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自駕車的盲目淘金潮:新創公司野心勃勃,國際大車廠皮皮剉

無人自駕車的盲目淘金潮:新創公司野心勃勃,國際大車廠皮皮剉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金不斷湧入矽谷的無人駕駛車新創公司,連同資金滾滾而來的是渲染炒作。 對這個產業的忠貞信徒而言,任何質疑自駕車的商業模型,都在模糊焦點。

文:胡克(Leslie Hook)、布雷蕭(Tim Bradshaw)|財訊雙週刊 第530期

春風和煦,形形色色的汽車在美國加州威洛斯市(Willows)的雷山(Thunderhill)賽車道上準備起跑;這不是一般的車賽,考驗的不是駕駛人的握盤技術,而是新款無人自動駕駛車的競賽。挑戰者包括導航科技新創公司、組件供應商、新秀軟體公司以及學生團隊。嚴格說,這場比賽是失敗的,因為經過兩天測試,多數參賽隊伍都未能完成自動繞圈的賽程。

但是空氣中依然彌漫著興奮的氣息,喝著能量飲料的程式設計師在調整他們的程式碼、投資人也紛紛在停車場和公司人員交頭接耳。自動駕駛汽車此刻是矽谷最熱門的事,而這種比賽正是一些初生之犢的小型新創企業秀本事的場所。

每天都有新公司冒出來

這場車賽的主辦人、也是投資人的夏赫特(Joshua Schachter),將自動駕駛汽車新創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現象,比喻為地球複雜物種的出現。他說:「眾多科技新創公司各自探討不同領域的運用或研發途徑,情形就如寒武紀(編按:由化石紀錄得知,如今千奇百怪的動物,多數祖先可追溯到距今約4.8至5.4億年前寒武紀的地質時期)的大爆發。」

去年,繞圈賽只有三組人馬參賽,今年增加到十組,這是自動駕駛汽車產業尚屬年輕與快速成長的指標之一,企業家與投資人都想趕潮流搶搭巴士;每天都有新的自動駕駛汽車新創公司冒出來,許多人因而致富。根據數據供應商CB Insights,今年第一季自動駕駛汽車產業的投資金額已達7.5億美元(約227億元台幣),創歷史新高紀錄。

但連搖旗吶喊的熱中者也開始擔心,自動駕駛汽車產業可能興奮過頭。參加威洛斯車賽的選手和矽谷資深科技人巴斯(Carl Bass)就是其中之一,他嘲諷地說:「市場此刻瘋狂的程度,彷彿只要你能拼出『自動駕駛』這個字,你就能賣到十億美元!」

湧進的資金不止來自矽谷,繼谷歌母公司字母控股、優步(Uber)和其他科技公司之後,全球大車商福特、通用汽車等紛紛跟進,提撥巨額的自動駕駛科技研究經費;對全球大車廠而言,自動駕駛汽車是他們的一場噩夢,一旦無人駕駛自動汽車時代來臨,顧客可能就不買車了,出門叫一輛自動駕駛汽車即可。一名創投資本家說,「汽車公司老闆找上門,他們知道這下慘了,但更想知道何時會噩夢成真。」

全球大車廠的超級大噩夢

這種焦慮引發一連串大型併購,而併購風潮吹動下,矽谷的獵金人追夢更力。去年通用以10億美元買下自動駕駛汽車新創公司Cruise、優步付6.8億美元買下成軍不到一年的自動駕駛卡車公司Otto,而今年3月英特爾也以150億美元(約4,500億元台幣)買下製造感應器和軟體的以色列公司Mobileye。

有如以往雷聲大、雨點小的科技新浪潮,自動駕駛汽車的商業模式還不明朗,正式面世的時間表也不知在哪裡?此刻,自動駕駛汽車已能上高速公路,但在複雜的都市環境中還不能自駕裕如;此外,繁複的法規問題也有待確定。

不過,產業大老和投資人未被這類質疑潑冷水,「這將是交通運輸產業驚天動地的事。」谷歌自動駕駛汽車先驅瑟倫(Sebastian Thrun)說:「運輸是天文數字的產業,從科技潛力看來,我認為這次是雨點大、雷聲小。」很多人和瑟倫一樣英雄所見略同,繪圖新創公司DeepMap執行長吳夏青說:「這不應該僅僅是一個企業的事,應是整個人類的使命;人人都是受益人,它可以救命。」

自動駕駛汽車產業近期最大的挑戰之一是人才短缺。有此長才的人奇貨可居,他們不受雇於人,寧可設立新創公司,然後將整個公司賣給希望聘他們的企業。這種現象也衍生出一個英文新字「acqui-hire」(併購雇用)─一條致富的終南捷徑。

AP_1703266974847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併人」價碼千萬美元起跳

被人視為自動駕駛汽車產業教父的瑟倫指出:「最近的併購價碼是每人1,000萬美元,這不是小數目。」他希望未來更多工程師取得技術,而把價碼拉下來。他同時透露,他主持的Udacity無人駕駛研討會,申請人數超過25,000人。

最引人爭議的「併人」事件,是優步買下谷歌前工程師李文道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創建的Otto。李文道斯基曾是谷歌自動駕駛汽車研發團隊Waymo成員,紅利收入超過1.2億美元(約36億元台幣)。Otto成立六個月後,優步就以6.8億美元買走,目前優步因涉嫌侵犯Waymo專利和竊取商業祕密而吃上官司,但他們否認違法。

投資人擔心這些受人注目的交易,可能招來動機有問題的企業家。和米資本創投合夥人谷懿說:「很多人受自動駕駛汽車產業吸引,完全是因為大量流入的資金,而不是他們想了解問題。」

截至目前,美國主管當局對自動駕駛汽車測試樂見其成,已有十多州允許自動駕駛汽車測試,聯邦政府去年也發布指導綱領。但許多人依然擔心新創公司野心勃勃的大計畫,只要出一個大意外,市場環境就會出現大逆轉。

部分新創公司的運作十分低調,競爭對手也無從得知他們在做什麼,甚至連員工也是如此。舊金山北灣的Zoox根本未展示它的科技或是機器人(自駕)計程車設計,就籌集了上億美元的創投資金。

自動駕駛汽車新創公司PlusAI創辦人劉萬千說:「有些人在特斯拉、蘋果或谷歌待過,他們出來自組公司,期待六個月後賣掉。」他擔心這會傷害整個產業的可信度。劉萬千認為,自動駕駛卡車上路還要五到十年的時間;一般自用車需要三十到五十年的時間;而自動駕駛計程車則在兩者之間,也許是十五年。

美國汽車法規嚴格,而底特律車商和矽谷企業家的想法大不同。大車商很怕錯過商機,但也擔心如果操之過急,會傷害自己的品牌;科技新創公司則對傳統車商不屑一顧,他們普遍的想法是,一旦自動駕駛汽車被接受,大家就不會再買車,顧客會透過智慧手機光顧隨叫隨到的自動駕駛汽車車隊。

自駕車產業目前營收仍是零

在自動駕駛科技世界中,服務面的三大競逐者是:Waymo、優步和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特斯拉汽車的智慧自駕科技不斷突破,前兩者則在測試自駕計程車,不過目前仍有人坐在駕駛座監控。

新的自駕車何時能插足汽車產業尚不清楚,如果沒有通往顧客的道路,大部分無法創造營收,目前有些公司已有生存危機。數名人工智慧(AI)工程師表示,他們懷疑它的可行性,因此離開了這個產業。

「在淘金熱中,你知道金子就在某處,淘金者可以去開採;但在自駕車淘金熱中,是不是真的有金子在那裡,就不是那麼明顯了。為自駕車寫軟體的Poly-Sync公司執行長哈同(Josh Hartung)說:「自駕車產業目前的營收是零,我們有的不過是龐大的天價科學研究計畫,在真正賺到錢之前,基本上是靠創投在維持生命系統。」

即使是自駕車科技已經準備好了,在管理法規、民眾接受度和發展成可行的企業模式上,推廣自駕車仍有障礙。巴斯表示:「我想很多人低估了這些力量會阻擋無人駕駛汽車。」在政治人物一心想確保不被機器人搶走工作機會時,可能讓成千上萬人失業的科技敵人也不少。巴斯說:「矽谷可能低估了汽車工會的力量。」

無人自動駕駛賽車的競爭者不把這些顧慮放在眼裡,一些參賽者將無人車賽事比作「家釀電腦俱樂部」──當年蘋果創始人賈伯斯、沃茲尼亞克就是在這種地方,摸索出他們的個人電腦。和個人電腦時代來臨一樣,獎賞可能非常大,也將使交通方式和貨物運輸產生革命性變化。

無人駕駛研討會Udacity這次有一組學生參賽,他們只有六週時間開發自駕車程式,組長納瓦洛(Anthony Navarro)說:「每個人都夢想成為下一個千萬或億萬美元的新創公司,我們有機會當自己的執行長。」

接近日正當中時,自駕車軟體公司Comma.ai創始人、27歲的賀茲(George Hotz)對學生組打氣,雖然通宵趕寫程式,雙眼迷茫的學生仍專心聆聽。霍茲穿的T恤除了有公司圖案外,還寫著:「我們會大大致富。」這句話似乎道盡自駕車產業現階段的一切。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