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達姆入侵科威特以來最大的中東危機——但卡塔爾一點也不擔心

薩達姆入侵科威特以來最大的中東危機——但卡塔爾一點也不擔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塔爾在封鎖令一開始,感到驚訝與措手不及,但很快就恢復過來,並代之以反抗的精神。各種商品很快就補貨——除了沙烏地雞肉以外——商業部還發布影片,顯示各大超市百貨一應俱全。

文:Christina Lamb《泰晤士報》
譯:觀念座標

在杜哈(Doha)的假露天市集,大家最關心的是齋戒月(Ramadan)結束後要到哪家咖啡館吃東西,要買到最新的名牌應該到哪一家百貨公司。

拿著掃帚、拖把的菲律賓人到處打掃,以免灰塵污染了卡塔爾婦女們外披的白色罩袍。偶爾傳來的爆炸聲不是槍響,而是在卡塔爾(Qatar)首都五線道高速公路上藍寶堅尼、瑪莎拉蒂跑車的引擎聲音。

一位剛買下紅色GMC四輪傳動SUV的地理教師穆罕默德・阿里・奧斯曼(Mohammad Ali Osman)表示:「我們根本不擔心。」

在這個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彈丸小國,唯一出現的不尋常光景,是超級市場的雞肉架上空空如也,而土耳其的牛奶取代了本來的沙國乳製品。

然而,在毫不在乎的態度以及富裕的表面之下,是一個四面楚歌的國家。這個阿拉伯半島上的小國,從上週一(6/5)開始,被鄰近國家進行海陸空全面封鎖;它的領袖,一位曾在英國受教育的大公,被其他波斯灣國家的領袖指控,說他資助伊斯蘭主義的恐怖份子團體。

在阿拉伯世界三巨頭——沙特阿拉伯、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領導之下,已有九個國家宣布與卡塔爾斷交。

在十四天之內,卡塔爾公民必須離開沙烏地、巴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但那些斷交國的公民也被卡塔爾驅逐出境。由於直航班機的停駛——以及禁入領空的命令——意味著他們都必須繞遠路才能回國。一位卡塔爾籍的財務主管對於此一發展深感驚訝:「我們都是一家人,享有同樣的文化、同一種宗教,你不可以對鄰居這麼做。」

封鎖令剛實施的時候,引發了短暫的搶購潮,但三巨頭想讓世界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因為交通禁令而餓死的企圖,卻只引發訕笑。

這個蘊藏豐富石油與天然氣的國家,主權財富基金高達兩千六百二十億英鎊,擁有巴黎聖日耳曼足球俱樂部(Paris Saint-Germain FC)。它擁有的倫敦房地產比英國女王還多——包括碎片大廈(the Shard)、哈洛德百貨公司、巴克萊銀行、倫敦證券交易所的部份股權。卡塔爾目前的元首——謝赫・塔米・賓・哈瑪德・塔尼(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在倫敦的住所,是英國最昂貴的房子。

推特上很快出現「杜哈圍城」(Doha under seige)的熱門主題,網友插科打諢,上傳一長串保時捷跑車的照片,說那是「撤離巴士」,或者「買了很多魚子醬存在冰箱,因為沙烏地人要來了」。

玩笑歸玩笑,卡塔爾所面臨的外交危機,卻是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入侵科威特以來最大的中東危機。中東地區紛擾多年的阿拉伯-以色列衝突、遜尼-什葉之爭未見消弭,還有四個戰爭同時在進行,應該不會樂見一群自稱為遜尼派盟國的國家出現嫌隙,再起紛爭。

另外,卡塔爾對於西方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駐有一萬名美軍軍官、一百名英國王家空軍軍館的烏代德(al-Udeid)空軍基地在卡塔爾境內,這裡也停駐著一百多台戰鬥機以及無人駕駛飛機。每天都有戰鬥機起飛,前往阿富汗進行轟炸,以幫忙驅逐「伊斯蘭國」(ISIS)。今年四月,美國在阿富汗東南投下的「炸彈之母」(Moab),就是從這裡起飛。

然而,封鎖卡塔爾的外交制裁令,似乎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加持,他在三週前拜訪沙特阿拉伯,並且跟薩爾曼國王一起跳只限於男人參加的劍舞。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拜訪沙特阿拉伯國王成效卓著,他們說要對恐怖主義的資金採取強硬的立場,所有的資金來源都指向卡塔爾。也許這就是恐怖主義消滅的開始。」

駐莫斯科的阿聯(UEA)大使高巴許(Omar Saif Ghobash),是孤立卡塔爾外交運動的發言人,他承認美國總統換人做,是讓他們採取行動的「綠燈」,但他堅持,此一外交策略是長期醞釀的結果。

他說:「二十年來我們保持沉默,雖然關起門來,我們確實(向卡塔爾)表達強烈的抗議。我們有必要公開向他們表達異議。這是要界定我們共同信仰中什麼可做、什麼不能做。我們現在要求卡塔爾做出選擇。它不能魚與熊掌兼得。」

三巨頭可能以為卡塔爾會在封鎖令的第二天就投降,但他們顯然小看了卡塔爾的能力。

RTX3910P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除了美軍基地以外,卡塔爾也創造出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這是第一個泛阿拉伯的電視台,從中東內部報導時事。卡塔爾為了主辦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更是想盡辦法,無所不用其極。與此同時,它還成為伊斯蘭主義運動的安全庇護所,以色列駐美國大使描述杜哈是「恐怖份子的地中海俱樂部」。走一遭杜哈的旅館就可以知道他所指為何。

四季酒店(the Four Seasons)是巴勒斯坦軍事團體真主黨(Hamas)頭子梅夏爾(Khaled Meshal)的家。達佛的叛亂份子則住喜拉登大酒店(Sheraton Grand),一面跟蘇丹政府進行協商。敍利亞的反抗團體則喜歡麗池卡登(Ritz-Carlton)大酒店。穆斯林兄弟會的精神領袖謝赫・尤素夫・卡拉達維(Seikh Yusuf al-Qaradawi)也住在杜哈,他公然支持自殺炸彈攻擊。在杜哈另外一頭的豪華別墅,則是塔利班領袖所喜歡利用的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