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增加生育率的唯一方法,就是提供一個讓孕婦「敢生」的環境

台灣增加生育率的唯一方法,就是提供一個讓孕婦「敢生」的環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生育,就代表國家能夠持續擁有勞動力,有無限的發展可能。希望未來有一天,小花媽也能看著台灣處處有孕婦,所有年輕人對於生育只有不想生或是想生幾胎的想法,而不是處處計算生育以及養育的成本,最終嘆氣不敢生。

這張圖片裡的問題,在小花媽找海外工作時,成為一定會被問到的話題。

因為小花媽是讀人文社會科學系的,對於這類問題的敏感度很高。但因為是求職,所以總是回答的模模糊糊帶點諷刺。

小花媽的回答大概是這樣的:

我沒有打算結婚,因為我這輩子的志向是當姑姑。當姑姑很好,不用照顧小孩,想玩小孩去找兄弟姐妹就好。買點禮物就可以被姪子姪女記得,以後說不定還有被孝順的可能。

小花媽覺得自己的回答超嗆的,結果每個老闆都說:「很好啊,幫忙照顧兄弟姊妹的小孩很好。」或是:「如果你說你要結婚生子,我們可能就要考慮了。畢竟是出國工作,這樣我們栽培你會浪費。」還有:「因為你已經快30歲了,可能要思考有沒有家庭,我們也要思考你會不會為了家庭離開工作。」

從這點來看,可以看得出來女性在求職上,特別是向外發展中,總是需要放棄更多。即使跟老闆再三證明自己並不會因為婚姻放棄什麼,但總是被預設會有可能放棄什麼。承繼著上次關於越南到處都有孕婦的話題,小花媽想談談台灣的生育率與政府計畫。

台灣生育率已是全球最低,甚至在2014年已經沒有人口紅利。為此,政府也積極推廣相關的生育計畫,舉凡補助不孕症或是提供生育獎勵等等。然而,為何年輕人不願生小孩,最主要的原因不用學者調查,大家都知道,就是低薪化導致對未來不敢想像。

因為薪水太低,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因為不婚不生,可能才能攢下一點退休金以及照顧父母。但不生,卻會導致納稅人口的急遽減少。人口不斷老化,公共福利支出必定增加。然而,能夠填補稅金的人口卻不復存在,如此循環,更加惡化財政處境。

治本的方法,就是增加生育率。

要增加生育率,就必須要提供年輕人一個「敢生」的環境。「想生」或許是個人因素,但「敢生」一定是社會問題。隨著國家發展,每一位國民的素質與成本必定日益增加。因為每個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夠健全安心成長,因此要想提高生育率至每個家庭生個三、四胎大概是不可能。但是,即便只有一胎兩胎,也能夠健全國家的財政體制。

一個「敢生」的環境,必定是「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 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 老有所終,意指長照機制必定要完善。
  • 幼有所長,意指托育、照顧體制必定要健全。
  • 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意指國家對於身障政策要有所規劃。

這樣,當壯有所用時,她/他不用擔心自己家中的老人、小孩或是身障親人。準時上下班,回家享受親情,這樣誰不敢生小孩呢?

小花媽認為,要增加生育率首先就是提供一個敢生的環境。

政府必須落實孕婦各項醫療檢查減免或免費,預防相關嬰幼兒疾病。加強公共托育制度以及落實勞檢,讓女性不會因為懷孕而失去工作。此外,讓家長能夠輪流請帶薪育嬰假,健全家庭發展。同時讓教育所需成本降低,由國家承擔養育責任。同時,提升台灣的薪資水平,讓人民敢生也能養,並且可以提高納稅額度。

或許有人會嗤笑說:「什麼都叫國家出,我又不生甘我屁事」

但事實上,國家從一個人民出生照顧他到高中畢業,所花費不過18年的成本。但以現在的退休年齡65歲來說,人民工作納稅的時間遠遠超過被養育的時間。

若國家不再從根本上去解決低薪化所造成的各項問題,不再去完善長照與托育制度,那麼,台灣即使將觸角伸入全世界,也無法吸引各國的人才來深根台灣,無法阻止勞動力持續出走,無法改善台灣日益崩壞的財政狀況。

好了,說了那麼多,只是小花媽非常羨慕越南處處都是孕婦。有人生育,就代表國家能夠持續擁有勞動力,有無限的發展可能。希望未來有一天,小花媽也能看著台灣處處有孕婦,所有年輕人對於生育只有不想生或是想生幾胎的想法,而不是處處計算生育以及養育的成本,最終嘆氣不敢生。

本文經小花媽的新南向週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