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離台感言的背後:台獨的代價?從「中國強行動武」與「美國放棄台灣」兩種狀況來分析

王丹離台感言的背後:台獨的代價?從「中國強行動武」與「美國放棄台灣」兩種狀況來分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避免台灣被美國等國家拋棄,捲入更大規模的美中戰爭中,還是應該要做好流血捍衛台灣的準備。一如王丹所言:「不懼戰,才是保障和平和安全的條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長期旅居台灣的中國民運領袖王丹,在今年六四鎮壓28週年提出〈給台灣社會的十個建議〉(上)(中)(下)。而其中的第九點,引起了非常大的爭議與論戰。從王丹在《蘋果日報》上刊登的文字版來看,王丹建議的完整內容如下:

第九個建議是針對台灣太陽花世代的台獨2.0版提出的。我看到美國杜克大學與台灣政治大學的一份民調,20-29歲台灣青年世代的台灣認同高達八成以上,主張獨立的也遠遠超過半數,但是面對「是否願意為了台灣獨立而上戰場」這樣的問題的時候,表達「願意」的僅有兩成多。我高度尊重台灣年輕世代渴望獨立的心情,但是我也要指出,從歷史上看,很少有理想性的事業不付出代價的,很少有一個民族的獨立是和平得來的,面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不可能和平獨立。

此外,中共最後是否武力攻台,也會考量種種成本因素,包括台灣人民抵抗的意志。如果中共研判,或者台灣的民調顯示,大部分的台灣民眾,願意為了自己的理想不惜一戰,中共就會考慮動武的代價是否太大。有人說,我真是鼓勵台灣年輕人流血。錯了,恰恰相反,我認為只有表達出強大的意志,才能把流血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因此,台灣追求獨立的太陽花世代應當認識到,不懼戰,才是保障和平和安全的條件。

但王丹在巡迴講座中的發言,被某些媒體簡化為「台獨不願流血就是嘴砲」,甚至曲解為「王丹打嘴炮喊『台獨要流血』」。這也造成了許多台派知名人士的反論。例如政大教授徐世榮表示「真是很難過」。而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也認為「他認知的台獨跟我們台灣人追求的台獨是不相同的理解」。

然而王丹的建議真的是無的放矢嗎?

蔡丁貴認為,王丹所意識的台獨是「要從中國分離出來的台獨。」但台灣人追求的台獨則是:

台灣自1895年馬關條約之後,與中國並無主權從屬關係,台灣早就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了。中國有什麼理由以軍事行動攻擊台灣!我們自由台灣黨的台獨,是要終結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台灣的殖民體制。我們主張行使台灣人民住民自決的權利,公民投票來「廢除中華民國憲法」,何須流血?最大的行動就是非暴力抗爭要求流亡政府將台灣人民住民自決的權利還給人民,也不是以流血衝突為目標,何須擔心流血?

蔡丁貴論述的基礎來自「台灣地位未定論」,在法理上有其正當性。然而我們必須要追問的是:美、中等影響西太平洋戰略最鉅的強權,真的會依照國際法的法理論述,或是尊重台灣住民自決的權利來執行他們的戰略嗎?

在現實層面中,對台灣而言發生流血衝突最危險的狀況,就是中國不顧台灣民意強行動武,而以美國為首的世界其他國家「放棄台灣」袖手旁觀。而在日前中國又策動中美洲國家巴拿馬與台灣斷交,不免讓台灣人更加感受到這樣的危機意識。

下面我們就「中國強行動武」與「美國放棄台灣」兩種狀況來加以論述。

一、中共強行動武的可能

日本防衛省旗下的研究機構防衛研究所,每年都會出版《中國安全戰略報告》。其中2017年的主題,便是「不斷變化的中台關係」。雖然這份報告開宗明義地表示,其內容並不代表日本政府或防衛省的官方看法。但我們從這份由日本頂尖戰略專家站在第三者角度所提出報告,可以從不同的視角帶給我們有關台灣安全的啟發。

AP_74825234244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93年的江澤民

其實中國會不會不顧台灣民意強行動武,答案應當是毋庸置疑的。江澤民早在1993年的「國際形勢和軍事戰略方向」演講中便提到:

尤其在台灣問題上,如果一但發生重大的「台獨」事變,那我們為了維護祖國統一和捍衛國家主權,就不能不在軍事上對「台獨」採取斷然措施。

中國至今不動武的原因,主要便是顧及解放軍戰力尚未有完全把握排除美日的軍力干涉。而這點至今仍然影響著中國軍備的發展方向。中國目前軍備的發展方向,很大一部分是受到1995年到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機」的挫折所影響。

當時中共試圖透過導彈試射,打擊台灣內部對民主化還有追求自主性的信心。然而在美軍派出獨立號與尼米茲號兩艘航母為首的兩個戰鬥群後,中國政府發現以中國當時的軍力,對台灣完全無能為力。在日本防衛研究所的報告中提到:

然而雖然在外交方面取得了一定的勝利,但是從軍事角度觀察,事態超過了中國的預測,對中國留下了嚴重的影響。也就是說,對於美國正式派遣航母戰鬥群,由於中國沒有與其對抗的軍事手段,因此基本上無能為力。假如未來發生同樣事態,中國對於美國的插手力所不及,甚至可以設想出現允許台灣獨立的結果。

中共目前的軍力發展方向,奠基於中央軍事委員會在1995年底提出的《九五期間軍隊建設計劃綱要》。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張震在同年發表的《全面加強軍隊幹部隊伍建設》中提到:

在台灣進行「台獨」活動的情況下,要大力改善武器裝備, 發展制約對手的「殺手鐧」。

後來被美軍稱作「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 )的中國戰略路線,便是從這時開始建立的雛形。

戰鬥機2
2016年兩岸現代化戰機數量對比

然而發展至今,中國軍力雖然已經超越台灣,但仍然無法完全確保在美日可能的干預下獲得全勝的能力。例如從日本防衛研究所的數字來看。中國空軍的軍機雖然高達1,700架,是台灣384架的三倍以上。但如果限定在現代化戰鬥機的數量,中國全國空軍的總數只有台灣的兩倍多。過去我們也談過,在現狀下一旦美日介入,中國仍是沒有勝利的把握。

在這個狀況下,中國只能期待未來持續提升自身軍力,或是期待美國放棄台灣。乍看之下,台灣人有沒有流血保衛台灣的意識,跟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支持是兩件不同的事。但深入研究,這兩件事情的關聯性,恐怕會出乎許多台灣人的意料。

RTXGXD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96年共軍飛彈試射
二、美國放棄台灣的可能

當我們回顧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到2016年台、美、中三方關係的變化。從這段歷史演變,我們可以整理出幾個圍繞三方關係的重要特點:

  • 1. 台美關係的低點,或是美方拋棄台灣可能性最高的時間點,都是中國對美國利用價值最高的時刻

1949年以來台美關係的最低點,便是1972年到1993年這段時間。這段時間經歷美國發表了附和中國立場的「三個公報」、中美建交等事件。而當時美國的戰略考量,便是拉攏中國作為威脅蘇聯側背的一支利箭。從1960年代末期以來,中國與蘇聯在邊境陳兵百萬相互對峙。對美國而言,一旦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中國既可以成為承受蘇聯第一波攻擊的棄子,也能當作攻擊中亞與西伯利亞直搗蘇聯後門的攻擊跳板。

在中國具有高度利用價值的情況下,美國才會願意犧牲台灣的利益。但必須注意的是,即使在當時美國如此重視中國的情況下,美國還是制定了《台灣關係法》以及1982年雷根提出的「六項保證」(2016年美國參議院再次要求政府以文件形式確認這六項保證)這兩項保護台灣的主要原則。

另一次台美關係的低點,是陳水扁政府執政末期,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拒絕批准對台軍售,並批評陳水扁政府是「麻煩製造者」。然而這次台美交惡的背景,也是來自2001年美國開始面對反恐戰爭以及北韓核彈危機,美國希望中國能「承擔國際責任」。但很清楚的,美方所謂的「國際責任」是要求中國承認美國所制定的國際框架,並共同為支撐這個框架做出貢獻。

而中國為了尋求美國在台灣問題上讓步,也不得不在這點上退讓。例如2004年胡錦濤派外交智囊戴秉國擔任特使,會晤美國國務卿科林・鮑爾(Colin Luther Powell)反對陳水扁提出的全民公投時,其中一項主要論點便是「強調中國共產黨不是蘇聯共產黨,中國不是蘇聯,中國沒有像蘇聯那樣謀求霸權。」

而當中國不打算支持美國所制定的國際框架,並開始提出諸如「一帶一路」之類希望改變現有秩序的國際政策時。美國便逐漸改變對中國的態度,推動「亞洲再平衡」的政策。而美國對台政策也趨於親台。例如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的東亞及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M.Campbell)在國會證詞中反應了「應與實力強、多面性的台灣保持非正式關係。」與「與中國的建設性關係不是犧牲與台灣的關係,而是相輔相成。」等觀點:

Given this context, we believe the F–16 A/B upgrade made sig- 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Taiwan’s air power.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is a good law that makes for good policy, one that has created the conditions for the two sides to engage in peaceful dialogue. Our strong security commitment to Taiwan has provided them the con- fidence to intensify dialogue with the mainland and has resulted in improved cross-trade relations.

A Taiwan that is strong, confident, and free from threats or in- timidation is best postured to discuss and adhere to whatever fu- ture arrangements the two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 may peace- fully agree upon.

所以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美國對台關係的一個根本重點,取決於當下中國對於美國的利用價值,尤其是支持美國建立的國際秩序的利用價值。而這點恰好扣連到美國「棄台論」學者的主要論述。

China_USSR_E_88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中蘇交惡時期的珍寶島事件
  • 2. 美國棄台論的兩個主要論點之一,是要求中國必須接受美國所制定的世界秩序

台灣內部有某些媒體,很喜歡引用美國主張棄台論學者的觀點。但可惜的是,這些媒體都不敢引用他們完整的論點。例如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教授查爾斯(Charles L. Glaser)在〈A U.S.-China Grand Bargain?〉一文中雖然鼓吹美國可以拿台灣為籌碼跟中國交易;但美國放棄台灣所換取的,是中國必須承認,並且放棄挑戰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力與對日韓的軍力部署。

查爾斯假設中國宣示台灣為其核心利益範圍的宣稱為真,認為中國發展遠洋海軍的驅力是為了收復台灣,尋求自身的安全保障。只要美國放棄台灣,中國便不會有機會跟美國產生衝突;在不用擔心美國海軍切斷中國海運線的狀況下,中國便不需要發展遠洋海軍挑戰美國。而放棄台灣能讓美軍更能集中力量防禦日韓,讓美國對日韓的軍力保障更增強。而作為美國放棄台灣的回報,中國應該在其他西太平洋議題上支持美國,與美國合作。

而另一篇棄台論的主要文章米爾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所寫的〈Say Goodbye to Taiwan〉就寫得更加露骨了。米爾斯海默在文中認為為了西太平洋的霸權,美中終須一戰。只是若中國的軍力在未來仍不斷增強,當這場戰爭發生時,美國的軍力受限於地理上的遠近,以及美軍防衛日韓的戰略優先順序,第一時間台灣恐怕無法得到美軍的保護。

有趣的是,這些主張棄台論的美國專家筆下所呈現的戰略格局,正好與我當年在〈「台灣獨立」其實是在「救中國」〉一文中所描繪的戰略格局完全一致,甚至可以說我們講的其實就是同一件事情。當年在這篇文章的末尾,我提到了:

美國可能不會為了保衛台灣向中國宣戰,但美國必然會為了台灣被奪下後的戰略局勢向中國宣戰。對中國而言,奪下台灣將會讓中國提早面對一場他自己根本尚未準備好面對的全面戰爭。

而無論是查爾斯或是米爾斯海默,他們也都明白指出了無論美國對中國的態度有多麼綏靖主義,底線就只有讓中國拿下台灣。但要是中國膽敢在西太平洋比拿下台灣多要一點點,繼續發展遠洋海軍擴張勢力,下場就是美中大戰或是回到冷戰的軍事對立。這點在米爾斯海默的文章中寫得非常清楚:

Thus, there is little doubt as to how American policy makers will react if China attempts to dominate Asia. The United States can be expected to go to great lengths to contain China and ultimately weaken it to the point where it is no longer capable of ruling the roost in Asia. In essence, the United States is likely to behave toward China much the way it acted toward the Soviet Union during the Cold War.

可以說這些棄台論學者的立場與我的差別,就在於他們透過主張放棄台灣,來劃清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底線。而我則主張中國應該藉由支持台灣獨立來製造戰略緩衝,避免觸犯美國的底線,又能透過支持獨立的台灣,製造有利中國在西太平洋擴張勢力的戰略模糊。

但有趣的是,米爾斯海默在文末指責了台灣那些認為中國會和平崛起的人士,認為就是這些人對中國崛起懷抱善意的幻想幫助中國,才製造了中國這個巨人害死台灣自己。

China, according to the reigning wisdom, would become 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nd its neighbors would have little to worry about. Many Taiwanese shared this optimistic outlook, and some still do.

They are wrong. By trading with China and helping it grow into an economic powerhouse, Taiwan has helped create a burgeoning Goliath with revisionist goals that include ending Taiwan’s independence and making it an integral part of China.

說完了美國國內棄台論的的一種觀點,接著要來談第二種。

  • 3. 美國棄台論的另一種觀點,害怕台灣會「芬蘭化」(Finlandization)

這種論點以吉利(Bruce Gilley)在2010年所發表的論文〈Not So Dire Straits: How the Finlandization of Taiwan Benefits U.S. Security〉最具代表性。所謂的「芬蘭化」是以冷戰時期芬蘭與蘇聯的關係為模型,描述一個國家毫無自主性,被強大鄰國操弄的狀態。

吉利發表這篇論文的時間點,正好是馬英九主政時期。這時台灣的外交路線看在美國人眼中,像是早就放棄了追求獨立自主性,處於被中國操弄的狀態。這一派認為美國基於一個主張民主的國家,對於另一個民主國家以民意決定的政策路線不應該橫加干預。無論那個決定對台灣自身的安全與獨立是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但這既然是台灣民意的依歸,美國就應該順勢而為,放棄台灣讓親中的台灣得到他們自己想要的「中立」。

雖然吉利的論文發表於2010年,而美方這樣態度,早在2001年開始就反映在陳水扁時代的台美關係上。松田康博在〈「最良の関係」から「相互不信」へ―米台関係の激変― 〉一文中,就提到了小布希政府在剛上台時,曾經大力支持對台軍售。但軍購案被台灣立法院內的國民黨、親民黨立委聯手封殺破局,而從2002年開始,陳水扁開始大談「一邊一國」。台灣展現出這兩種相反的立場,讓小布希留下了非常惡劣的印象。

主要軍售

以我們台灣人自己的角度,會認為陳水扁談「一邊一國」跟國、親兩黨立委封殺軍購,是不同黨派間政策路線對立的正常狀況。但我們捫心自問,當我們看待外國政府的決策時,是會根據該國不同黨派的狀況來思考,還是將外國政府視為一個整體來思考?從這個角度我們就可以知道,在當時小布希的眼中,陳水扁政府在不通過軍購的情況下大談台獨;自然就像一個輕忽國防又四處挑起爭端的麻煩份子。這也使得胡錦濤有機會派戴秉國去美國見縫插針,破壞台美關係。

小布希把國親立委破壞軍購的帳算在陳水扁頭上,對陳水扁來說當然是有點冤枉。但這也告訴我們一個嚴肅的事實。在外國政府眼中,台灣就是一個整體。當台灣政府在政策上,明顯表達出不想武裝自己的立場。無論這是台灣人整體的意見,還是一部分人扯後腿的結果。看在外國政府眼中,就是台灣人自己放棄自己,讓自身「芬蘭化」。而今天就算美國想投資台灣防務,看到台灣人自己都放棄自己了,自然也會考慮這樣的投資會不會付諸流水。所以當台灣人沒有明確表現出自我武裝的熱情時,美國自然也只好設下停損點,考慮拋棄台灣。

結論

從上述的討論中我們可以看到,雖然台灣人的自決,並不能改變中共武力犯台的決心。但是因為害怕中國的武力入侵而選擇向中國投降,並不會換來和平。歷史上的演變,都證明了美國拋棄台灣的誘因,來自於換取中國支撐美國秩序的利用價值。但如果中國取得台灣圖謀的是在西太平洋更近一步的發展,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A U.S.-China Grand Bargain?〉〈Say Goodbye to Taiwan〉兩篇棄台論主要學者的文章都明示了,除非中國在得到台灣後徹底放棄在西太平洋擴大自身影響力的企圖,否則下場就是戰爭。

也因為這樣的觀點,美國另一派學者反對放棄台灣。例如南希・塔克(Nancy Bernkopf Tucker)跟葛來儀(Bonnie Glaser)的〈Should the United States Abandon Taiwan?〉一文,便反映了這樣的論點。放棄台灣不會滿足中國的野心,反而可能會鼓勵中國進一步擴張,也讓美國在亞洲的盟友懷疑美國捍衛西太平洋的能力。

而當局面發展至此,反而會更激化美中全面衝突的可能,這時台灣恐怕就會成為美中交戰的第一線。另一方面,如果台灣不設法投入更多資源武裝自己,不展現出防禦台灣的決心,美國也會因為台灣芬蘭化的因素,選擇放棄台灣。

另一方面,雖然美方在外交態度上對台灣有所起落,但在軍事交流上,台美間的關係一直都非常緊密。除了如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批准F16的雷達升級等具體軍售外,更重要的是深化台美間的軍事交流制度。例如小布希改變了過去台灣每年11月才能提出軍購計畫,等待美國隔年四月決定的既有流程;讓台灣能依照需要隨時提出軍購需求,美方也隨時受理。

對話管道

另外從1997年開始,台灣每年會派出國安會副秘書長跟美方國防部副部長助理進行「蒙特瑞會談」(Monterey Talks)。而為了隨時掌握台灣軍隊的戰略戰術規劃,適時地對軍售計畫進行調整。美方從2001年開始,也開啟了「美台國防重新檢討會議」、「美台安全保障合作會議」、「將官級指導小組會議」,以及2002年開始的「美台防衛產業會議」等交流。

此外,在2000年、2009年、2011年美方都曾派遣評估小組協助台灣制定報告,讓美方了解台灣軍事發展的方向與概況。而從漢光17號演習開始,美方也固定會派遣現役軍官參與演習。可以說,美國並沒有放棄依據「六項保證」承諾的幫助台灣武裝。但要是我們自己都缺乏武裝自己的意圖跟實質作為,自然會逐漸促使美國傾向放棄台灣。

王丹此番赴美,是希望在美國成立智庫。而從他對台灣社會所提出的十點建議來看,王丹對美方對台灣的態度自然也是下過一番功夫。而蔡丁貴等人推動的台灣住民自決,對於推動台灣人團結,提高台灣人保衛台灣的熱情自然有其意義。然而要避免台灣被美國等國家拋棄,捲入更大規模的美中戰爭中,還是應該要做好流血捍衛台灣的準備。一如王丹所言:

不懼戰,才是保障和平和安全的條件。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