻想著,」她說道,「如果我真的不回頭會怎樣?」

(以下是作者另找時間探訪參加ECFE的父母,觀察到的親子共處場景)

片刻不得安寧,對父母的身心有什麼影響?

中午過後不久,威廉再次回去睡覺,潔西則坐在電腦前,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最近拍的一張照片看。照片中是一名婦人拉著紅色手拉車,上頭坐著兩個孩子,拍得很不錯,但潔西並不滿意。客戶明天晚上就要過來取件了,潔西非得把它修改好不可。

這時貝拉走了進來,「媽媽,我需要幫忙。」

潔西還是盯著螢幕,「怎麼了?」

「我想要看Roku。」

「現在沒辦法看Roku,你先看家裡的電影。」

「我需要你幫忙。」

潔西嘆了口氣,起身從工作室走到對面的客廳。「貝拉,你要先轉到這個頻道,」她按了個按鍵,「好了。」

就算單純只是帶小孩都不見得可以讓人體驗到心流了,更何況是帶小孩的同時還要兼顧工作呢?但是許多現代人就是選擇這麼做的。美國勞工局的資料顯示,有四分之一的勞工或多或少都必須在家工作,全職在外頭上班的人也會發現,客廳和工作場所之間的界線愈來愈模糊了。過去,只有醫生等少數行業的人,在下班後還會受到叨擾,但是現在,愈來愈多職業都被認定是火線上的工作,緊急狀況變得稀鬆平常,即使是深夜,還是會收到口吻急切的簡訊。由於現在通訊方式極為便利,我們好似可以隨傳隨到。我們的生活型態彷彿在和心流唱反調,手頭的事不停被打斷,總是同時在處理許多事情。

這個議題也是ECFE課程中的常客。使用智慧型手機和回覆電子郵件讓父母感到無比歉疚,彷彿是孩子干擾了他們的工作,而不是工作干擾了他們的家庭時間。一名父親簡短描述了他的感覺:「有時候我會把工作全部放下,好好陪伴孩子,我很喜歡那種感覺。但也有些時候,我巴不得可以擺脫孩子,專心完成電腦上的工作,那種感覺爛透了。」

在家工作的父母最常提到這個問題。潔西就跟大家聊了這種注意力被迫切割的情形,想要兼顧她的攝影事業和孩子的需求,不管在情緒上或理智上,都是很大的挑戰。她很清楚自己想在家照顧小孩。她的母親在貝拉出生的兩年前去世,突如其來的噩耗帶來的震撼至今還揮之不去,也讓她深信,陪伴兒女是非常重要的事。但是另一方面,她的成長經歷也告訴她,女人應該為家中的經濟盡一份力,「家裡有好幾個念到碩士、甚至自己經營公司的女生。」更何況,她喜歡工作,這讓她有獨立自主、以自己為榮的感覺。只不過她還沒摸索出家庭和工作之間的適當步調,特別是在老三威廉出生之後。

「回想起昨天的事,」她告訴她的同伴,「我知道好的爸媽應該怎麼做,我應該放下手上的工作的。」那時她正在修改一張照片,就像現在一樣,然後威廉哭了。「我知道只要給他奶瓶、抱抱他、親親他,就會沒事了,但是我被交件日期沖昏了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停不下來。我一邊寫電子信件和這位客戶溝通、一邊工作……但同時為自己這麼做感到不滿。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樣做,那麼做對誰都沒有好處,」她一臉困惑的說道。

坐在電腦桌前經常會讓我們失去判斷事情優先順序的能力,這在神經學上是可以解釋的。就像史金納(B. F. Skinner)的著名實驗裡,那隻不知道食物什麼時候會掉下來的老鼠,我們也不知道何時會收到電子郵件,這會在哺乳動物的大腦啟動一種獎賞造就習慣的模式,久而久之就上癮了。(想一想:如果我們知道吃角子老虎機何時會轉出大獎、多久一次,那還有人會覺得刺激嗎?)當我問潔西,為什麼她會像自己所說的,那麼「沉迷」於電子信件,她回答:「就像在釣魚一樣,因為你不知道魚兒什麼時候會上鉤。」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