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民謠介入台灣:評《菊花夜行軍》十五年演唱會

另類民謠介入台灣:評《菊花夜行軍》十五年演唱會
Photo Credit:劉振祥攝/山下民謠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5年了,〈風神125〉和〈菊花夜行軍〉繼續傳唱,感動每一個想家、欲歸家與尋家而不得的人。15年,交工的音樂養分與創作理念,支持了南洋台灣姐妹會等社區實踐,哺育了諸如音樂、策展、戲劇等更多的文化作品。

文:許振華

來台灣交換前,我從未想過我能碰上林生祥的演出,更不要說是《菊花夜行軍》十五週年的紀念演唱會。

菊花夜行軍》是台灣音樂史上最特別的專輯之一。獨立於流行音樂工業之外的它,錄制於高雄美濃客家農莊的菸樓,被戲稱是「手工業」錄音。專輯一共十首歌曲,具有完整的概念性,以客家話演唱,帶來超越語言/族群的感動。知名樂評人馬世芳評論說,這張專輯能讓「城裡知青、美濃老農和遠嫁的南洋姊妹」都聞之落淚,既能在社運現場點燃熱血、又能像發燒唱片一樣在音響店用來測試器材。

15年前,交工樂隊憑借這張專輯以黑馬姿態獲得金曲獎最佳樂隊。主唱、月琴手林生祥的獲獎致辭說,引領他們的是羅大佑和崔健影響下的「在地搖滾路線」,是陳達告訴他們的「音樂要走入社會」。他們所要做的,是將作為麥克風的自己,遞到農民和工人面前。因此,他們在對現代搖滾樂樂理的深刻理解之下,引入嗩吶、改造福佬傳統月琴、對話大浦調等客家山歌,以客家話為主要唱詞,以此為在地搖滾張目;音樂要走入社會,他們就直接投身到90年代美濃反水庫的運動中。

2003年,交工樂隊突然解散。林生祥與「筆手」鐘永豐繼續創作,與新樂手形成新團隊,精進音樂縱深;貝斯陳冠宇、鼓手鐘成達與嗩吶郭進財則組成「好客樂隊」,擴大議題關注面向。在地搖滾與走入社會的路線,仍然貫穿在樂隊成員分別後的音樂實踐。

「毋當來歸毋當來歸」(客家話「不如歸鄉、不如歸鄉」),是〈風神125〉中主角阿成的自白。15年後的5月20日(2017年),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老交工終於回歸。有幸親臨現場的我,想趁這個紀念節點,回溯《菊花夜行軍》與交工樂隊的音樂創作。

好山好水留子孫 好男好女反水庫

「交工」二字,取自台灣美濃煙農在農忙時期,彼此「交換勞力」的習俗。1999年的《我等就來唱山歌》與2001年的《菊花夜行軍》,是完整理解交工缺一不可的兩張專輯。談到他們的起點,一定是美濃的反水庫運動。美濃,是台灣高雄客家農莊,佔地約120平方公里,屬六堆客家文化區域,「卷首詩」〈縣道184〉的歌詞唱:「沿公路出美濃,就是不通語言的另一個山頭。」

1992年,美濃水庫大壩的規劃未經廣泛咨詢便著急上馬,得知消息的鄉親義憤填膺。延續「解嚴」後台灣社會運動的能量、1988年「還我母語」運動後客家族群在台灣社會的「現身」,美濃的在地知識分子開始組織串聯,反水庫的八年抗爭就此展開。

到了1998年,反水庫運動情勢急轉直下,社會學背景的年輕知識分子鐘永豐-日後與林生祥長期合作的「筆手」,三番兩次地去請生祥回鄉做運動音樂。他列舉民謠-社運脈絡下的迪倫(Bob Dylan)、布魯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等搖滾要角,又搬出社會學知識敘說「音樂生產方式與社會意義的辨證關聯」。認識了生祥的他,寫好了〈夜行巴士〉的歌詞,講述1993、1994年美濃鄉民乘夜車北上抗議的公路旅程。

將信將疑的林生祥很快將字句轉換成彈唱自如的新曲。林生祥原先就讀於有深厚民歌傳統的淡江大學,70年代李雙澤等人「唱自己的歌」的運動餘韻,仍蕩漾在校園文化中。距離他最近、影響最直接的音樂創作思潮,則是「黑名單工作室」掀起的「母語歌」運動。他在淡江大學組建的觀子音樂坑樂隊,便努力走入社區,以普羅大眾為表演對象。

1998年,他和改組的交工樂隊回到美濃參加運動。村民提供靈感、永豐撰寫歌詞、交工完成音樂創作。「我等就來唱山歌」 、「好山好水留子孫,好男好女反水庫」、「水庫若做得、屎不也食得」等等,都是在抗爭現場響起的音樂語言。這場運動的音樂成果便是《我等就來唱山歌》。2000年扁政府上台,正式宣告美濃水庫工程暫停。在這之後,交工還要創作什麼呢?

回到80年代,要加入世貿組織的前身GATT,那麼台灣菸草業勢必遭受衝擊,美濃老菸農就此轉型,種起了菊花,人們的作息也隨作物改變。構思專輯概念與寫作歌詞的返鄉知識分子鐘永豐,從那時起就決定,以後一定要寫一個以《菊花夜行軍》為名的東西。鐘永豐早已經有了題目,林生祥則在廢棄煙房改造的錄音室內對夥伴們預言,《唱山歌》之後,一定能做出「更屌的專輯」。

那當然就是專輯《菊花夜行軍》。

P5206016
Photo Credit:劉振祥攝/山下民謠提供
在《菊花夜行軍》15週年演唱會中,邀請過去一起創作的南洋姊妹會,並演唱移工運動名曲〈日久他鄉是故鄉〉。這也是生祥樂隊以及交工時期從街頭一路唱上演唱會舞台的重要歷程。

重返縣道184,把什麼種回來?

「重返縣道184,把自己種回來」,是十五週年紀念演唱會的宣傳語。交工在專輯歌詞本中說,縣道184之於美濃人,「唇齒相依、愛恨交織」。它將美濃分割出來,為其輸送外界的營養,也帶來經濟上的剝削。《菊花夜行軍》,以「阿成」為主角。阿成是台灣80年代返鄉青年的一員,因在城市找不到「頭路」(台、客語「出路」之意),寧受父母責怪、同鄉笑話,也要回家耕田,要沿著〈縣道184〉的公路,騎著機車〈風神125〉回到美濃。

為提高生產,夜晚的菊花田,燈火通明。阿成感覺這景象如夢似幻,但他很快又要遭受挫折。經銷商真的可以把菊花銷往海外嗎?一旦失敗,所有經濟損失都要由農人承擔。點題曲〈菊花夜行軍〉的第一段落,便以哀嘆之聲鋪陳種菊人內心的不安。何謂夜行軍?「日光燈暈暈」,阿成暢想菊花海洋中的各個品種要來一起踢正步。此時鐵牛車(拖拉機)的聲音突然響起-置身菊花田,阿城彷彿在夜行軍,所謂六萬六千朵菊花都是聽命於他的士卒:「一二、一二三四,全部都有,跑步走。」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