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留情的宙斯與他的情人們:解讀西洋名畫中的情與慾

處處留情的宙斯與他的情人們:解讀西洋名畫中的情與慾
Photo Credit:NovoaR@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眾神之王的宙斯,他深具威嚴、力量強大,能操縱閃電擊退敵人,戰無不勝,對反抗者冷酷無情。但您可能不知道,提到性道德這方面,他可是處處留情,不知自律為何物。讓我們從美術作品中來認識宙斯以及他的情人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池上英洋

宙斯的情人們

希臘的至高之神名為宙斯(Zeus),他相當於羅馬神話的朱庇特(Jupiter),在英國作曲家古斯塔夫・霍爾斯特(Gustav Theodore Holst)的知名作品《行星組曲》(The Planets suite Op. 32)中,也有一曲〈木星〉(Jupiter)。身為眾神之王,他深具威嚴、力量強大,他能操縱閃電擊退敵人,戰無不勝,對反抗者冷酷無情。您可能不知道,其實他曾經對人類降下媲美諾亞大洪水的懲罰;但提到性道德這方面,他可是處處留情,不知自律為何物。

他有個正室叫做赫拉(相當於羅馬神話的朱諾﹝ Juno﹞)。赫拉是宙斯的姊姊,其實近親通婚在太古時代並不罕見,尤其在貴族階級更是屢見不鮮,因此這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既然稱她為正室,就代表宙斯還有許多情人,也有很多女子和他締結「一夜良緣」,甚至他的另一個姊姊狄蜜特(Demeter)也生過他的小孩。

他不只對女神下手,連凡人女子也逃不過他的魔爪。神話世界有個公式,神與神所生下的孩子也將成為神,擁有不死之身,例如多才多藝的太陽神阿波羅(Apollo)就是宙斯和女神勒托(Leto)的兒子,文武雙全的雅典娜(Athena)是宙斯與智慧女神墨提斯(Metis)的女兒。

相對的,神與人類所生的小孩基本上必死無疑,不過他們生來都擁有無與倫比的天賦,好比希臘神話中最有名的英雄赫拉克勒斯(Heracles)和珀爾修斯(Perseus),都是宙斯與凡人女子所生的小孩。

說來有點滑稽,宙斯追求女性的方式實在太隨便了。明明是奧林帕斯的至高之神,追求女性時卻毫無威嚴,只有將變身能力發揮到淋漓盡致。

宙斯追求歐羅巴公主時,故意變成公牛接近她,不知情的歐羅巴傻傻跨到公牛背上,怎知公牛立刻起跑,綁架公主。此外,宙斯也曾變成天鵝與麗達交合。這則故事幾乎百分百明示著人獸交,但即使情色意味如此濃厚,此一主題依然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基督教世界深受歡迎。

失傳的米開朗基羅畫作複製品《麗達與天鵝》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天鵝見麗達毫無戒備,趕緊趁機進攻;牠的單邊翅膀覆蓋著麗達的陰部,可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麗達低著頭、左腳彎向頭部的姿勢,與米開朗基羅為佛羅倫斯的聖羅倫佐教堂梅迪奇家廟陵墓所雕塑的《夜》非常類似。這兩件作品都具有米開朗基羅的特色,也就是體格強健,頗為陽剛。

達麗與天鵝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出版
失傳的米開朗基羅創作複製品,《麗達與天鵝》(Leda and the Swan),16世紀,倫敦國家美術館。 米開朗基羅在1530年為費拉拉(Ferrara)公爵繪製蛋彩畫《麗達》,本複製品可能是由工作室弟子或追隨者所製作的。米開朗基羅作品的人物姿勢是從古代雕刻與紀念章參考而來,值得一提的是,本作品的姿勢成為典範,影響了日後許多追隨者。

李奧納多・達文西工作室也創作過麗達相關作品。藝術界處理聖母瑪利亞的處女懷胎題材時,通常是將聖母瑪利亞腹內的「聖靈」畫成鴿子,麗達主題之所以蔚為風潮,除了題材本身帶有病態情色感,也因為「瑪利亞與鴿子」和「麗達與天鵝」具有異曲同工之妙。換句話說,這也是文藝復興運動意圖將古代神話融入基督教文化的例子之一。

外遇的丈夫及醋勁大發的妻子

宙斯不只會變身成動物,他為了潛入遭到監禁的達娜厄(Danae)床上,特地變成一陣黃金雨。相信各位都知道黃金雨代表什麼─沒錯,就是精液。此外,他對阿耳戈斯王的女兒伊俄(Io)下手時,變成了一片烏雲,科雷吉歐的名畫《朱庇特與伊俄》便是描繪此場景。

變成烏雲的宙斯朱庇特摟著伊俄的背,仔細一看,伊俄唇邊其實有模糊的宙斯五官。只見伊俄神情如痴如醉,不知宙斯是否在她耳邊輕吐鼻息?縱長形畫面的重點是伊俄的裸背,無論是人體、烏雲或植物都描繪得鉅細靡遺,構圖方面則大膽捨棄左右均衡的傳統。

由於本圖中的伊俄實在過於猥褻,據說法國奧爾良公爵的兒子路易・德・奧爾良(Louis d'Orléans)曾經用刀子割傷這幅畫。其實原畫毫髮無傷,受到損傷的是科雷吉歐其他的作品,由此可見當時此畫在大眾眼中過於情色,才會產生這樣的誤解。不過,也有人將本畫中的感官快感解釋為虔誠信徒從宗教中所得到的慰藉。總之,宙斯藉由短暫的變身達到目的,而且為了瞞過善妒的妻子赫拉,還將伊俄變成小母牛,真是為了偷情無所不用其極。

另一方面,處女神阿耳忒彌斯(Artemis,羅馬神話中的戴安娜﹝Diana﹞)手下的仙女們,也都是討厭男人的處女。宙斯看上其中一位仙女卡利斯托,各位猜猜怎麼著?他居然變成卡利斯托的主人阿耳忒彌斯來迷惑她,達成目的。不僅如此,赫拉克勒斯的母親─邁錫尼王國的阿爾克墨涅(Alcmene)公主也逃不過宙斯魔掌,儘管她已結婚,卑鄙的宙斯還是變身成她的丈夫,上了她的床。

Jupiter and Callisto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出版
法蘭索瓦‧ 布雪(François Boucher),《偽裝成黛安娜的朱庇特與卡利斯托》(Jupiter in the Guise of Diana and the Nymph Callisto),1777年,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館。卡利斯托所侍奉的戴安娜是厭惡男性的處女神,卡利斯托懷孕使她震怒,於是將她變成一頭熊。卡利斯托的兒子阿卡斯日後在山上與她相遇,但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差點殺了她。後來朱庇特將她送到天上,成為「大熊座」。

處處留情的宙斯,令正室赫拉一刻也不敢鬆懈。她的醋意驚人,懷了宙斯孩子的勒托被各地放逐,只好四處流浪,甚至生下雙胞胎(阿波羅與阿耳忒彌斯)時,生產女神也因赫拉的關係而遲到,導致勒托被陣痛折磨好幾天。除此之外,有些人被赫拉變成動物,有些人跟塞墨勒(Semele)一樣被赫拉害死。赫拉克勒斯的諸多冒險故事,說穿了大部分也都是赫拉存心要惡整。

貴為主神正室的赫拉( 在羅馬神話中為朱諾﹝ Juno﹞)代表六月,「June bride」(六月新娘)的說法就是由赫拉的名字轉化而來。常言道「六月新娘將獲得幸福」,但熟讀神話故事的人,恐怕會認為這句話一點都不可信。

宙斯與塞墨勒
賽巴斯提亞諾‧ 里奇(Sebastiano Ricci),《宙斯與塞墨勒》(Zeus and Semele),1695年,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 善妒的赫拉慫恿塞墨勒要求宙斯以奧林帕斯山神的姿態來看她,以證明他的愛,不料塞墨勒卻意外死於宙斯的雷擊。畫中的宙斯對塞墨勒如痴如醉,前方的老鷹正是宙斯的註冊商標。

相關書摘:狗除了忠誠以外,還是「情慾」的象徵?解讀西洋名畫中的情與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情色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情與慾》,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池上英洋
譯者:林佩瑾

畫家筆下的裸體畫,到底隱藏了多少故事與秘密?名畫中,美麗胴體的交纏與柔嫩的肌膚,或是妖豔的姿態與魅惑的表情,又有什麼含義?

200幅西洋經典名畫,潛藏著無數個情愛密碼與事實真相。維納斯為何是畫家筆下女神排行榜的第一名?「愛與美的女神」維納斯獨領風騷數百年,成了眾畫家筆下最廣為人知的「裸體」代名詞。波提且利、布格羅及卡巴內爾為何都對「維納斯的誕生」主題情有獨鍾?「斜臥維納斯」的形象如何影響後世的藝術創作?

情色美術史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