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宰治談「純粹」到無償博文的感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宰治生忌,作者想起了他談到無報酬的作業與偽善,不期然為網友讀者的一些表現輕嘆。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今天是日本大文學家太宰治的生忌,我也來Po一段他的名言:

「私は、純粋というものにあこがれた。無報酬の行為。まったく利己の心のない生活。けれども、それは、至難の業であった。私はただ、やけ酒を飲むばかりであった。私の最も憎悪したものは、偽善であった。(太宰治『苦悩の年鑑』より) 」

「我本憧憬『純粹』,去做沒有報酬的事,過完全沒有私心的生活。然而,這是至難之業。我也不過是一介酒鬼。可以肯定的是,偽善最為我所憎惡。」

不少Blogger在開始的時候,都是「無償」在做一些分享,像我所屬的馬拉松專頁,到現在各位編輯都是因為興趣、大家都喜歡馬拉松,所以用自己私人工餘的時間去寫文章、無償地與同好們分享資訊和知識,可是到了一定累積之後,維持專頁運作的誘因就會變小,各人也會因為各自生活的忙碌而難以維持,這個時候,只有增加誘因才能保持質量。

一個人長期無償工作,如果沒有足夠的鼓勵,自尊心也會受到消磨,動力將無以為繼。鼓勵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種,比如說給「讚」,比如說買書支持,比如說支持他們賣點廣告,我常常覺得台灣的網友在這方面比較慷慨和開明,就是說會比較明白別人的付出是一種成本,會用心去欣賞,而不是老在想怎麼去反駁對方、去要求別人以「高度道德」去維持生活。

在香港,連運動員去賣廣告也會有人罵,運動員不用吃飯嗎?有美貌、有影響力,讓觀眾看了賞心悅目,又受到她的體育精神所感動,又有何不可?以高度道德標準去要求他人,根本就是一種「偽善」,劫持了真正的「善」。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日語維新—安騏の日本語研究室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安騏』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