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顏無恥地威脅地球:有關特朗普的氣候變遷反社會人格

厚顏無恥地威脅地球:有關特朗普的氣候變遷反社會人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的反社會行為,以及他身邊的腐敗和邪惡力量,導致他們完全蔑視位於人造災難邊緣的世界。下一場人為造成的氣候災難應該命名為川普颱風、伊凡卡超級風暴和庫許納大洪水。世界不會忘記他們。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不但對世界極其危險,更是一項反社會的決定。特朗普這是蓄意加害他人而毫無悔意。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妮基・哈利(Nikki Haley)特朗普相信氣候變遷,但這只能讓事情變得更糟,而不是更好。特朗普是在知情的情況下厚顏無恥地威脅地球。

特朗普的這一宣告純屬虛張聲勢。一個全方位對世界所有國家對稱的全球協議,在特朗普的嚇唬下,反倒成了騙人的反美陰謀。世界其他國家一直在「嘲笑我們。」

這些瘋話是十足的妄想、徹底犬儒主義或深切的愚昧,也可能三者兼而有之。

在特朗普宣布要代表「匹茲堡,而不是巴黎」後,匹茲堡市市長立刻宣布特朗普絕對沒有在代表他的城市。事實上,匹茲堡已經成功地從污染嚴重的重工業經濟轉變為先進的清潔技術經濟。它也是卡內基梅隆大學所在地,卡內基梅隆大學是世界著名的創新和信息技術中心,能夠為促進向零碳、高效、平等、可持續的增長的轉型——或者簡單地說,就是邁向「只能、公平、可持續」的經濟的轉型——起到巨大的作用。

特朗普的決定,根源在於兩大極具破壞性的發展趨勢,首先是美國政治制度的腐化特朗普的決定其實不是他單槍匹馬做出的。它反映了國會共和黨領導層的意願,包括22名一周前致信特朗普的共和黨參議員,他們在信中要求他退出《巴黎協議》。

石油企業的「暗錢」與他們的銀幕小丑特朗普,正在摧毀美國的民主制度

這些參議員,以及他們的眾議員同道,受到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指使。石油天然氣行業在2016年的選戰中貢獻了一億美元獻金,其中90%給了共和黨候選人(事實上,總數肯定遠遠不止一億美元,但許多資金無從追踪。)

第二個破壞性趨勢是特朗普及其親信幕僚的思維扭曲。他們用毫無現實根據的「另類事實」支持自己的偏執又惡毒的觀點,目的就是要給其他人造成傷害,或至少對其他人受到的傷害無動於衷。「《巴黎協議》」,特朗普叫囂,「妨礙了美國經濟,而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贏得外國資本和全球活躍分子的讚譽,他們長期將自己的財富建立在我國的痛苦之上。」

真是瘋了。《巴黎協議》是193個聯合國成員就合作實現世界能源體去碳化,從而減少氣候災害(如海平面上升好幾米、極端風暴、大旱和其他全球科學界所發現的威脅)的問題一致通過的協議。其中一些威脅已經在地球上較脆弱的局部顯露無疑。

《巴黎協議》要求各個國家承擔自己的「共同但有差異的責任」。美國的差異責任源自一個事實,即,到目前為止,美國是全世界累計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國家。因此,美國對於氣候變遷的「貢獻」比其他任何國家都要多。而目前美國人均排放也要高於其他任何一個大國。《巴黎協議》沒有迫害美國;相反,美國需要承擔讓地球保持宜居的最大責任。

世界資源研究所的數據,美國占1850-2013年間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高達26.6%的比例。而如今美國人口僅佔世界的4.4%。簡言之,作為人均排放量一直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數倍的國家,美國欠全世界一個氣候正義,而不是反過來。

以國際能源署(IEA)《2016年能源統計數據報告》的2014年最新數據為例。全世界能源和工業二氧化碳排放量為平均每人4.5噸(IEA的數字是72億人,總共324億噸),而美國的排放量接近這一水平的四倍,為16.2噸每人(3.2億人,52億噸)。特朗普大談《巴黎協議》偏袒印度,但他沒有承認印度人均排放量只有1.6噸,是美國的十分之一。

特朗普還不滿於美國對綠色氣候基金的貢獻額(還取笑這個基金的名字)。他抱怨說,美國已經拿出了超過10億美元,而沒有向美國和全世界人民解釋10億美元相當於每個美國人拿出了3.08美元。事實上,該基金預計在多年時間裡可以從美國獲得100億美元,人均下來也只有30.8美元。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全世界需要迅速果斷地行動起來邁向低碳能源系統,從而到世紀中葉結束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排放。這不是針對美國的行動。這是一項全球當務之急——對美國、中國、印度、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加拿大和其他化石燃料富裕國家是如此,對化石燃料進口地區,如歐洲、日本和大部分非洲國家也是如此。幸運的是,替代技術是存在的:太陽能、風能、地熱能、水電、海洋、核能和其他低碳能源資源。

還有一個簡單的事實:美國經濟龐大、富裕、化石燃料密集,它所造成的全球氣候變遷遠甚於其他任何國家,因此它必須接受幫助我們所有人擺脫危險的責任。在最低限度上,美國應該積極地與世界其他國家合作。

相反,特朗普的反社會行為,以及他身邊的腐敗和邪惡力量,導致他們完全蔑視位於人造災難邊緣的世界。下一場人為造成的氣候災難應該命名為特朗普颱風、伊凡卡超級風暴和庫什納大洪水。世界不會忘記他們。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特朗普的氣候變遷反社會人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