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損破千萬、9成單車失蹤,重慶「共享單車」宣布不玩了!

Photo Credit: 悟空單車微博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雖然客觀數據是有9成單車失蹤了,但新創共享單車公司本來就很難與大公司競爭也是事實。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中國多間媒體報導,中國出現首家倒閉的共享單車公司。環球網報導,重慶一家開辦僅5個月的共享單車公司「悟空單車」宣布退出市場。

悟空單車前後運營的四個月裡,累積一萬多用戶,收了押金共400萬台幣。悟空單車在重慶總共投放了1,200輛單車,約一半投放在大學城,其餘的投放在市區,最高的時候,每天流量有兩千至三千輛次。截止此項目關閉,總計虧損1,200萬左右。

雖然客觀數據是有9成單車失蹤了,但新創共享單車公司本來就很難與大公司競爭也是事實。

悟空單車創辦人雷厚義也說:「我們拿不到頂級的供應鏈資源,摩拜(Mobike),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應鏈廠商合作,而悟空單車合作的都是小廠商,產品品質上不是特別好,車子容易壞⋯⋯」而其技術為傳統的機械鎖,90%的共享單車丟失,造成了巨額虧損。

雷厚義表示,「之前想過一些盈利的方法,比如車身廣告,或者車上裝一個顯示螢幕,還有對大數據進行延伸開發。還想過和企業合作,將租車收入賣給企業,發給員工做交通補貼,例如10萬元的騎行券,賣給企業只要5萬元,企業再當做福利發給員工。還有一個問題,ofo在重慶這邊基本上搞免費,搞得我們很無語。」

生於1991年的雷厚義,曾考上大連大學的機械設計學系,但只讀了一年就退學。他後來白天去北京大學旁聽,晚上做保全。接下來輾轉到了深圳、北京、四川,賣過房、賣過電腦,還在親戚的工廠幫過忙。2014年年初,雷厚義開始考慮創業,但沒有成功。2015年他回到重慶,2016年底共享單車模式帶給了雷厚義靈感。

二三線城市發展潛力巨大

中國不少共享單車新創公司看準了二線城市的市場,避免與摩拜、ofo等大公司爭奪大城市的市場。不過,大公司也慢慢搶占二線城市的市場,令新創公司喘不過氣來。除了悟空單車,早前另一家卡拉單車(Kala Bike)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中國移動互聯網數據監測機構TrustData最新發布的「2017年Q1中國共享單車行業用戶監測報告」顯示,相比北京、上海、重慶等一線城市,二三線城市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是共享單車未來重要的增量市場。

摩拜進軍日本

除了二線城市,摩拜、ofo也亟需向外擴展市場。摩拜單車預計年內在日本擴及10個主要城市,使用者可以透過智慧型手機搜尋附近的自行車,也可透過手機付費。

新加坡和英國為緩解交通壅塞,促進廢氣減排等因素,先前均已決定引進摩拜單車,日本將成為該公司拓展的第三個海外市場。

不過日本民間有聲音質疑,用戶消費紀錄等個人資料會因此經由中國企業流向中國政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Alvin』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