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年輕人都想出國工作很驕傲嗎?坐而靠杯鬼島,不如起來改變台灣

馬總統,年輕人都想出國工作很驕傲嗎?坐而靠杯鬼島,不如起來改變台灣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的有本事,那就留下來,站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跟我們一起打拚。讓台灣不是只有晶圓,不是只有太陽能,不是只有兩兆雙屍,生技炒股。

作者:陳永明(新北市,遊艇產業從業人員)

近日,台灣社會又因馬總統的一句「年輕人想出國工作,台灣沒想像中鎖國」,再起一陣波瀾。一個人出國念書工作與否,從事職業等級高低,要不要留在台灣,個人有不同的狀況,但筆者試著從另外一條路,探討這個問題。

台灣人因為思維上長期的積弱與空虛,以及受科學萬能思維的荼毒,加以近代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體系洗腦成功,於是一片教育失敗的泥土中,長出了一朵一朵利己優先,保守右派的新台派。他們以日本為師,以歐美為範,但腦袋裡說真的,就是「我要過的比別人好,而且那都是我的努力造就的。」

日本從19世紀末脫亞入歐,到今日被視為已開發國家典範,依然有他社會、經濟、文化,各個層面難解的問題。筆者臉書好友中,有日本名校畢業的日本人,卻因在台灣交換後愛上台灣,在台灣工作。他曾親口說,日本那讓人喘不過氣的社會,不如台灣自在舒適。

美國自脫離金本位制,挾美元以躪諸國,有錢美國爽,有債世界扛,找了一堆經濟學家,美其名以信用融通擴張世界經濟成果,實際上就是剝削後進國家,以利自己發展。更別說四處開戰維繫自身利益。如果這不是胖虎,那什麼才是胖虎?你覺得胖虎當老闆好棒棒,只要胖虎可以給你爽,那不是好棒棒?

北歐所謂福利天堂,面對高自殺率以及高稅率,還有各種高成本的人力資源,你以為所謂的美好生活,真的會從天而降?西班牙的航空管制人員靠罷工爭取薪水,爭取的全國民眾反感;更別說歐盟經濟統合後,各小國對梅克爾的心生怨懟,有苦難言。所謂的尊重,其實是建立於互相忍耐之上,這互相忍耐,極限到底在哪?我們可以一起看下去。

其實每個人選擇的路線不同,就只是各自條件不同,以及承擔的責任、風險,有巨大的不同。出國工作,選擇的是國外既有的工會體制,既有的福利制度,既有的社會政策,你選擇到哪個國家,為哪種體制賣命,在哪樣的環境下過活,一言以蔽之,選擇不同而已。

說穿了,想自己爽,我們沒人有意見,想去澳洲打工邊做邊玩,想去瑞士北歐享受低工時高薪高稅(繳給歐洲各國政府,幫他們養國民),想去各國「體驗」所謂的異文化,Fine

但批評這塊土地的同時,你可曾想過留下來奮鬥?除了出一張嘴在國外鍵盤奮鬥,雲端革命以外,你可曾留在臺灣,為台灣的產業發展,貢獻除了罵老闆以外的一絲力量。可曾做過,除了賺台灣人自己錢,拿去國外花以外,真的幫台灣賺進一塊兩塊的外匯?可曾真的靠著創意與生產,而非投機的匯率與比特幣,讓台灣和你自己的財富,都逐漸增加。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我也認識幾個朋友,他們在台灣不同的領域打拚,金融、政治、設計、汽車、遊艇。有人去印度協助藏獨,去越南為台灣的鋼鐵業開路,去澎湖投入養殖業,去台東山區真正做翻轉教育,進台鐵為台灣的公共運輸做出努力。

如果你覺得老闆太有錢不公平,那你可以去推動稅制改革;如果你覺得老闆太有錢只想爽,那你可以賣遊艇或是做出他願意花錢買的東西給他,把他身上的油水給抽出來,有本事賺走他身上錢,他還心甘樂意笑呵呵的付錢給你。

如果你覺得台灣勞工法規有問題,那你可以當勞工律師,參選立委;如果你真的覺得台灣的政客都是爛貨,那你跳下去改革藍綠兩黨,不要只跟我說,兩黨一樣爛,兩黨都沒救,這樣我只覺得沒救的好像是你。

真的有本事,那就留下來,站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跟我們一起打拚。跟我們一起,讓早餐店的阿姨也能煎蛋餅煎出年薪四萬鎂(即使那可能會讓每個蛋餅貴到你要換個內容罵);讓夜市的東山鴨頭,除了賣來觀光的陸客還可以量產進軍美國Walmart 。如果你有本事,那你就創業,你就革命,就跟我們一起改革台灣。讓台灣不是只有晶圓,不是只有太陽能,不是只有兩兆雙屍,生技炒股。

其實這件事情就只是選擇不同,事情吵完了,流量吸完了,廣告錢賺夠了,大家還是回頭各自幹活。台灣的社會結構不改,自利的守右台派一樣嘴巴愛台,人跑美國。沒錢的、對台灣抱著期待的、挽起袖子幹髒活的,繼續嘴裡抱怨著自己輸給大學同學的薪水,還有還沒處理完的業務,繼續為了台灣的明天努力。

所有的社會政策,都要有人承擔,你選擇了國外的福利社會,高薪高稅,就只是你去扛他們國家的債,就只是你去承擔屬於他們年輕人的責任。

那你的父母,其他人的父母,就放心交給我們吧。我們不會只坐在電腦前,嘲笑連勝文的蠢,嫉妒李宗瑞的富,咒罵老闆的無能。我們在台灣創業,要賺全世界的錢,要養整個台灣的未來。我們對得起台灣社會投注在我們身上的資源,我們知道享受權力,就是代表要承擔一定的義務。所謂的義務不是只有一年的兵役,還有放假搭飛機回來看看爸媽。更多的是心理上的負擔與責任。

坐而靠杯,不如早點想出改變台灣的方法,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改變我們的島、我們的未來、快要破產的各種保(公保勞保軍保健保,還有越來越貴的吃到飽)的未來。

啊,不好意思,你只想到自己的未來而已,我現在才發現。真的不好意思。
無意責怪你的選擇,只是看你罵的事不關己,有點不爽而已,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