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 01 ── 二十四小時就是金錢:你把時間賣給了誰?

12 : 01 ── 二十四小時就是金錢:你把時間賣給了誰?
圖片來源:意識物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知道「時間就是金錢」,但時間究竟是「誰」的?金錢又是「誰」的?這可能是一天當中的工作時間被切分與僵化以及勞動時間被等同於商品的產出後,這個隱喻所指向的,更為我們所忽略的問題。

文:意識物 Consciousness(ft. TEDxNationalTaiwanUniversity)
主筆:李文雅、陳庭榕、劉柏岑
資料呈現:胡中翰、劉子寧

一天=24小時=1440分鐘=86,000秒

其實在中世紀(大概西元五世紀到十五世紀後半)以前「時鐘」並不存在,當時人類對於「時間」的了解與今日我們所能掌握的「時間」是十分不同的。最早的時間概念和大自然息息相關,我們現在已經習慣用「天、小時、分、秒」來表示時間,人類最初卻是透過對太陽和月亮的運行的觀察,從而有了日夜和季節的理解,而時間對從前的人們來說也是週期(cyclical)而非線性的概念【註1】。

直到中世紀後半,一群需要更為精確的「時間」的人們出現了。為了維持修道院生活的各項規律,像是禱告、進餐、工作和休息等,當時的基督教修士們於是將日與夜劃分為12等份——也就是後來我們所理解的「時」。不過因為那個時候人們是以「白天」來了解「日」,「黑夜」來了解「夜」的,所以「時」的長短實際上會隨著季節的不同而改變:在夏季1小時可以長達80分鐘,在冬季1個小時則可能只剩下40分鐘。而只有在3月21日和9月21日的時候(白天和黑夜大約等長),一小時的長短才比較接近我們現在所認知的「60分鐘」【註2】。而如果你好奇為甚麼後來人們會決定一小時是「60」分鐘,一分鐘是「60」秒的話,其實這樣的時間系統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元前美索布達米亞平原上由蘇美人(Sumerians)所發展而被巴比倫人(Babylonians)用以進行天文運算的六十進位制,而當代的社會則以「鐘錶」的刻度來繼承了這樣的運算方式【註3】。

1
Wikimedia Commons
巴比倫人用以進行天文計算的六十進位制

所以24小時,1440分鐘,86,400秒,就理所當然地成為神經科學上我們所謂的晝夜節律(circadian rhythms)的基準了嗎?

可能不是這樣的。

一天=24小時又9分鐘

在神經科學中我們可以將時間分成三種尺度:晝夜節律(circadian rhythms)、間距計時(interval timing),以及毫秒計時(millisecond timing)。毫秒計時對運動系統的控制、語音的產生及辨識相當重要;間距計時則是屬於秒到分鐘的尺度,並牽涉到覓食、決策等行為;而晝夜節律則以24小時為基準,使身體的生理功能得以與日夜變化協調。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懷疑一件事情:24小時這個概念是來自於人們對日夜的觀察加上修士的劃分這個我現在知道了,所以人類身體生理功能的協調,真的這麼準確地以24小時為規律嗎?

所以你決定來做個實驗:你把自己關到一間暗室裡面,沒有光線、沒有時鐘,跟外界完全隔絕。餓了就吃事先準備好的東西,累了就躺在床上睡。然後叫一個朋友在外面待著,在你第一次起床的時候開始計時,幫你紀錄行為的週期變化,在你又過了一個完整的睡眠期然後起床之後按下碼表。

猜一下,碼錶上顯示的時間會是多久?

你大概不會真的去做這樣的實驗,不過哈佛大學醫學院的研究者倒是有找來157位健康的受試者作為白老鼠。在記錄並分析受試者的體溫與體內褪黑激素(melatonin)的變化後,他們發現人類的內在周期(internal period)實際上是以平均「24小時9分鐘」為一天地循環著【註4】,而且女性和男性的週期也有顯著的差異。此外,不同的研究也指出循環的週期是可能隨著外在環境變因的調整而延長或縮短的【註5】。

1493869190955
Wikimedia Commons
一天真的是二十四個小時嗎?

所以一天照理來說應該要是24小時又9分鐘嗎?即使知道這個事實,我們大概也不會因此而發起抗議去訴求標準時間的調整,但可以確定的是,「24小時」的概念很可能並不是我們原先所想像的如此自然。

那麼從中世紀到現在的數百年的時間裡,我們的「24小時」又有了怎麼樣的變化?

總長大概沒變,至少在鐘錶的出現之後一天是24小時這點就不太可能會再變了,但你一天所能擁有的時間倒不見得真的會有24個小時。

而且可能越來越少。

一天=8小時+16小時

對於嬰兒來說,也許一天可以分為睡著的時候跟醒來之後;對於學生來說,一天應該會被切分成上學的時間跟放學後的時間;而對於更為廣大的群眾來說,一天的時間大概就會被工作和下班這兩種狀態所區劃了。畢竟,今日的我們大抵都會發現所有人的生命似乎總是環繞著同一個問題在打轉:我們需要更多的錢才能生存,所以我們需要工作來賺更多的錢。

不過在最剛開始的時候,這個問題可能並沒有讓人類這麼地困擾。

透過對非洲伉族(!Kung)部落的研究,人類學家發現在農業以及畜牧等生產食物的型態尚未發展以前,人類一週花在「工作」(包括採集、工具的製造還有家事等等足以維持生活所需的事務)的時間平均大概是42.3個小時,也就是一天約莫6小時。然而對比於現今我們在「工作場所」當中每天便需要維持七、八個小時甚至更多的勞動(這還不包含下班之後我們得要處理家庭事務的時間)【註6】,你大概會覺得摸不著頭緒──從甚麼時候開始「工作」的時間是這麼理所當然地從一天當中被切割出來計算了?而我們又是為甚麼變得須要花這麼多時間「工作」?如果仔細一想,你可能會發現這個問題其實跟「我們需要更多的錢才能生存,所以我們需要工作來賺更多的錢」幾乎是一體的兩面。

根據英國歷史學家湯普生(E.P. Thompson)的紀錄,十七世紀的人們在家庭或小型工作坊中,每周會被指派織多少布、造多少釘子,而人們可以視工作情形來決定一週工作節奏的緊湊或閑散,勞動似乎和生活混合在一起【註7】。直到大型機械加入生產的行列、雇傭關係出現,生產過程被拆解以後,雇主不僅要求勞動的同步性,工作時間和休息時間也被嚴格地區隔開來,如同傅柯(Michel Foucault)描述的規訓那樣地僵化而令人窒息:「在工作時間,不得利用手勢或其他方式引逗工友,不得玩耍,不得吃東西、睡覺,不得講故事或笑話。」【註8】。

5531929237_4d912d29f5_b
flickr.com
於工廠工作的人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