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孩用簡訊鼓勵男朋友自殺,被以「過失殺人罪」起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如果卡特上訴,這個案子就會移到麻州高等法院,如果最高法院判定卡特有罪,那麼這個案例就會影響全美國法院,法界人士認為這會讓檢察官們在這類案子上採取更激進的態度。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美國麻薩諸塞州法庭在6月16日的一項宣判,引發了美國法界針對網路時代「言語是否是殺人武器」的激烈討論,預期這個案件將成為美國法律史上的先例。

(中央社)

美國一名20歲女孩卡特(Michelle Carter)曾向男友羅伊(Conrad Roy)發出數以百計簡訊,教唆他持續執行規劃已久的自殺行動。就在6月16日,卡特因為未能阻止男友自殺,被依過失殺人罪起訴,法官此一裁決可能成為網路言論或電信言論的重要先例。

2014年7月,18歲的羅伊被人發現在停車場的小卡車內,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他的女友卡特當時17歲,法新社報導,她在麻州少年法庭聽審時不斷流淚,手持面紙啜泣。

法庭指出,卡特和羅伊兩人往來數以百計的簡訊,其中,卡特不斷督促羅伊按他個人計畫自殺,對父母隱瞞,並對他的母親說謊。

2014年7月,卡特傳訊息建議羅伊,「就停好你的車,然後待在車子裡大概20分鐘,就能成功(自殺)了」,羅伊依照卡特的所說的,在凱瑪百貨(Kmart)的停車場,將一氧化碳排到車廂裡,隨後羅伊卻因為害怕逃出車廂,但當他因為吸入過多廢氣而暈眩的離開車廂時,卡特卻要求他回去。

法官孟尼茲(Lawrence Moniz)說,羅伊在卡特來電指示下,折回他充滿一氧化碳的車輛,最後身亡,這一通督促他回去的電話,成為判決關鍵。本案預計8月3日做出判刑,卡特最重恐面臨20年徒刑。

根據《波士頓地球報》報導,負責此案的法官Lawrence Moniz認為,卡特早在羅伊要自殺前就已經取得他母親與妹妹的電話,但是卻沒有在羅斯自殺卻步時聯繫他的家人,也沒有打電話給警方。

洛杉磯時報報導,本案仍然有許多爭議,在他們長達千頁的通聯記錄中可以了解這對情侶的感情和精神狀態。他們兩人都患有心理疾病,羅伊在這之前已經自殺了四次,卡特也有多次割腕經驗,並患有厭食症。

他們兩人於2012年在佛羅里達相識,因為兩人分隔兩地,因此大多數時候以簡訊聯繫,他們其實多次討論是否可能像「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樣一起死去。卡特甚至提供羅伊許多她自行研究的自殺方法。

知名精神科醫師、評論家布林金(Peter Breggi)替卡特辯駁,她認為卡特在羅伊死前幾個月,開始服用抗憂鬱藥物舒憂膜衣錠,當時她可能因為藥物副作用而出現幻覺,並認為死亡對羅伊是種解脫。

而2012年時,卡特也曾勸羅伊去看心理醫生,並要求他不要自殺。

辯護律師認為,這是起自殺事件,不應該以殺人事件來看待。檢察官則認為,卡特是個極度渴求目光,且有控制慾的人,他認為卡特是為了在學校成為目光的焦點,才蓄意教唆自己的男友自殺。

美國心理學界部分人士則是支持此項判決,《波士頓地球報》報導,長期觀察此案件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Paul S. Appelbaum認為,此案判定有罪是讓人們更清楚知道,心情低落有自殺傾向者是一群非常脆弱的人們,無論基於任何出發點去玩弄他們的生命都是不能被接受的行為。

他並指出,簡訊、電子郵件與推特發文通常會抹去抑制機制,讓人們更勇於發表通常他們在面對面溝通時無法說出的言論。

BBC報導,這則判決之所以引起廣大爭議,主要有四個面向值得討論:

罪名是否符合犯行?

卡特被以「過失殺人」的罪名起訴,而非刑責較輕的「加工自殺罪」或「教唆自殺罪」,那是因為麻州不像美國其他40個州,有「加工自殺罪」或「教唆自殺罪」的罪名。

麻州東北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梅德維(Daniel Medwed)表示:「卡特所做的事情的確應該受到譴責,但是,他的所作所為可能並不符合過失殺人。」因為卡特的簡訊、電話,與羅伊的死,可能沒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法界也質疑為何麻州檢察官不採用該州非常強而有力的「反騷擾法」,包括家庭暴力或其他適當法條,而是採用一個罰則相當重但卻不見得適合的法條。

文字可能導致死亡嗎?

對某些法律學者來說,這次判決代表著「文字真的可以殺人」。這次判決真正顯著的意義在於延伸了遠距離溝通造成風險的責任。

麻州美國公民權益聯盟之前就曾經表示,「把卡特的文字當成此案的殺人武器是相當激進的觀點。」該組織針對此次判決的聲明指出,這項判決超出了美國刑法的限制,侵犯了麻州法律與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

這會成為判例,影響往後的判決嗎?

目前一審判決上不會成為法律判例,但如果卡特上訴,這個案子就會移到麻州高等法院,如果最高法院判定卡特有罪,那麼這個案例就會影響全美國法院。美國網路公民人權行動副總經理法蘭克(Mary Anne Franks)認為這會造成「大規模的變動」。

有法界人士認為這會讓檢察官們在這類案子上採取更激進的態度,麻州美國公民權益聯盟法務總監西格爾(Matthew Segal)舉例,假設一位久病虛弱的丈夫與妻子談論到他想要自殺的意願,最後也真的這麼做了,而妻子沒有出手阻止,卡特的案子會讓麻州的檢察官們意識到他們也可以選擇將這位妻子送進監獄。美國公民權益聯盟認為這將會遏止「麻州境內所有相愛的伴侶間重要且值得、有關終止生命的討論。」

這會影響青少年的手機使用行為嗎?

「不會,」長期關注社交媒體、青少年心理學的作者懷絲蔓(Rosalind Wiseman)表示,「年輕人通常不會把這當回事,直到他們身處類似狀況時才會有所警覺。」

哈佛大學貝克曼網路與社會中心共同總監帕夫瑞(John Palfrey)指出,「很多青少年在使用手機時是與自身情感斷鏈的,所以會說出很多他們平常在現實中不會對人說的傷害性語言。」

他認為,此次判決可以讓年輕人更清楚的知道,他們每天發出的簡訊或在社群媒體上的言論會有多麼強大的後座力,甚至可能與生死、法律責任有關的。「教育是個緩慢的過程,我想很多學生都得到這個訊息,也對彼此所說的話愈來愈有意識、能夠聰明地應對。」

教育部全民資安素養網介紹,其實不只美國多個州,我國也有「加工自殺罪」,刑法第275條「加工自殺罪」的規定:「教唆或幫助他人使之自殺,或受其囑託獲得其承諾而殺之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謀為同死而犯第一項之罪者,得免除其刑。」此外,加工自殺罪為非告訴乃論之罪,不需要有告訴人提出告訴,故檢調單位如發現網路有專門鼓吹自殺之網站時,應主動偵查。


憂鬱之前的你能那麼開心,你曾經辦到過,明天,也可以再辦到一次。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