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斷交的警示:傾中並不能解決經濟問題,因為中國的政策就是要以商逼政

巴拿馬斷交的警示:傾中並不能解決經濟問題,因為中國的政策就是要以商逼政
Photo Credit: -RS-@flickr CC BY-NC-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民進黨不願意改革,開放真正的經濟,還要玩跟財團的小圈子經濟,更要說什麼親中愛台,我想,那真是我們該完全摒棄民進黨的時刻了。

文:林冠任

巴拿馬總統與我還算有點交情。」(編按:出自周潤發主演的香港電影《賭神》)

這個電影台詞應該很多人都不陌生吧,不過現在巴拿馬總統的交情,已經建立在習包子身上。

是的,巴拿馬與台灣斷交了,並與中國建交

這次巴拿馬與台灣斷交的衝擊,恐怕並不亞於當年的台美斷交,因為巴拿馬向來是台灣兩個最堅定與最重要的邦交國之一(其他的都斷了倒是無所謂),另外一個就是梵蒂岡。台灣跟巴拿馬的邦交關係足足有107年,而不只是這樣,只要巴拿馬有什麼重大觀禮活動,台灣前往參加就是一個最好的橋樑,可以跟許多中南美國家與重要國家交流接觸的時刻。

如今我們損失的可不只是一個國家,而是一連串長遠的外交活動,就連香港媒體也是第一時間發布了這個新聞,我相信恐怕這時候世界媒體都會跟進報導。

台灣損失的絕不是僅僅一個邦交國。

現在對台灣來說,最重要的當務之急,是關切到底我們的大使館會不會被迫撤館,或者是能夠保留一個辦事處,辦事處如果能夠還有大使館級的待遇,就是最好的止血,我相信這應該是目前兩岸在巴拿馬的最後政治角力。

實話說,中國能夠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是因為中國如今已是巴拿馬運河的第二大客戶,而且早在2015年起,中國就已經對巴拿馬運河融資了一百多億美元與投資了五十幾億美元,可以說是早就佈局了非常深。

RTX2DX0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巴拿馬擴建計畫空照圖(大西洋端)。

當巴拿馬拿了中國這麼多的好處以後,面對中國建交的要求,自然就難以抗拒。同時最令人擔心的一點是,巴拿馬運河本身是美巴共管,因此巴拿馬要跟中國建交,美國必定知情,而且目前看來是默許的。因此,美國的態度很令人關注。但目前看來,川普只怕忙著跟美國國會自家搞的焦頭爛額,因為美國國會已經限制川普行使解除制裁俄羅斯的權力,都不知道川普有沒有重視巴拿馬這裡的事情。

我杞人憂天地擔心,未來中國會一步一步的企圖在巴拿馬運河上控制台灣的經濟,因為台灣好歹也是名列第18名的客戶,雖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因此,攻下巴拿馬,絕對是中國在外交上的一大勝利,他不僅可以影響台灣,還能影響許多國家,附帶的紅利可說是非常大。而早在去年就有很多學者寫過這些東西,只是當時大家不太在意而已,現在居然能夠影響到可跟巴拿馬建交,台灣真的是應該敲響警鐘,好好拿出應對之計。

站在台灣的角度來看,台灣如果再掉了一個梵蒂岡,那對台灣人心的打擊,會是無以復加的,蔡政府一定要做好預防。雖說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梵蒂岡的問題則主要是在於主教任命權,只要中國能跟梵蒂岡在此事達成協議,梵蒂岡是非常想主動跟中國建交的。

回頭來看巴拿馬斷交,最大的重點就是在於台灣疲軟的經濟,台灣的經濟國力不強,是根本性的問題。可是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傾中並不能解決經濟問題,因為中國的政策已經十分明顯,就是要以商逼政,換句話說,中國是希望搞到台灣經濟越來越差,這樣台灣才沒辦法對抗中國,巴拿馬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我們經濟強大,通航巴拿馬的台商夠多,甚至我們也可以投資巴拿馬運河,巴拿馬又怎會想跟中國建交?美國也一定不希望中國與巴拿馬建交。

認清楚了這點再來想想,中國怎麼可能傻乎乎的因為你傾中,就讓你有錢?台灣有錢了還會想聽中國的話嗎?讓台灣一直沒錢才有辦法吧!所以不要再對傾中有任何的期待了,人家要的是統一,不是兩岸一家親。

我們台灣要自己振作起經濟,就必須讓台灣的經濟能夠脫離黨國控制,以前台灣黨國控制,是國民黨,可是現在民進黨上台後,接了這個黨的位置,發現很好賺,就想繼續維持下去。亞泥的事件,跟改革的停滯,足以說明了民進黨的盤算,因為你做改革,清官賺不到什麼錢,可是你看看國民黨連戰、江丙坤、蔡正元等等那些人,身價都是上億計,人家才做多久的官?

如果民進黨不願意改革,開放真正的經濟,還要玩跟財團的小圈子經濟,更要說什麼親中愛台,我想,那真是我們該完全摒棄民進黨的時刻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