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其實跟你我差不多,只是人生的機運,讓他們的生活產生巨大的不同

街友其實跟你我差不多,只是人生的機運,讓他們的生活產生巨大的不同
Photo Credit: Tom Brandt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們幾乎都不是什麼所謂「會攻擊或騷擾路人的流浪漢」,但整個社會給他們貼上了各種負面的標籤。他們其實跟你我差不多,很多時候,只是人生的機運,讓他們的生活跟你產生巨大的不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睡過路邊嗎?我睡過。

見習那年,在急診輪訓時,某天一名中年女性患者被救護車送進來,意識不清。一群醫療人員飛奔過去,立刻開始進行各種理學檢查。護理師快速量測了基礎的生命徵象,呼吸、心跳、血壓都穩定。一位學長迅速用手指關節在她的胸骨上轉了一下,隨即吆喝「沒事,大家回去工作」,剛進醫院的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學長看到我一副傻眼的樣子,就跟我解釋了一下:「剛才做疼痛測試,病人是有反應的,他昏倒是用裝的。」

但這病人並沒有因為被拆穿就醒來,還是被放在觀察區的一角。

「隔天早上確認沒問題就讓她出院吧。」學長這樣交代。

觀察了一下:病人大概四十出頭,身體散發出一股異味,衣物都髒污破損了。除了一些皮膚狀況外,沒太多健康上的問題。但為什麼她要來躺在這裡?

午夜過後,來診患者變少。我忍不住走到床邊問她:「你現在還好嗎?有什麼不舒服嗎?」

她搖搖頭。

「你會肚子餓嗎?」

她點點頭。

我走到急診旁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個微波的便當,拿回急診室給她。她不吭一聲,很快把便當吃完了。

「為什麼要假裝昏倒來急診呢?」

「下大雨,沒地方睡。」

她回答的瞬間,我其實嚇了一跳,我本來以為她不會說話。

那天我跟她談了快半個小時。她19歲就離開屏東嫁到高雄,22歲就生了兩個小孩,結婚生子後就沒有工作。但先生在他36歲那年外遇,跟她離婚,把她趕出家門。沒有一技之長的她在高雄的阿公店陪酒過一陣子,但很快因為喝酒過量胃潰瘍、失眠,精神狀況沒辦法讓她繼續工作。於是她開始做一些洗碗、幫傭、舉牌這類的工作,雖然不穩定,但一個月還是能賺一萬多塊。但沒有人願意租她房子。

「妳有錢為什麼沒人租妳房子?」

「如果你到我這個年紀,沒有家人,工作不穩定,你就知道為什麼你租不到房子了。房東怎麼會知道我哪天會不會死在他房子裡沒人知道啊?」

那天我感到巨大的絕望。她做錯了什麼嗎?或即使她做錯過什麼,這社會就一定要這樣對待她嗎?我想起我的媽媽,如果她也在三十幾歲被趕出家門,她會不會也必須過著這樣的生活?炒房炒地讓多數年輕人買不起房,或即使買了房,只要工作一不穩定,流落街頭其實仍是很容易發生的事。而政府對於居住正義的努力,仍然那麼不足。在社會許多你看不到的角落,有人是這麼努力地生活著。

很多時候,醫療人員對這樣的狀況感到困擾,因為這會佔用醫療資源,醫院也不是收容所。但這樣又濕又冷的晚上,除了這樣,她又有什麼地方可去?

那天離開急診,我沒有回家。我坐在急診附近的一個角落,跟幾個街友聊天。為什麼他們喜歡在這附近或坐或躺呢?原來理由這麼簡單。

「這裡比較亮,不會被打。」

「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了,離醫院比較近。」

「剛從醫院出來的人比較有同情心,比較有人願意幫忙。」

他們幾乎都不是什麼所謂「會攻擊或騷擾路人的流浪漢」,但整個社會給他們貼上了各種負面的標籤。他們其實跟你我差不多,很多時候,只是人生的機運,讓他們的生活跟你產生巨大的不同。

那晚我試著到便利超商要了一個紙箱,就跟他們一起躺在路邊。還好雨停了,但下雨後的潮濕,還是讓厚紙板濕透,弄濕了衣服。一個晚上我就過敏大發作,撐到清晨趕緊回宿舍洗熱水澡。心裡想著,原來我這麼廢啊,在路邊睡一個晚上我都撐不住,不知道這些街友是怎麼生活的。

之前我們辦過一次義診活動,對象是「街友」。當時有些朋友問,可以關心的人這麼多,為什麼你們要去關心「街友」呢?其實理由很簡單:他們看起來相對不需要幫助,但其實需要。

受暴的婦女、受虐的兒童、孤兒或各類殘疾的朋友,幾乎沒有任何人會覺得他們不可憐,或不需要幫助。但是街友常會給人印象「他就好手好腳啊,為什麼不去工作?」或者「這就是不努力,才會這樣!」因此社會上對於街友這個族群,始終帶著歧視跟污名,但實際上如果深入一點了解,你會發現,其實事情跟你的想像有很大差距。

我們做的其實很少,幫助也不大。但有一群人,長期在關注街友的生活,在資源拮据下,努力給他們各種支持。他們是社團法人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近期在想辦法為街友打造一個庇護所,需要大家的幫忙。

大家除了直接去給他們捐助以外,也可以使用統一發票的愛心碼,在消費結帳的時候,告訴店員你要指定捐給9487芒草心協會。這不是開玩笑,他們真的就是被分到這個這麼狂的愛心碼。大家在講的時候千萬不要害羞,當店員用傻眼或噴笑的表情看著你的時候,你一定要用最堅毅的眼神再重複一次:「電子發票幫我打愛心碼9487,我要捐給芒草心協會!」

每個人的收入都有限,能力也都有限,但想要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就有待我們用行動去打造。我自己會固定付費訂閱幾個優質的媒體(如果大家願意付費訂閱支持MedPartner我們會非常感謝啦),也定期捐款給幾個公益單位,一個月加起來花費也不多,就是幾杯飲料的錢。但省下這些飲料錢(或你有抽菸的話,可以想像成是菸錢),除了讓自己身體更健康以外,當你想到這一點點心意,能帶來的改變,那種快樂其實是很持續的,是錢也買不到的。

每個人的小小具體行動,才有可能給社會帶來改變。想做一件好事,做就對了,永遠別等明天。

本文經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