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買票其實跟中秋送禮一樣,重點不是鈔票,而是跟樁腳建立「關係」

選舉買票其實跟中秋送禮一樣,重點不是鈔票,而是跟樁腳建立「關係」
Photo Credit: Kristina D.C. Hoeppne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建立了這個關係,日後就有機會在這個徇私的政治網絡中,得到酬庸的職缺安排、政府機關標案以及各式選民服務。

先來說個小故事:網路上舉辦了一個寵物選美比賽,阿標帶著寵物阿欽報名參加,但是票數始終不理想,於是動員親友上網灌票。死黨阿益跟小卓死命相挺,也動員自己的親友幫忙灌票,最後果然讓阿欽勝出。中秋節到了,於是阿標買了月餅向阿益跟小卓致謝。而阿益和小卓大概也買了飲料感謝他們的親友。

當然了,這樣的合作與互相幫忙絕對不是單一個案,下次阿益和小卓如果有任何困難需要幫忙,阿標大概也會挺身而出。這就是一種「自己人」的關係,平常不只要互相搏感情,也會組成一種互相幫忙的網絡。

這樣的故事很常發生,也很熟悉。但是在這個環節裡面,關鍵是並不是那幾百塊的月餅或飲料,而是在於這些人之間的緊密關係。因為大家是自己人,所以只要遇到麻煩都會互相尋求幫助,也會互相伸出援手。雖然說禮多人不怪,但是每次幫忙過後,也不見得都會收到謝禮,施惠者也絕對不是一直掛念著那一點謝禮,而是在經營這段關係。

他們彼此都知道,只要關係好,將來都有互相幫忙的機會,就算自己沒遇到麻煩,有甜頭可以分的時候,自己也會有分。至於那些餽贈的月餅和飲料,都只是搏感情的工具罷了,意思到了就夠了,絕對不是這群人的最終目的。

把情節轉換到選舉的買票,其實跟上面的故事是很相似的。也許有人很好奇,不過就是500、1000,為什麼可以這樣就輕易的出賣自己的選票呢?這樣的疑問只聚焦在買票的金額價值,而忽略了買票者與賣票者間的緊密關係。

鈔票當然很重要,但是鈔票要送的出去,終究還是得靠人,靠著與地方選民有著緊密關係的樁腳。所謂的樁腳,就是跟地方選民熟稔,而且可以掌控其投票的人。小的樁腳數百人,大的甚至可以掌控數千人,關鍵就在於這些人對於樁腳的信任。

對選民來說,樁腳就是自己人,就是地方上的家長,有事情找樁腳,大概都可以獲得解決。當候選人拉攏了樁腳,與樁腳建立緊密關係後,透過買票,就是在鈔票的遞送間,以樁腳為媒介,與地方選民建立緊密關係,彷彿候選人就在你面前說著:「拜託了,從現在起,我們就是自己人了。」

這也是樁腳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因為樁腳才是跟地方選民關係最緊密的,買票絕對不是像房仲到巷口發傳單一樣,如果不透過樁腳,直接從黨中央灑錢買票,根本不知從何買起。當然並非所有的樁腳都會買票,但是如果買票沒有樁腳,一定出事,小則白花錢,大則上法院。

Photo Credit:  Chris Potter  CC BY 2.0

Photo Credit: Chris Potter CC BY 2.0

所謂的自己人與緊密關係,也當然不只在這選舉的買票。一旦建立了這個關係,日後就有機會在這個徇私的政治網絡中,得到酬庸的職缺安排、政府機關標案以及各式選民服務。這種徇私的政治網絡關係,絕對不只存在中南部地區,而是存在全台灣各個角落。

所以在全台灣各地你可以看到各種候選人永遠有「自己人」相挺而當選,無論是通姦、職棒簽賭、貪污,只要能出來選,大概都會當選。當然台北市也不例外,當你認為台北市也沒有金錢往來的買票關係,那你就還離事實的真正樣貌非常遙遠。

說穿了,這500、1000其實就像過節的送禮,重點不在這個禮的本身,而在搏感情、建立人脈關係。當然也有人秉持誠信的「拿錢辦事原則」,也有另外基於人情壓力的,更有基於更生人壓力的,各種賣票的投票原因皆有,但最多數也最重要的,絕對是上述的徇私的政治網絡關係。

換個角度想,在選舉中建立這種徇私網絡,無論如何都投給「自己人」,也是功利主義下的理性決策。除了那些想利用裙帶關係來博得巨大利益的人之外,有多少人從來沒有政治人物的關心與幫忙;又有多少邊緣人永遠處在候選人政策之外,就算開出來的政策都能實現,對他們也沒有實際利益;有多少人真的有麻煩需要幫忙,到服務處找不到人,到立法院被警衛擋在門外,不如在選舉中現領500、1000,也跟樁腳建立關係,屆時有麻煩還能找樁腳幫忙。

買票在選舉中絕對扮演關鍵的角色,但是絕對不能只從鈔票的角度觀察。要知道,買票絕對不是通盤買票,而是在某個集團內買票之後,在這個集團獲得絕對的票數領先後,在集團外的選民票數只要不要輸得太誇張,總和一樣可以勝選。如果這些為自身利益「拼搏」的人可恥,那麼那些沒拿到錢又投票給該候選人的選民又算什麼呢?那些置身事外的人又算什麼呢?那些濫用國家稅收來政策性買票的人又算什麼?

真的想要改變買票在選舉中的影響,先想想看,對這些賣票的選民,能不能給予實質的幫助,提出誘因讓他們拒絕賣票;接下來再想想,究竟有多少人置身事外,又有多少人被蒙蔽,才使得這樣少數的徇私政治網絡,可以一再的掌握並壟斷政治市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