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潭藻礁的生與死:是雙贏的謊言?還是零和的環境救贖?

大潭藻礁的生與死:是雙贏的謊言?還是零和的環境救贖?
圖片來源:作者經Munch授權使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支持中油開發的學者提出大潭藻礁「現在狀況並不好,犧牲一小塊藻礁,讓中油使用,但讓中油盡社會義務,撥出經費來好好的研究藻礁,把好的部分保留下來,也可好好的做藻礁復育的工作」,乍聽之下似乎是可以達到所謂雙贏,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文:陳昭倫(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導演齊柏林的驟逝,喚醒台灣人對於環境保育猶如草履蟲般的記憶能力。亞泥案、河川與海洋的污染、以及對於桃園藻礁的珍愛等,都在齊導ㄧ張張震撼人心的照片中,再度浮現我們的眼前。

其中位於桃園市沿岸27公里長的藻礁獨獲齊導的青睞,拍出春天成長中紅咚咚的藻礁美景,也促成了全台第一個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的劃設,讓桃園藻礁這個「台灣大堡礁」於工業污染與棲地破壞蹂躪之際,有了ㄧ個喘息的機會。然而,桃園藻礁的生存是否因為這個保護區的劃設,就不再有威脅呢?

1
圖片經「台灣阿布電影臉書」授權桃園環盟使用

答案似乎是悲觀的。面對貫徹蔡英文總統2025非核家園的壓力,山上挖坑養魚的經濟部除了在台灣海峽立起訓練台灣白海豚轉彎用的海上風機公園之外,另外更責成中油全力開發大潭藻礁,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與觀塘港,以利增加大潭天然氣發電機組的發電產能,以補足核電機組停機之後的缺口;同時,也可以因應減少中部地區因台中燃煤火力發電廠造成的空氣污染的希望。

面對這樣沈重的開發與環境負擔,桃園在地的環保團體和當地居民相當憂心,不斷的向蔡總統請命。而總統也責成農委會副主委帶著學者前往大潭藻礁現勘,但對當地的藻礁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好與壞,最後還是無法結論

其中支持中油開發的學者提出大潭藻礁「現在狀況並不好,都是泥沙覆蓋,生物並不多。就整體的國家發展,犧牲一小塊藻礁,讓中油使用,但讓中油盡社會義務,撥出經費來好好的研究藻礁,把好的部分保留下來,也可好好的做藻礁復育的工作,整體對桃園海岸是好的」,乍聽之下似乎是可以達到所謂雙贏,甚至如另ㄧ位與會支持中油的學者竭力嘶吼的三贏、四贏呢。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2
圖片來源:航測局照片製作

首先,姑且不論大潭藻礁區目前生態狀況是否良好,為何原本生態豐富的大潭藻礁會被沙子掩埋掉,造成所謂的「現況不好,生物不多」慘狀,淪為準備被犧牲的油麻菜籽命呢?從空拍照就可以看出端倪,在所謂的大潭藻礁區域,目前有四道很明顯的人工建物,包括了大潭電廠冷卻水的入水口、出水口、臨時施工碼頭以及前期圍場。這些水泥結構體就像四把利刃,切過大潭藻礁。

而這些結構體造成的的突堤效應,將漂沙堆積在藻礁上,特別是現在最具環評爭議的天然氣接收站與觀塘港第一期工程,也就是當天農委會副主委帶領學者現勘的位置(介於臨時施工碼頭與前期圍場)。因此,大潭藻礁之所以會衰退到讓支持中油開發學者所謂不良的狀態,其真相已呼之欲出。

3
圖片來源:節錄自「桃園市觀塘工業區工業專用港環境影響說明書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第3-64頁,預計北堤將影響整個白玉海岸。
節錄自「桃園市觀塘工業區工業專用港環境影響說明書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第3-64頁,預計北堤將影響整個白玉海岸。

第二,突堤效應會因為海中結構物建造的量體越大,漂沙淤積的效應越大。因此,如果以中油預計興建的天然氣接收站與觀塘港的防波堤,將產生大約目前3倍的突堤效應。這樣將更衝擊目前已受影響的北面白玉藻礁,以及南面的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

而對於漂沙問題如何移除,負責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業務的桃園市政府,也承認抽砂是無法解決的。未來施工後,在觀塘港區南北兩側的藻礁將因為突堤效應而被掩埋,再加上藻礁不可復育的特性,無法移地再建造藻礁地形(可參考:【海洋日】桃園藻礁「零損失」要求的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理由),台灣再也沒有健康的藻礁生態。而殘存的藻礁可否有辦法維持藻礁族群的必要最小面積?棲地破碎化的藻礁是否能夠持續提供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功能?對於這些問題與疑惑,中油在環差會議上皆模糊帶過,或是說將會投注資源進行研究漂砂成因。而「移地復育」的魔鬼,也在中油承諾ㄧ旦「觀塘工業港」環評案通過之後,將挹注1億新台幣繼續研究再研究的引誘之下,已傾巢而出,飄蕩在學者現勘會議、環差會議以及電視螢光幕前。 

4
節錄自「桃園市觀塘工業區工業專用港環境影響說明書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第3-65頁,預計整個港區外廓設施及南堤將影響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
節錄自「桃園市觀塘工業區工業專用港環境影響說明書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第3-65頁,預計整個港區外廓設施及南堤將影響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

齊柏林導演已經變成天使在天上繼續紀錄他心愛台灣的山林、河流、海洋還有藻礁。我們不僅要問自己:還活在這個島上的人們,我們要給齊導看到的是什麼?是魚兒豐收的亞泥太魯閣養殖場,是五顏六色的河流和只能從他的遺作才能看得見紅咚咚的桃園藻礁呢?還是我們能夠迴向給齊導什麼樣的環境救贖呢?

5
圖片來源:作者經Munch授權使用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