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五):通姦罪廢除前的韓國女性處境

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五):通姦罪廢除前的韓國女性處境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常說韓國受到傳統儒家文化影響,但在通姦罪廢除這一條路上,也因受到社會事件之影響,重新反省起通姦罪存廢,進而早先一步地廢除之。那麼,台灣要如何看待通姦罪之存廢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台灣因林姓女作家遭狼師誘姦自殺事件,鬧得社會沸沸揚揚,大眾除了譴責壞了師道的狼師外,也重新反省台灣法律現存的「通姦罪」。

就通姦罪廢除發展史來看,全球保有通姦罪責的國家,只剩下台灣與伊斯蘭國家。亞洲國家日本早在上一個世紀中期,1947年就已廢除通姦罪;歐洲國家德國、法國及西班牙,也紛紛於1969年、1975年及1978年廢除通姦罪,現今的歐洲國家,已經沒有一個國家的刑法規定通姦罪了 [1]。同樣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開了第一槍,於1973年正式廢除通姦罪,近年來西維吉尼亞州、科羅拉多州跟新罕布夏州也紛紛效仿,於2010年、2013年、2014年廢除通姦罪,現今的美國51州,只剩下不到一半的22州保留通姦罪,但事實上,這些州所謂的通姦罪罰責,多備而不用,僅成為具文

對岸的中國,自1979年起通姦罪就從刑法內消失,取而代之的是,2016年中國施行的修訂條例內,去除與通姦有關的處分規定外,改以「搞權色交易或者給予財物搞錢色交易」與「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行為,造成不良後果」等字眼,來取代「通姦」一詞。

那麼韓國呢?

台灣人常說的「通姦罪」,韓語稱為「姦通罪」(간통죄),但是韓國人嫌這樣的語詞過於粗野、露骨,大多以曖昧的「不倫」(불륜)、「紅杏出牆」(외도,漢字「外道」)、「偷吃」(바람)等語,婉轉稱呼

韓國政府最早於1953年,於刑法內設立了通姦罪,試圖利用國家法律手段,來保障男女雙方婚姻關係,但是通姦罪之存廢在韓國社會內爭論不止,正反支持雙方都有,雙方其論點大多出自於人性角度論述,甚至這些論點經常在各國討論通姦罪廢除時登場,如支持保留通姦罪罰責者,認為通姦罪責可以保障婚姻一夫一妻制、家族權利制度,但反對人士則基於保護個人身體、性自主權與隱私,支持通姦罪應該被廢除。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就最終結果而言,韓國近年已經正式廢除通姦罪了。2015年2月25日,韓國政府針對17件通姦案進行統一審理,之前韓國法院對於犯通姦罪者所持的處罰依據,乃是大韓民國刑法第241條「處罰通姦者」之規定:「有配偶者而通姦者和通姦對象,均可被判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

觸犯通姦罪者,「女性」多是被指責的對象,憲法法院法官也認為通姦罪嚴重侵害公民的性自主權和隱私權,且未婚的通姦者本不屬於國家刑事處罰的對象。此外,有法官表示,雖然為了維持社會風氣,法律有必要對通姦行為採取措施,但對於性質不同的通姦行為者,採取一體適用的刑責,確實違憲。故當日憲法法院法官以七票贊成、兩票反對之判決,指出「國家利用法律來處罰通姦行為,是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認定通姦罪違反憲法,相關通姦罪法律規定也立即自2月26日起即刻失效(헌법재판소는 선례를 변경해 간통죄가 '위헌'이라 결정했습니다),通姦罪犯將可不受法律制裁。

此判決讓韓國實施62年之久的通姦罪,正式劃下句點

然而,韓國走到廢除62年的除姦化(或通姦除罪)之歷史時刻,也是藉由許多大大小小社會事件引發社會民眾討論而達成的。例如2007年演員朴哲(박철,音譯)與玉素莉(옥소리,音譯,本名音譯玉寶英)因婚外情鬧上頭條版面並對質法院,引起民眾集體關注通姦罪存廢問題。此事件也讓我們看到通姦罪下男女不平等的現象。

朴哲與玉素莉兩人是上一代韓國當地知名演員,後來修得正果於1995年結婚。原本讓人稱羨的登對螢光幕夫婦,卻在11年後,男方突然於2007年提出離婚申請,引起社會軒然大波。

之所以會讓朴哲氣得不顧藝人形象,憤而提出離婚,在於朴哲指出女方與多名男性友人有染。2007年10月28日,玉素莉出面反擊,召開記者會澄清丈夫放話給新聞媒體,認為她淫亂、婚後不貞,與多位男性有染之傳聞皆非屬實。根據玉素莉陳述,她只承認曾與歌手鄭某有過一段情、上過床,並非如同丈夫朴哲加油添醋所說的,婚後行為不檢。但後來朴哲提出她與另外一位外國籍義大利料理廚師G姓男友有染的證據,欲以通姦罪定罪於女方。

兩人可說是撕破了臉,玉素莉在社會輿論攻防戰,也不顧溫良恭儉讓形象,家醜外揚地對外說道:「我結婚11年,在外面只跟男性睡過10次覺吧!但我的老公朴哲結婚11年,在外面可是跟百位以上酒家女,睡過100次覺以上了吧!」(11년간 잠자리 10번. 박철은 100명의 술집여자와 잠자리했다.)

此話一出,昔日令人欽羨的螢光幕幸福夫婦,馬上變成螢光幕不倫夫婦。

但那又如何?玉素莉在輿論上完全佔不到任何優勢,最終2008年1月,女方遭到通姦罪起訴判刑,兩人也於2008年正式宣告離婚。

一直到了2014年,玉素莉提起勇氣重回螢光幕前,當時韓國尚未通姦除罪化,復出演藝圈的她,馬上就遭到當地一些網友酸民,紛紛嘲笑她「不要臉、缺錢出來賣了吧」。玉素莉的復出最終不被大眾所接受,以失敗告結。

另一方,指責玉素莉通姦的丈夫朴哲,儘管在2007年因提出離婚申請,引起社會輿論關注,但他的演藝事業可說是沒有停過,生活收入也很不錯。但若真如玉素莉所言,丈夫朴哲於11年婚姻生活期間,在外與百位以上女性睡覺,就比例原則而言,犯上通姦罪的女性,在韓國社會所受到的目光、懲罰,相較於男性多上十倍、百倍。

Depositphotos_63081817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藉由當年鬧得社會沸騰的朴哲與玉素莉的通姦事件,看到女性在韓國社會內是多麼被嚴重被指責的對象,一種不公平的對待。

目前,這對拆散的螢光幕夫婦,已經各自找到自己的第二春。玉素莉雖然復出韓國演藝圈失敗,但現今也已經跟義大利廚師G結婚,生下一男一女,且生活在台灣,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而朴哲則是自始至終維持著他的演藝事業,也於2013年5月與在美韓僑女士結婚

此事件讓韓國民眾重新注意到通姦罪之問題。就實務上而言,韓國在2015年廢除通姦罪前,因通姦罪被起訴,甚至入獄人數已逐漸下滑。根據統計,2004年有216人因通姦罪入獄服刑,過了短短四年,2004年到2008年人數已降至42人,2008年到2015年因通姦罪服刑的人數,約只剩下22人。最終2015年2月,韓國憲法法庭宣布通姦罪違憲後,正式廢除通姦刑法處罰。

儘管如此,韓國道德勸說者也提出,雖然通姦是「違憲」(위헌)行為,但卻是「危險」(위험)行為,或是認為廢止通姦罪,反而讓人得自律地加強男女雙方結婚的契約關係,而非是他律地用「性」、「法律懲罰」層面來控制婚姻、維持家庭美滿。

目前台灣也正處於因林姓女作家社會事件,引發社會廣大民眾討論起通姦罪存廢之抉擇歷史時刻。我們常說韓國受到傳統儒家文化影響,但在通姦罪廢除這一條路上,也因受到社會事件之影響,重新反省起通姦罪存廢,進而早先一步地廢除之。

那麼,台灣要如何看待通姦罪之存廢呢?

通姦罪是否符合普遍台灣民情?台灣法務部於2013年曾就「通姦除罪化」進行調查,結果有82.2%的民眾不贊成廢除通姦罪,只有16.8%的民眾贊成廢除通姦罪。

然而,反過來想,如同支持通姦除罪化者所言,人身體性自主權是屬於自身,不能因為「結婚」而只能專屬於配偶,甚則夫婦「房事」還得用國家法律來介入、操縱、制約、管理,通姦罪真的是符合時宜的法律嗎?恐怕還得讓我們好好地想一想。


附註

[1] 葡萄牙則於1982年廢除,希臘於1983年廢除,比利時於1987年廢除,瑞士於1989年廢除,奧地利跟羅馬尼亞,分別在1997年跟2006年紛紛廢除通姦罪。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