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以後還可以喝到阿姨的米粉湯,我們不要變成香港,只想變成更好的台灣

為了以後還可以喝到阿姨的米粉湯,我們不要變成香港,只想變成更好的台灣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某個晚上,我跟幾個朋友邊吃邊討論,萬一台灣要是像香港一樣,變成了中國的某個行政區,連鼎泰豐都撐不住了,那阿姨還撐得住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現在拿綠卡沒有太多優勢了啦,或許有一天,大家會擠破頭想要成為中國公民」,我的朋友開玩笑的隨口說了這句話,但一說完,我們都沈默地盯著桌上的威士忌杯,陷入沉思…

我腦中浮現的是我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的圖片,1990年的陸家嘴跟現在的陸家嘴,90年的陸家嘴幾乎沒有什麼高樓,甚至還有一大片的綠地,現在的陸家嘴則是蓋滿了摩天大樓,擁有非常迷人的夜景。

Photo Credit: daniel flickrski CC BY 2.0

20年,就20年的時間,對岸用極快的速度竄起,20年前,對於「中國會成為世界的中心嗎?」這個問題大多數的人一定嗤之以鼻,而現在,這個問題居然讓我們開始深思。因為我們看到太多對岸恐怖的一面。有去過中國就知道,現在中國的資金多到滿出來,全世界最有競爭力的人才正不斷的想往大陸的一線城市擠,許多品牌早就跳過台灣,在對岸開起旗艦店。

我們看到上海的市容出現在經典諜報片007的最新一集《007:空降危機》裡,《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則是出現了北京、香港,以及被許多人評為粗劣的中國品牌置入性行銷。所以,我不禁思考,會不會有一天,金剛再也不在紐約的帝國大廈上做著搥胸的經典動作,而是爬上預計明年準備落成的上海中心大廈。

想到這,我暫停了一下,然後我接著想到前陣子看到鼎泰豐因為店租太貴而要搬離東區的新聞,我想起了香港,想起了中環那邊一年可以漲到50%的店租,我想起了香港剛被否決的全民普選。我想起了「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句話,這代表的是,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得跟香港一樣,被迫接受一個有如傀儡般的總統和政府。事實上,現在很多人已經認為是這樣了。

有鑒於此,許多有理想的人開始貢獻自己的力量,想要給台灣一些啟發或是改變,有人念完世界頂尖的MBA後選擇回來台灣,把國際經驗給帶回來;有人在香港、上海、台北工作過後,利用自己的人脈做平台,把許多的資源引進台灣,希望為台灣注入一些活水;有些人則是把她的經驗寫成文章,告訴大家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樣,讓我們不用親臨會場卻好像身歷其境。

這些人希望可以利用外在的資源,讓台灣在中國與美國兩強的夾擊與角力中,走出自己的路。

但當這些東西進來後,我觀察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認為這件事情比貧富差距不斷擴大還可怕,那就是30歲以下年輕人的「思維」落差,正不斷地擴大;台灣年輕人的思維,非常非常的M型化。

有一些人,排斥對岸、痛罵政府、負面思考、不思改變,他們總是覺得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關他們的事。而另一些人對所有的議題都非常關心,不論是政治面或是經濟面的,他們也盡可能地利用資源在做學習。如果有常聽演講或是參加一些讀書會的人就知道,每次出現的就是那少少的同一群人,而最弔詭的是,萬一這個世界有了變化,對那群人的影響往往是最小的。

而這個思維的M型化則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變得越來越極端,也讓我們越來越無法取得共識。我們慢慢發現,好多的事情在台灣,都只能二選一,而不能討論出一個最符合大多數人利益的方案。所以,你討厭我,我討厭你,我們變得不會欣賞彼此的優點,替大眾尋求利益。我們指責一部份成功的人是資方的打手,卻去忽略他們一定做對了某些事;我們指責一部份平庸的人不思長進、沒有野心,卻不去探究背後真正的原因。

你只要說對岸的好,就被罵是賣國賊、只看錢,沒有文化;如果你說對岸不好,就被說井底之蛙,不懂世界的趨勢,會害死台灣。

好在,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發現了這件事,開始尋求合作、溝通,走出一條新的路。遠見雜誌最新的調查,有高達近8成的年輕人認為台灣需要新的政黨,足以證明我們開始想要取得共識。如果M型思維的左邊能夠對右邊多點同理跟耐心,而右邊能夠給左邊那些正在努力的人多一點讚許跟信心,或許我們真的能走出自己的路,找到台灣在未來的定位。

最後,我想起了一個小路邊攤,不管是穿著整套西裝結束出差回台,或是穿著便裝度假甫降落在機場,我跟許多朋友們都不會先回家,而是驅車前往吉林路找我們口中那位很愛偷懶不開店的阿姨碰碰運氣,喝上一碗要價只要20元的米粉湯。在某個晚上,我跟幾個朋友邊吃邊討論,萬一台灣要是像香港一樣,變成了中國的某個行政區,連鼎泰豐都撐不住了,那阿姨還撐得住嗎?

不管是為了自己,為了我們獨有的文化,或是為了以後還可以喝到阿姨的米粉湯,大家一致同意我們不要變成香港,不要變成美國,我們只想變成更好的台灣。

每個人的心中一定有一間你最懷念的,在你不知道要吃什麼的時候總會沒來由走進去的那間店,為了它,我們要學習另一方不同立場的優點,更加的敞開心胸。唯有讓M型思維的左右兩邊取得共識,找出台灣在未來世界的定位,才能讓這個不論在地理位置或是時代背景都夾在美中兩強之間的我們,能夠保住我們熟悉的一切,並且讓這一切變得更好。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