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到無助與被丟下的時刻,讓你的「內在大人」安撫受挫的「內在小孩」

感到無助與被丟下的時刻,讓你的「內在大人」安撫受挫的「內在小孩」
Photo Credit:Stewart Black@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時候是否有面臨過「被丟下」的經驗?「被丟下」的傷心與恐懼,對孩子而言是巨大且難以排解的,那麼該如何排解這樣的情緒呢?我們可以去當那個我們一直以來渴望的理想大人,讓我們心裡的「內在大人」來安撫被丟下的「內在小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姵瑩

內在大人與內在小孩的安全感對話

「你動作怎麼都慢吞吞的,我要走了,快一點!」大人作勢往前走,語氣很不耐煩。在一旁的小孩仍將臉貼在櫥窗上很專注地看著。

「你有沒有聽見我說話,我要來不及了!」大人更大聲地說著,回頭過來拉著孩子,小孩終於抬起頭看了大人一眼,目光裡帶著難過與掙扎,但還是不時將臉轉向櫥窗那邊。

「你下次再這樣我不帶你出來了,每次都講不聽,我數到三,再不走你就自己想辦法回家!一……二……三……」大人不耐煩的指數飆高,在看見孩子無動於衷後,便氣呼呼地走開了。

記得好幾年前在路邊買東西時,我看見上述的景象,這個畫面與對話並沒有持續太久,也許只是一分半鐘的對話,我不清楚這孩子跟大人之後的狀況,但在我的工作經驗裡,我知道這一分半鐘將會定格在孩子心裡很久很久。

有時候,孩子因動作太慢而被大人不斷催促卻無效時,如果大人沒有意識到身上的挫折感,很容易就化為憤怒做出決斷的行為──拋下孩子,讓孩子感覺恐懼與不安,大人試圖用這個方法讓孩子學會聽話與服從。然而,恐懼與不安的種子一旦植入內心,將會不斷發芽壯大。孩子不一定會鬧脾氣,但容易自我懷疑:

「我做錯事了,我不應該惹大人生氣,可是他們怎麼就這樣丟下我了?」

「我好擔心如果我有喜歡的東西,或說出我自己的想法,就會被拒絕。」

孤獨
Photo Credit: Zhao ! @flickr CC BY 2.0

這種「被丟下」的感受會廣泛地延伸至各種形式的關係中,親子、手足、伴侶關係裡。即使身旁的人對你再好,心裡仍感覺惶惶不安,會想辦法去討好他們,甚至不太能表達自身的感受。這時,就需要去思考是否曾經經歷過「被丟下」的事件。

「被丟下」的傷心與恐懼,對孩子而言是巨大且難以排解的,並造成長大後在面對關係時,只要面臨相似的場景,大至他人轉身離開、突然消失,小至發現與身旁的人意見不合,都容易引發「被丟下」的陰影,令他陷入傷心與恐懼中,就像回到小時候的自己一樣手足無措。因此他可以做的,便是像小時候那樣:聽話。

但我們往往忽略的是,大人在當時對我們的催促以及他們身上的挫折感,已經內化成我們內在的聲音。當我們每次在關係裡感到不安或者自我懷疑,那些像是大人罵小孩的聲音就會出現:「你為什麼這麼自私,只想到你自己?」、「你為什麼動作不能快一點,每次都要別人提醒你!」

接著,我們在關係裡感覺惶恐,其實也因為我們內在這些像大人一般的訓斥和辱罵,正一次次地使我們的心靈受傷,對自己有更多的懷疑和恐懼。因此,我將這些聲音稱呼為「內在大人」,也就是你內化了來自父母、教養者、社會文化的聲音。

如果你有個做事總是急躁的父母,就容易為自己動作慢感到焦慮或厭惡。由於這個內在大人斥責你的聲音已經重複數千萬次,讓你深信這麼慢的動作是很糟糕且無藥可救的狀態;又或者,你一直生活在繁忙的都市裡,經常接收到外在環境對你動作慢的眼光或語言,在你沒有篩選的情況下(我們往往不知道可以篩選),也會內化環境與文化對你的批評,因此它成為你生活的框架,拿來作為自我限制、自我批評的標準,也讓你一直看不見自己的好。因為你有外在環境無法寬容的特質,但那並不是你的全部。

那我們該如何給予自己安全感呢?

其實就根源在我們內在一次次的對話裡,在我們心裡感覺很糟糕的時候,感覺到在關係中的恐懼不安,感覺「被丟下」的陰影,或者各種其他形式,例如:被比較的失能感、被嫌棄的羞愧感、被拋棄的失落感……等等,都是讓人感覺不舒服,並且極力避免發生的。

而每當我們出現這種感受,就是內在小孩需要我們保護和照顧的時候,這一股脆弱感會喚起我們兒時許多無助的經驗,如同前面所述,當你感覺要被拋下,會勾出兒時大人離去的那個身影,但我們勾起的是情緒和感受,不一定有辦法勾起記憶。所以,也許有時候你輕易提取某些痛苦的記憶,而有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恐懼或不安什麼,只知道那糊成一團、黑壓壓的感受籠罩著你,令你喘不過氣。

因此當內在小孩需要我們,我們可以去當那個我們一直以來渴望的理想大人,那個會包容、理解與溫暖的大人。其實我們都很渴望被理解,而更多的時候是我們自己也很不理解自己,每次內在小孩出現情緒和感受就是不斷地責備,不斷削弱自己的信心與價值,也傷害了自己。

但我們可以試著練習停下責備,並同時給出理解,與自己對話:

「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很低落,是不是他們用比較的口吻跟你說話,讓你感覺不舒服呢?」

「我知道你小時候經常被比較,所以一定覺得自己是很不好的孩子,而我原本也一直這樣認為,真的很對不起,我不知道原來我可以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你。」

「現在我已經長大了,我有辦法去安慰自己了!你有沒有想做些什麼讓自己開心一點呢?」

試著以大人的姿態靠近內在小孩,告訴他你懂得他的心情,很心疼與不捨他的遭遇。你願意陪伴他,不會讓他一個人面對這麼龐雜的事情,你會一直陪著他。

也可以在心中升起自己小時候的影像,或在心中升起任何一個孩子樣貌,試著用你的方式去靠近他與感受他。接著,感受自己內心的感覺,是否有感到輕鬆一些呢?

親愛的,希望你們都可以在靠近內在小孩的過程裡,越來越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越來越有能力穿越過往的害怕與恐懼,成為更強壯的自己。


無助的內在小孩

「我小時候總是被嘲笑。但說真的,我已經記不得被笑的原因。可是,他們一群人指著我笑的表情跟模樣,我都記得。」

你抽了一張面紙,在手裡折了折後開始擦起眼淚,委屈一陣陣湧了上來。

「我常常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我很想跟鄰居的小朋友玩。但在我記憶裡,他們一看到我就跑走。我小時候其實覺得很孤單很無聊。」落寞再度出現在你的臉上。

「大人呢?他們在哪?」我問。

「他們都好忙,沒有人有空理我。」你一邊說著,身體也蜷曲起來。

你說,小時候的某個時期起,你變得很安靜,不太表達自己,也不喜歡在團體中被看見。你說,每一次你被發現的事好像都不是好事,這讓你感覺很痛苦,更深信自己需要封住自己的聲音,壓抑自身的感受。

好比說,你不小心踢倒鄰居曬在門口的衣服,對方找來你媽媽理論。而媽媽在他們面前扯了你的頭髮,又大力推了你的頭,忙著賠不是後,嘴裡還唸著:「都已經忙到不行了,為什麼還有你這個麻煩……」

你看到一直欺負你的那個小男生站在他媽媽後面竊笑著,之後他還變本加厲地欺負你,尤其愛扯你頭髮跟推你的頭,一邊笑你是個麻煩。

「麻煩鬼!」你最討厭的字眼在小孩之間強力放送著。

你又「不小心」推倒鄰居放在門口占地的盆栽了;你又「不小心」拿水管把其他孩子的衣服噴濕。

你又被告狀了。

罵_指責_責備_Businessman pointing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媽媽這次把你的頭髮扯得更大力,你深深覺得頭髮就要被扯掉了。回到家後,母親對你尖叫,還下跪求你,拜託你不要再去招惹鄰居們,求你乖乖待在家裡。

你被恐懼深深籠罩,驚慌無助地看著憔悴又崩潰的母親,覺得自己太過頭了,你安靜了下來。你不太理解,為什麼母親沒有幫你講話,為什麼母親沒有指責那些孩子,明明是他們先欺負你的?

你曾經說過幾次,告訴媽媽他們會扯你的衣服,也告訴媽媽他們都不跟你玩。但媽媽卻只是揮揮手說他很忙,然後丟了一隻布偶給你,便轉身離開。似乎只有自己做錯事的時候,媽媽才有反應。

你被媽媽的眼淚嚇到了,顧不得自己的委屈跟憤怒,只剩下自責,以及強烈的矛盾和困惑。感到矛盾的是,你好氣媽媽沒有幫你伸張正義,卻也害怕他難過,甚至擔心媽媽會離你而去。似乎,你只要變得安靜,媽媽就不會難過了。可是困惑在於,為什麼媽媽不能像別人的媽媽一樣保護自己的小孩,反倒是責罵與哀求?究竟自己又做錯了什麼事情,讓人這麼討厭?

於是,你越來越忍讓。但被欺負的感覺一直都在,甚至結婚之後,被婆家剝削,先生外遇情況變本加厲,甚至明白告訴你,與你之間只剩下責任……你不懂這一切的忍耐與付出,到底換來什麼?

親愛的,你曾經很勇敢,勇敢地用自己的方法表達自己的憤怒。在即使沒有人支持的狀態下,你透過「破壞」來釋放和宣洩自己的憤怒。

小時候,你的孤單並沒有被理解,委屈也沒有被看見。你希望有雙大手拉著你走出被欺負的困境,但你只感受到一雙又一雙拒絕的手,以及責備的言語。

lonely-1822414_1920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在你小小的世界裡,沒有人告訴你發生什麼事。你給自己下了設定:「因為你不重要,你不要再當麻煩鬼了,你安靜一點。」好像也只能這樣認為了,你沒有太多機會跟其他小朋友或大人互動,去塑造一個快樂、好奇且純真的孩子模樣。因此,內在小孩在你的自我設定中定型了,那個壓抑與自我責備的孩子,那個怎麼做怎麼付出都不重要的孩子。

接下來,在成年的生活裡,不斷感受到自己的耗竭,也不斷感受自己失去生活的主權。不公平與不值得的感受,也同樣揮之不去。

然而,我們可以試著與內在孩子開啟對話,來幫助自己。在我們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知道這一切委屈自我的緣由,就可以去除「麻煩」的自我設定,練習安撫自己,開始愛自己,也為自己建立起界限,練習拒絕他人也保護自己。

親愛的,讓我們一起來看見自己吧!看見你曾經有的勇敢,以及你後來為了家人所做的選擇,那無奈卻是當時最好的選擇。這一路以來,你的辛苦與委屈也許令你覺得不值得,但到頭來都是讓你該學會練習找回自己的聲音,找回深藏的勇敢,把為人著想的心思放回到自己的內在孩子,為自己的內在孩子做主,為自己的感受而活。

相關書摘:許多家庭會用物質寵愛孩子,但並不一定能讓孩子感覺到安全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找回安全感,讓你內在小孩不害怕、不寂寞的療癒五堂課》,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吳姵瑩

人生的課題各式各樣,安全感是一切答案的根基。有了安全感,才能為自己解套、才能與自己和好。從現在起,學著找回安全感,請練習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我們在每一次的心碎或挫敗裡成長,原本以為時間撫平了傷;原本以為我們學會了放手與遺忘;原本以為自己很堅強,再也不感到害怕,但當相同或類似的景況再次出現,我們才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踩穩步伐、沒有好好療癒過往。

就讓本書陪伴著你,打開心房,領你去深刻感受曾經受傷的回憶,進而聆聽心裡那個還是小孩的自己的聲音,甚至探索另一個也住在你心裡的「大人」形象。一點一滴地學習,不慌不忙;再一步步練習,不急不徐。你將會知道,你有辦法成為永遠守候在自己身邊的穩固後盾,更有力量地照顧自己。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