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花30年建立「石油帝國」,讓股神巴菲特賺了700%

周永康花30年建立「石油帝國」,讓股神巴菲特賺了700%
Photo Credit: thierry ehrman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周永康之所以如此具有爭議,除了他在政治局常委期間的作為之外,更重要的,是他過去30年所建立起來的石油帝國,並且透過這個帝國的人脈、錢脈所經營出來的一連串政商網絡。

作者 / 劉昶佑

最近中國最為熱門的議題,就是中共中央宣佈將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交由中紀委(全名: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對其立案審查,外界普遍認為這是首次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慣例。

這幾天來,許多關於周永康的傳聞、分析在網路上流傳;而本文今天想分析的,是從周永康的崛起背景-石油系統,進行相關的討論。

周永康的崛起背景

周永康的相關背景,主要是奠基於三大系統,首先立基於「石油系統」,周永康大學時代就是在北京石油學院勘探系,學習關於地球物理勘探;而從1970年代開始進入大慶油田工作,之後更進入了中石油擔任總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

其次的「四川系統」,則是奠基在1999年進入四川省,當省委書記;最後的「政法系統」,是在2002年之後中央政法委員會,擔任相關的黨職工作;並在2007年擔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直到2012年卸任。詳細的歷練過程,可參考網易新聞

由上述的簡歷可以看出,周永康在石油系統的部分經營時間最為長久,而在四川省和政法委方面的工作,雖然歷時不長,但卻是他邁向權力核心的重要關鍵。而接下來的分析,將會聚焦於石油系統,討論石油系統在中國大陸政經體制中的獨特性。

青海柴達木盆地的油井 Photo Credit: John Hill CC BY SA 2.0

青海柴達木盆地的油井 Photo Credit: John Hill CC BY SA 2.0

中國大陸的三桶油

中國大陸有三家專營石油相關的國有企業,分別為: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習慣上被簡稱為「三桶油」。

這三家都是屬於特大型的石油石化企業集團,而且是由國資委所掌握控股的企業集團;就市場佔有率來看,中石油與中石化共佔了零售市場的50%,至於在批發市場方面,則是共佔了67%以上,從此便可看出這三桶油在中國大陸內部的寡佔能力。

金陵煉油廠 Photo Credit: Vmenkov CC BY SA 2.0

金陵煉油廠 Photo Credit: Vmenkov CC BY SA 2.0

至於從全球的排名來看,日前美國《財富》雜誌公佈的「世界500強」(Fortune Global 500)企業排名,以公司的營業額為排名,前三大分別為:沃爾瑪、殼牌石油、中石化,當中中石化取代去年第三的埃克森美孚,而中石油排名為第四名。

透過這些排名和相關資料,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石油系統在中國大陸的特殊性,它們不但是國企當中的主要企業,同時在國內外也都是具有重要的市場佔有率和經營能力。

因此周永康從1967年開始進入石油系統,在這當中經營了30多年,自然是憑藉著石油系統在國企當中的特殊性,經營出一連串的金脈與人脈。

我們以2013年爆發的「中石油反腐案」為例,中石油子公司「四川華油」、「北京鴻豐投資」在2007年共同出資成立「四川邛崍市鴻豐鉀礦肥有限公司」(簡稱:鴻豐鉀肥),而「鴻豐投資」的第二大股東「北京宏漢」則是由周永康的親人-周玲英、周峰所控股。

「四川華油」將《採礦許可證》作為入股「鴻豐鉀肥」的注資,帳面價值計算為3千萬,只佔「鴻豐鉀肥」10%的股份,這部份便是被外界認為有盜賣國產、圖利私人的部分。

因為單看採礦權的價值,以平落壩的採礦權為例,當出入股的帳面價值僅有300.41萬元,但估計市價卻是高達7億以上,這當中高達230倍的落差,變成了「鴻豐鉀肥」的獲利金雞母,落入股東們的口袋。

透過前例,我們可以看出周永康因為出身石油系統,所以了解石油相關資產的獲利「眉角」,再透過自己親屬作為白手套,利用各種合資、投資案,轉移國家資產到私人的口袋當中;因為石油系統方面都是自己的舊友,另一邊則是自己的親人,除非旁人檢舉,否則這一切從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都是毫無問題。

當然,周永康還涉及其他許多的貪腐案,詳情可以參閱相關圖解報導

Photo Credit: thetaxhaven CC BY 2.0

Photo Credit: thetaxhaven CC BY 2.0

被投資界譽為股神的華倫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在2003年時也曾買過中石油的股票,最早是以平均每股1.65港元,投入約32億港元的資金,而後陸續加碼,總持有股份數量最高達11.05%;而從2007年7月開始陸續出脫,最後出清的平均價格約在約為13.47港元,總共獲利277億港元(35.5億美元),總投資報酬率約700%。

當然,本文提起這段往事的用意,並不是在鼓勵讀者勇敢搶進中石油,而是要透過巴菲特的這則故事,表達出中石油在中國大陸所具備的特殊性。

巴菲特的投資邏輯之一,就是要找尋在產業界中具有獨佔力的領頭羊,而中石油就具備這樣的特質,中國大陸的這三桶油,表面上是分踞了整個大陸的市場,但實質上這三家是呈現出聯合寡佔的狀態。

因此,周永康之所以如此具有爭議,除了他在政治局常委期間的作為之外,更重要的,是他過去30年所建立起來的石油帝國,並且透過這個帝國的人脈、錢脈所經營出來的一連串政商網絡。

本文獲洞見Insight-國際事務評論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