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不等於侵權?解析時尚產業設計師的權利維護與策略

抄襲不等於侵權?解析時尚產業設計師的權利維護與策略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設計圈的元素很多元,但是在產業中每年會有流行的主色與元素,因此每位創作者創作前參考的資料往往會有雷同之處,如果因此創作出極近似的作品,著作權法也將此視為「平行創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尚圈「抄襲」或「致敬」已非新鮮事,「抄襲」甚至在競爭的設計產業中,成為被看見的選擇手段之一。近期快時尚讓設計不斷推陳出新,產出速度加劇、產品多樣性增高的商業模式導致許多瓢竊的爭議。

時尚產業讓設計師的創意心血可以光鮮亮麗的在市場亮相甚至登上伸展台,但背後都是各種追求創意的腦力激盪。不免俗的遇上抄襲事件時,若要主張權利,往往費時又費力,只好將心境轉往「被致敬」,究竟設計師們有哪些權利與可行的策略?

時尚圈中什麼被智慧財產權保護

設計師的品牌:商標權

商標權無疑是對每位設計師最有利的保障,一來是設計師可以透過商標加強對品牌經營成果的保護(比如夏姿、吳季剛、林臣英等),二來是以時間與費用成本來計算。

要主張權利時,商標經申請註冊取得,隨時可行使商標權人的權利。反觀要行使著作權人的權利時,必需面臨舉證自己為著作權人的困難與成本,同時還有舉證的風險。另外以權利取得的成本來說,時尚產業追求快速奪人眼球,產品線更迭速度快,一般的設計而言,申請專利較不符合時間與金錢成本。

設計師的構圖:著作權

著作權對於服裝設計的概念可能有些抽象,設計師對於自己的草稿圖、設計圖擁有著作權是無庸置疑的。可是「成品」也就是「衣服」,設計師擁有的著作權必需抽離成兩個部份來看—可以簡易理解為「服裝本身+服裝上的設計」。

織物設計(Fabric Design)—服裝上的設計:服裝上各式手法呈現的「圖形、圖樣設計」,這部分是受著作權所保護的。

服裝形式設計(Dress Design)—立體服裝本身:在此指的就是衣服的「功能性設計」,比如A領、圓領;A字裙、百摺裙;吊帶褲、圍兜兜、工作服等,透過各式剪裁、尺寸、風格等,達到衣服「功能性」的部分,則不受著作權所保護。

從上述的兩個部分來看,不論他人按照設計圖或者所設計的服飾,重現「織物設計」—也就是美術圖形設計,這樣的行為就會構成「重製」或「改作」,而有侵害著作權的疑慮。

反之,「功能性設計」(衣服立體設計)的部分,因為不在著作權保護的範疇內,而無法主張著作權受侵害。但著作權法這樣的設計不難理解,否則市面上就不是每家廠商都能設計A字裙或大學帽T,反而不利服飾業與設計業的發展。

設計師的設計:專利權

服裝設計取得專利的例子顯少,畢竟在快時尚的步伐下,申請專利所耗費的時間與金錢成本較不符經濟效益,不過筆者倒是有找到具功能性的內衣、拉鏈與運動服取得專利權的例子。

也就是說,這端視設計者對於產品線的規劃與產品的發展策略,在符合專利權取得的要件下,專利權可以做為企業經營時進可攻退可守的話語權。

抄襲不等於侵害著作權

筆者必須一再說明,著作權法當中並沒有就「抄襲」規定,去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教授卡爾.勞斯迪亞與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克里斯托夫.斯布里格曼共同出版了一本書:「抄襲經濟學:模仿如何激發創新」,就在本書封面開門見山地說「抄襲是智財三不管地帶」。沒錯!筆者甚至認為,「抄襲」僅僅是一種非常訴諸情感的用法。

我們通常是透過類比後,「感覺」作品之間相仿程度而主觀認定有沒有抄襲。「抄襲經濟學」這本書透露出一個核心觀點:「智財當然要保護創新,但這個保護有一條界線,跨過了那條界線,就屬被智財法所容忍甚至鼓勵的『抄襲』,因為許多創新免不了所謂的抄(學)襲(習)」。而界線在哪?

AP_37189224263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 著作權法規定的是「重製」或「改作」

從前面的論述我們可以知道,設計師在服裝上的「美術圖型設計」在獨立創作完成的情況下,創作完成後即擁有著作權。

倘若前述的設計被以相同手法或其他手法展現,又無合理使用的情況下,就會構成著作權法中的「重製」或「改作」,若有銷售行為將另外構成「散佈」,侵權行為人可能需同事負擔民事與刑事責任。

2. 設計產業如何認定「重製」或「改作」

服裝設計產業要認定有無「重製」或「改作」,在一般判斷上,依據設計產業的生態與個案情況是:

  1. 被告有無合理機會接觸原告的創作。
  2. 對比兩作品間是否有實質相似性。

以上判斷有一個前提與一個例外。前提是設計師享有著作權:也就是要主張的部分是獨立完成的「圖形美術設計」。例外是:著作權法保護的是「表達」而非「觀念」,所以人人都能以不同的手法表達衣服上「花卉」或「貓狗」等各式圖形的設計。

但是這類「實物」的表達手法有限時—場景必要原則,基於對創作自由的保護,被判斷為侵權的可能性就較低。

3. 我的設計可能在平行時空有個「平行創作」?

設計圈的元素很多元,但是在產業中每年會有流行的主色與元素,因此每位創作者創作前參考的資料往往會有雷同之處,如果因此創作出極近似的作品,著作權法也將此視為「平行創作」。

不過筆者認在此要提醒的,這裡的情況是,兩創作人的參考資料有重疊之處; 而不是創作人A拿創作人B的創作為參考資料(否則,這就是著作權侵害的第一個要件—被告有實質接觸原告的作品啊!)。

如何證明無侵害著作權:拿出註冊商標反而可能挖坑給自己跳

近期五月天阿信的潮牌被爆抄襲爭議(阿信潮牌被爆抄襲 拉政府背書這麼說…),他拿出以潮牌的當家人偶取得商標註冊要證明沒有抄襲,但「著作權」與「商標權」係兩個不同的權利,各有各的規定,拿出商標的註冊證書只能證明有申請註冊商標這件事。至於如何證明自己是創作人並無侵害他人著作權,當中有兩個核心關鍵:

一、根據著作權法第13條第一項「在著作之原件或其已發行之重製物上,或將著作公開發表時,以通常之方法表示著作人之本名或眾所周知之別名者,推定為該著作之著作人」,這個在發表的著作上表示著作權人的姓名(或筆名亦可),所推導出的「推定效力」是第一道防護牆。

二、要提出有力(利)的證據,智財局給了以下建議:「一般來說,保留作者的創作歷程紀錄,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例如:保留作者構思時隨手記下的隻言片語、草稿、草圖、創作所使用的素材、與他人的討論、按日期就不同階段的創作進行存檔備份等,這些資料除了可以協助證明自己是著作權人、著作創作完成的時點之外,還可以用來證明自己是獨立創作,並未侵害他人之著作權,甚至是有關於創作性(創作高度)的證明,皆可產生相當的影響力。」

為什麼拿出商標註冊反而看來像是挖坑給自己跳?

商標法第三十條第一項對於不得註冊商標的事由中,第15款規定「商標侵害他人之著作權、專利權或其他權利,經判決確定者。但經其同意申請註冊者,不在此限。」

也就是說,如果以「未經授權取用別人的創作」或「未經授權改編別人的創作」為基礎,申請商標,即便已經完成註冊取得商標專用權,最後,都有可能讓自己取得商標權的成本、甚至是施予對整個品牌的努力均付諸流水。

本文經智由博集授權刊登,原文如下: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智由博集』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