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星生存之道:28屆金曲獎新人入圍名單告訴我的事

小明星生存之道:28屆金曲獎新人入圍名單告訴我的事
Photo Credit:GM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8屆金曲新人入圍名單,整體樂風和創作背景發散,與去年小清新一面倒、獨立音樂人佔滿版面的差異很大。藉今年新人名單,我們可以觀察一下華語音樂圈未來可能的發展趨勢,以及後起新秀得明白的生存之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essie C.

新人獎,一直都是金曲中最有趣、變動性又最大的獎項。雖然它被分在「演唱類」底下的個人獎,但要能入圍、得獎,歌唱實力與技巧與其說是評選關鍵,不如說是加分題比較恰當,音樂人本身的全面發展性才是新人獎的重點;且不如作曲人、作詞人、編曲人等獎項,明確地專精於某一領域,新人獎是一經綜合評估、取平均值的獎項。

今年金曲公佈入圍的記者會上,評審團主席黃韻玲說了:「今年評審原則在於作品多元性、前瞻性及未來五年的發展潛力。」今年的新人獎,應是在此前提下站在最前端的獎項,畢竟這些入圍者,未來很可能成為華語流行音樂圈,帶動風向的領袖人物,必須真的「很前瞻」、「很未來」才有資格入選。

28屆金曲新人入圍名單,有來自中國的宮閣、雙人組Mr. Miss;來自馬來西亞的郭修彧,以及台灣本地選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Flux樂團及歌手Erika(劉艾立,美國籍),整體樂風和創作背景發散,與去年小清新一面倒、獨立音樂人佔滿版面的差異很大。藉今年新人名單,我們可以觀察一下華語音樂圈未來可能的發展趨勢,以及後起新秀得明白的生存之道。

全能之必要

專為新人而設的金曲獎項,自2009年定名為「最佳新人獎」至今,得獎者全為創作型音樂人(且只有26屆的Boxing是樂團,其餘獲獎者皆為個人創作者)。本屆入圍者,也僅Erika是純歌手出身,明顯反映出金曲在這個獎項上的取向偏好。不過,這已是老話題。現在要能在音樂圈做出點成績、有點成就,對音樂人來說是越來越難,除創作能力,還需具備各式各樣和音樂有關或無關的才能,從編曲、錄混音、後製,到視覺設計、服裝設計甚至編導MV,橫跨領域之廣。只有如此,才有機會被冠上現在流行的「全能型音樂人」之名。

例如這次的入圍者宮閣,非常擅長電腦編曲,甚至擔任過王力宏一首歌的編曲(收錄於《你的愛》專輯中的〈就是現在〉);Mr. Miss 的專輯包裝、服裝設計則由主唱劉戀一手包辦;郭修彧雖以樂器專長為本位,精通鋼琴、小提琴,但也做過電影配樂。光靠「創作歌手」之名打天下的時代已經過去,大家對此習以為常,就算再加上一項「唱跳俱佳」也於事無補。現在的MV,電影感、故事性已成主流,大場面的排舞已不多見,因此音樂人要能生存,唯有讓自己具備更多跨領域的創作才能。

本地音樂的創新阻礙

2014年,第25屆金曲,最佳新人獎首度由中國歌手拿下,得獎者是李榮浩;更早之前,林俊傑、孫燕姿等新馬地區的歌手,也曾拿過這項獎。然而今年入圍的六位新人中,僅三位(組)是本地音樂人,可謂破天荒被攻下這麼多名額,由此看來,台灣雖陸續有音樂新人推出,但或許不是與現存音樂人同值性太高,就是顧慮聽眾的耳朵太過保守,而缺乏勇於嘗試創新的勇氣,導致難以達到評選標準的「前瞻」與「未來」。中國之所以能推出像宮閣(實驗電子)、Mr. Miss(爵士二重唱)這類風格特殊、不是聽眾認知中最主流的音樂人,不外乎在中國這樣人口滿溢的市場裡,即使是小眾也有一定數量的支持者,各種實驗、另類、非主流的音樂風格都得以生存,對台灣的音樂人而言,如此環境差異,就算心裡想否認,也是不得不強迫接受的事實。

電子樂當道

這屆入圍者中,Flux和宮閣,都是電子音樂人,Flux 是電聲搖滾樂團,宮閣的作品則完全由各式電子聲響發展出來。仔細聽。其實除Mr. Miss和草東外,其餘入圍者的作品中也不乏電子元素的運用,如郭修彧〈幻想的作品〉、〈蝴蝶效應〉即在搖滾曲風中混入電子音效;Erika則有七、八成的歌曲以電子鼓、合成器創造節奏。目前全世界流行音樂的趨勢,均向著重視節奏的EDM(電子舞曲)靠攏,這次入圍的金曲新人,其音樂風格、選擇的編曲方式,一定程度反映出華語流行樂,終將向全世界已經夯了很久的EDM邁進。

此外,這次的入圍名單,不單是樂風趨勢造就,入圍名單也與本屆評審訂定審核重點有關聯,電子音樂本是較近代新起的樂種風格,因此融入電子編曲的音樂,也較容易具備前瞻與未來性。下面,將為各位簡單介紹今年入圍新人獎的各組人馬(按金曲官方公佈順序排列):

Flux
  • 「我們的音樂就是你的舞池!」這是Flux為自己下的Slogan。首發專輯《多元觀點》為樂團四人編制時完成的作品,鼓手李亮瑩(亮亮)於去年10月宣布離團,目前樂團組成為主唱兼Bass手黃勤鐘、吉他手李政德與吉他手梁智恩。《多元觀點》延續樂團創團以來不變的精神,要做出快樂、能讓人跳舞的音樂,並在初始定位「電聲英搖」中嘗試融入饒舌、R&B等元素,以多元曲風呼應《多元觀點》專輯名稱。作品體裁為自日常易見的現象、流行符號,如〈宅男的戀愛日常〉和〈傑森史塔森〉,任何人都能在他們創造出的節奏中盡情跳舞。FLUX 試圖用貫徹到底的 EDM 搖滾,為台灣流行樂帶來另一種面貌。

推薦聆聽:〈來自1960〉、〈宅男的戀愛日常〉、〈Too Young To Die〉
其他入圍獎項:最佳樂團獎

Mr. Miss
  • 男吉他手杜凱與女主唱劉戀組成的爵士唱作雙人組,兩人皆畢業於北京大學,是學霸型音樂人,為寫出道地的爵士樂作品,花好幾年時間探掘、考究爵士樂的脈絡。他們的音樂輕鬆舒適、填詞幽默,整張專輯聽下來,就像看了部20、30年代的懷舊小品電影,或像進百老匯戲院觀賞一齣幽默的音樂劇。編曲上,無論是爵士大樂隊(Big Band)或一把吉他獨秀,在氣氛、樂風掌握都非常到位;兩人的歌聲輕巧,在浪漫的樂聲裡悠然自得。

推薦聆聽:〈如果你不曾出現〉、〈晚期拖延症患者〉、〈你怎麼不上天呢〉
其他入圍獎項:最佳專輯製作人獎、最佳演唱組合獎

草東沒有派對
  • 去年的「草東現象」一直被拿來作為文化、社會氛圍的討論的主題,他們代表了厭世的「魯蛇」世代。以兩把吉他、貝斯和鼓創造出相當衝突的音樂風格:暗黑龐克舞曲,暗黑當陰沈、舞曲當歡快,兩者相結合卻意外令人著迷。草東的音樂讓在悶又焦慮的生活中如坐針氈的現代人,找到憤怒和起身跳舞的理由。此外,草東的現場演出魔力也為人稱道,像是在都市裡神不知鬼不覺舉行的異教儀式,歌迷以一種扭曲的崇拜心靈,仰望舞台上精準以音樂具象化自己內心黑暗面的神。

推薦聆聽:〈爛泥〉、〈大風吹〉、〈在〉
其他入圍獎項:年度專輯獎、年度歌曲獎、最佳作曲人獎、最佳作詞人獎、最佳樂團獎

郭修彧
  • 郭修彧為戴佩妮個人音樂公司「妮樂佛」旗下新簽入的藝人,其音樂中成熟、沈穩氣質和戴佩妮些許相似。4歲開始學鋼琴,16歲自學吉他並開始創作,大學主修小提琴、副修鼓,因受過長時間正統的音樂教育與訓練,功力深厚扎實,編曲上有交響樂般滂礡的特色,作品中融入大量弦樂編曲,整體風格可歸為華麗的電氣搖滾。除創作、編曲能力,郭修彧的歌唱實力也相當出色,首發專輯《抽象圖》裡的歌曲,音域大多既高且廣,加上由於創作內容多架構在虛構或已不存在的時空中,引人解讀卻也不易讀懂,在她與聽者間隔出一段距離。

推薦聆聽:〈Extrication〉、〈幻想的作品〉、〈End to Ribbons〉

Erika(劉艾立)
  • Erika出身紅極一時的歌唱選秀節目「星光大道」,百人初選時特別被當時的評審之一黃韻玲相中,得以進入後續比賽。2011年,18歲的她獲得第七屆「星光大道」第五名。6年後,首發專輯定位成功,既沒因年紀輕被幼稚化,也不再唱如比賽時過於成熟的歌曲,如實呈現一位樂觀活潑的年輕女生大致的面貌(對愛迷惘、對未來充滿想像)。除穩定的歌唱表現,「轉音」是Erika闖蕩江湖的重要武器,相較於比賽時期為轉而轉顯得生澀,新專輯中,這項歌唱技巧已然進入她的直覺中。

推薦聆聽:〈當一個天使的憂愁〉、〈平衡點〉、〈一起的事情〉

宮閣
  • 「藝術家就是要給觀眾一點點挑戰,讓他們去進步。」宮閣在一次專訪中明白表示了創作態度。他是出身幕後的中國創作歌手,曾擔任王力宏〈就是現在〉編曲人。由他經手的曲子,大多會融入饒舌元素和情緒高張的電子聲響。雖強調實驗、突破現有框架的音樂風格,但宮閣的音樂未嘗不流行,從表達年輕人態度、具攻擊性的 Rap,到抒情芭樂歌,他都會寫,擅長做洗腦的beat、寫出洗腦的Line,這些都是易受歡迎音樂元素。宮閣之所以能和一般流行音樂有所區別,是因為他懂得在其中加入豐富多變、特殊的聲響,創造自我風格;在內容上則是自信地呈現出與草東相反的,另一種八、九零後比較積極的面貌:敢於展現自己、敢於向世界傳達自己的想法。無論在音樂或是體裁選擇上,宮閣的前瞻與發展性其實很全面。

推薦聆聽:〈鏡子裡的我〉、〈懂我說的吧〉、〈Your Body〉

總結這屆入圍名單,究竟最後獎項是否會落在本地音樂人手上?很值得好好想一想。雖然許多人可能心裡認定草東(沒辦法,他們實在太紅),但就「前瞻」而言,他們是否最出色?聽草東的音樂,許多人將重點放在歌詞與精神,若去掉這些,回歸音樂,Dance-Punk(龐克舞曲)本身並非他們所發明,1970 年代就已慢慢成形,為龐克音樂受 Funk、Disco 等跳舞音樂影響的延伸樂風。同為本地入圍者 Flux,做的是電聲英式搖滾,從〈4D大舞池〉一曲,能看出他們想做跳舞音樂的意圖。單就音樂層面討論,草東和 Flux 僅是做了華語音樂圈少有的樂風。

轉頭一看,馬來西亞的郭修彧和中國的宮閣,不必刻意分析,他們的音樂一聽就相當耳目一新,且從他們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強烈的嘗試意圖,郭修彧在以鋼琴為底的搖滾基礎上,混入些許特別的電子聲響;宮閣則是在電子節奏的基礎上,做跳躍性的編曲及加入許多會讓耳朵嚇一跳的聲音。音樂的創新和「聲響」(而非樂器)的運用能力,關係越來越密切,對音樂人來說,除找到具獨特性、適合發展的曲風外,在編曲上懂得適時加入對味的聲響與電子元素也不容忽視,這或許是今年金曲入圍名單,可以給華語音樂圈未來發展的一點小小啟示。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