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蘇魯神話】克蘇魯的呼喚(上)

【克蘇魯神話】克蘇魯的呼喚(上)
Photo Credit: 米絲肉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米絲肉雞粉絲團中,最多人敲碗的主題就是克蘇魯神話,怎麼寫這個偉大的作品讓我費盡苦心,最後我決定還是藉由改寫故事的方式,而不是做單元角色的介紹。希望大家能跟著我慢慢從一片迷霧之中,了解克蘇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前言:

米絲肉雞粉絲團中,最多人敲碗的主題就是克蘇魯神話,怎麼寫這個偉大的作品讓我費盡苦心,最後我決定還是藉由改寫故事的方式,而不是做單元角色的介紹。希望大家能跟著我慢慢從一片迷霧之中,了解克蘇魯。

進入故事前,必須補充一下,這不是我個人的創作,所有的情節皆來自於原著愛手藝(H. P. Lovecraft)大人,肉雞我只是一個虔誠的迷迷,試圖以自己的方式去改寫這樣偉大的作品。

Howard_Phillips_Lovecraft_in_1915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原作者H. P. Lovecraft

克蘇魯的呼喚:

安吉爾教授的神祕遺產

這個世界最仁慈的地方,莫過於人類思維無法融會貫通它的全部內容

故事發生在1927年,我的92歲叔祖父-安吉爾意外死亡,由於安吉爾的妻子早已過世,他們也沒有孩子,安吉爾的財產繼承權就落到了我身上。

這個安吉爾是一名知名考古學教授,為該領域的權威,令人感到好奇的是,安吉爾一無生理疾病,二無心理憂鬱,怎會在岸邊離奇死亡?由於安吉爾教授高齡92歲,一個92歲的老人不管是死於何種方式,都不會引起警方過度的關注,整起事件就以「年紀過大,心臟損傷」為由劃下句點,但我的心裡總是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事情絕對沒那麼單純⋯⋯。

我一邊想著,一邊整理安吉爾教授的遺物,除了一堆枯燥的研究資料外,有一個盒子引起了我的注意,這盒子從外觀上看不出任何特色,但就似乎有股魔力拉著我的眼球,更奇怪的是,沒什麼隱私概念的叔祖父,竟然在這個不起眼的盒子上了鎖,彷彿在告訴大家不要去解開這個祕密一樣!

或許,當初的我,不該打開這個盒子⋯⋯

解鎖後,盒子內出現了一堆雜亂無章的字條、筆記、剪報,還有一個怪異的「陶土雕像」,這陶土雕像的外觀怪異的難以形容,就像是來自外星世界的一樣,硬要描述的話,似乎是個來自海底的章魚同時長著蝙蝠的利爪一樣。

附在這詭異陶土雕像旁的是一疊以「克蘇魯傳說」為題的資料⋯⋯

威爾考克斯的怪異雕像

1925年的3月1日,也就是我拿到安吉爾教授遺產的前兩年。一名印堂發黑,雙頰凹陷的消瘦男子前去拜訪安吉爾教授。

安吉爾教授起初看到這衰鬼心想「我是考古學家,又不是精神病院院長,找我幹嘛?」但是這衰鬼直接無視安吉爾教授開始自我介紹起來,原來衰鬼的名子是威爾考克斯,是一名天賦過人但個性邊緣的天才雕刻家。

天才雕刻家威爾考克斯拿出了一個「難以名狀的怪異雕像」,想藉助安吉爾教授在考古學上的專業,判斷這雕像到底是什麼東西。安吉爾教授拿起來簡單看一下,不悅的表示:

這雕像是新作的,哪有什麼考古價值?你這個不學無術的雕刻家想愚弄我這個老頭吧?

正當安吉爾教授要下逐客令時,威爾考克斯的一番言論卻徹底扭轉了安吉爾教授的態度⋯⋯

對,這是我昨天做的,但這是在夢中雕刻的。在夢裡,我見到一個古老的城市,牆壁上長滿青苔,地上充滿綠色的黏液,到處寫著難以名狀的象形文字,在夢裡的城市,我依稀捕捉到那幾乎不可能發音的聲音不斷低喃著⋯⋯克蘇魯⋯⋯克蘇魯⋯⋯。之後我便醒來,當我意識到時,手上正刻著它。

安吉爾教授聽到「克蘇魯」三個字,眼神從不屑轉為驚訝,趕緊叫威爾考克斯坐下來,開始不斷問起威爾考克斯各種問題,一開始還像是個考古教授在進行鄉野訪查,問到後來,安吉爾教授像是警察在調查嫌疑犯般似的。訪談後,安吉爾教授與威爾考克斯保持聯繫,每天都會用電話紀錄威爾考克斯的夢境內容,只是威爾考克斯的夢境保持一貫的撲朔迷離,唯一能向外人說出的兩個字只有:

克蘇魯(Cthulhu)⋯⋯拉萊耶(Rlyeh)⋯⋯

這樣的關係從1925年的3月1日一直持續到該年的3月23日。

Cthulhu_sketch_by_Lovecraft
Photo Credit: H. P. Lovecraft @ public domain
原作者親繪克蘇魯像

那一晚,威爾考克斯罹患莫名的熱病,據醫生的說法,當天晚上,威爾考克斯發狂似的大喊,吵醒了鄰居街坊。醫生又提到,威爾考克斯還不斷大喊著什麼「綠色的陰暗古城」、「如摩天大樓般的巨獸」、「克蘇魯⋯⋯克蘇魯⋯⋯」,每當威爾考克斯講到這邊便失去意識,更令人不解的是,威爾考克斯的體溫並不特別高,但除了體溫以外的症狀,卻比得了熱病還像熱病!

1925年4月2日,威爾考克斯一切神秘症狀消失,他從床上醒來,表示對於與安吉爾教授失去聯繫的3月22日晚間至今的所有記憶都沒有一丁點印象,那些奇異夢境當然也不再發生,對安吉爾教授而言,威爾考克斯當然就沒什麼利用價值,這份威爾考克斯的研究資料就到此為止。

我將第一份資料讀到這邊,發現在威爾考克斯的夢境研究旁,居然還有「一大疊其他人的夢境研究資料」,日期全部是當年的3到4月之間,換言之,在教授發現威爾考克斯以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開始了數十人的夢境研究,天曉得那陣子教授是怎麼過的?

絕大部分人的睡眠都非常正常,遑論作夢,縱使作夢,也是正常的夢境。但的確有少部分的人,尤其是藝術家、宗教家、文豪之類的職業,說出與威爾考克斯夢境相去不遠的內容,比如說「陰暗古城」、「龐大巨獸」等。

而這一群在夢境中有詭異遭遇的人,又以一個特喜愛「神話故事」的年輕小夥子最為嚴重,按資料紀載,在威爾考克斯陷入昏迷的3月22日至4月2日之間,這名神話粉徹底的陷入瘋狂,不斷對人尖叫說有地獄的居民想抓住他,拜託警察機關能拯救他,當然,旁人只道神話粉瘋了。數月後,年輕小夥子莫名其妙得死了。

除了威爾考克斯與其他人的夢境研究外,盒子底下放著一堆世界各地在1925年2月28日到4月2日之間的報章雜誌剪報。這些片段報導如果各自觀看都只不過是一件奇異的案件,但當大筆的奇異同時發生在同樣的一段時間內,這就不是「偶然」可以解釋的了。在這段時間內⋯⋯

  • 倫敦,有一男子半夜尖叫,並跳出自家窗外,當場墜樓身亡。
  • 印度,社會動盪大幅加劇,治安異常的敗壞。
  • 海地,許多信奉巫毒教的土著變得更具攻擊性。
  • 菲律賓,很多部落重拾血腥文化,攻擊當地警察。
  • 更有大量精神病院莫名騷動的報導。

當我讀到這邊,我對於這一切的「巧合」倒吸了一口氣。但我又想到了一個問題。

究竟是為什麼?安吉爾教授會從不相信威爾考克斯的夢境,到一聽到「克蘇魯」三個字後,便發狂的建立起範圍如此廣大的研究呢?謎團似乎越來越多⋯⋯

萊戈拉斯警官的神秘故事

究竟是為什麼,1925年的3月,安吉爾教授一聽到「克蘇魯」三個字就發狂似的做起研究,這一切必須從更早以前講起,這件事發生在1908年,地點是在美國舉辦的考古協會上。

會場內,無一不是在學術界具有重大貢獻的專家學者,考古學界、人類學界、地質學界等領域最聰明的腦袋全部聚集於此,但最令人注目的卻不是他們,反倒是一個長相普通,對考古毫不了解的男子。他的名子是萊戈拉斯,是當地的一名警察。

萊戈拉斯是個無神論者,對任何神祕學皆不感興趣,考古學在他眼中就是一群糟老頭在浪費時間挖死人骨頭,但偏偏這樣一個鐵齒性格的男子,來到了考古學的會場,且成了當年的風雲兒。

會場上,萊戈拉斯警官拿出一個怪異的雕像,這雕像繳獲自前幾日警方在新奧爾良南部的邪教會場,那雕像的外觀實在太怪異,哪怕是看了一眼都令人發毛,鑑識小組沒有一人說得出這玩意的來歷,於是萊戈拉斯趁著年度的考古界盛會,想藉助這群專家的本領了解它。

對這群老學者而言,最令人著迷的東西不是一擲千金的財富,也不是喊水會凍的權力,他們窮盡一生就是在前人的腳步上追尋著「未知」。突然間一個平生未見的雕像突然出現在眾人眼前,這種渴望馬上像一顆炸藥一樣,點燃了現場所有老教授的好奇心。

離奇的是,儘管全天下的智慧都聚集於此了,卻沒人說得出這雕像的來歷!那雕刻的藝術風格跟人類已知的所有文明都不相像。而更怪異的點不在於它的藝術風格,而在於它的「材質」,據現場地質學家的說法,這雕像所用的石材「非地球上任何人類已發現的物質。」

最後,他們找不出答案,只歸納出四個結論:

  1. 這雕像與所有人類文明無關。
  2. 文字,無人理解。
  3. 年代,超越人類。
  4. 材質,不來自於地球。

這四個結論讓所有人更是陷入瘋狂,數百年來,考古學界就是想探求像這樣的秘密,不對,這個詭異雕像的秘密甚至遠遠超越眾人的想像。

正當所有人都舉白旗投降時,一個叫做韋伯的教授聲稱,雖然他沒有證據,但在他的記憶裡,這雕像似乎讓他想起了什麼。

韋伯教授在五十年前,曾經前往歐洲北方的格陵蘭島進行考古研究,在格陵蘭當地,他們遇到一群信奉某種墮落宗教的土著,宗教儀式的內容除了不明原因的殺人獻祭以外,還有一種代代相傳的祭拜儀式,儀式的過程就是圍繞著如同這尊怪異雕像的石像跳舞。

當韋伯教授講到這邊,現場所有考古學家欣喜若狂,我想,我的叔祖父安吉爾就是在此時沉迷起怪異雕像的傳說。有別於考古學家的狂喜,警方與鑑識專員們聽了韋伯教授的故事,卻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原來這則遠發生在五十年前格陵島的邪教故事,與前陣子萊戈拉斯警官在新奧爾良破獲的邪教居然一模一樣,而無論是哪邊的邪教,當儀式進行到快一個部分時,所有信徒都會停頓一下,並且喃喃道出:

在拉萊耶他的宮殿裡,沉睡的克蘇魯等待著做夢。

在眾人的拜託下,由於這一事件實在太詭異,萊戈拉斯警官也顧不得什麼偵查不公開,跟現場大家分享了在紐奧良遇到這起邪教的故事⋯⋯。

【克蘇魯神話】克蘇魯的呼喚(下)

18049500_1623864814305530_941721524_o-1
Photo Credit: 米絲肉雞

本文由米絲肉雞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米絲肉雞』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