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豐金持續出包:金融監理不斷出錯,為什麼沒人解決?

永豐金持續出包:金融監理不斷出錯,為什麼沒人解決?
圖片來源:金管會網站截圖http://www.fsc.gov.tw/ch/index.js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的金管會的脫序行為,讓我們看出政府在金融監理產生的種種問題。而若要解決金管會的問題,則應該從制度設計上,將金管會的職權獨立於內閣之外,成為專司金融監理的獨立機構,才能解決金管會與財政部長期曖昧不清的問題。

文:陳俊秀

永豐金屢屢傳出弊案,金管會卻直到輿論大量抨擊才解除何壽川職務,換上代理董事長邱正雄,而邱正雄何許人也?曾任財政部長、國民黨智庫執行長,以及安泰銀行董事長(安泰銀在其任內創造破紀錄虧損),而金管會竟諷刺的發函稱讚換邱正雄代理董座,可以看到永豐的改革決心(黑人問號)。加上前陣子因改選而鬧了不少風波的彰銀,也爆出詐貸和盜領問題,以及查無不法簽結的兆豐金洗錢案,亦是政府政策錯誤下導致的銀行問題。

到底是什麼能讓我們的金管會不斷失職,而財政部在金融市場球員兼裁判,亦導致台灣一連串的金融弊案。讓我們從彰銀的故事說起,解釋政府的管理邏輯何以是造成這些銀行問題叢生的根本因素。

首先來談談台灣金融市場的形成,到金融監理的不足,最後到彰銀案、兆豐金案以及永豐金案的發生遠因。

故事很長,我先講結論:

  1. 政府對金融市場的管制邏輯為國民黨建立,民進黨基本不變
  2. 政府過度注重金融管制,疏忽金融監理,是銀行持續出包的原因
  3. 用全民資產來包裝公股是國民黨的統治話術

台灣金融市場成型的背景

很久很久以前,國民黨戰敗逃來台灣,由於當初在中國失去民心的原因之一,是當時錯誤的金融政策造成的物價飛漲、人民生活困難。導致國民黨乍到台灣就將管制金融市場視為重點項目,接收了過去日治時期的民營金融機構,把其收回省營。

而日治時期的第一間民間自籌資金的銀行——彰化銀行,也就從民營銀行變成了三商銀的其中一間。同時,政府也持續透過抑制民間的資本,牢牢掌握國家資本的公營銀行,加上國民黨的威權架構,從上而下的透過資本來控制社會各產業的發展。 

民間銀行之所以核准開放,其實是當時國民黨政府預計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為了和國際市場與規範接軌所做的準備,加上當時民間資本過多,需要金融機構來協助資本流通。但即使開放民營銀行,也是先從國民黨較為友好的本土資本家開始,如辜仲諒、蔡宏圖等(當然也包括立場比較偏向民進黨的新光、台新的吳家,這也是後來大家認為彰銀的經營權上,國民黨要把台新勢力趕出去的原因)。 

市場上過多的銀行導致弊端叢生,促成一、二次金改

當時國民黨在金權政治逐漸發展的情況下不敢得罪資本家,所以19家申請的金融機構,有15間都通過,逐漸造成金融市場的過度競爭。加上後來的亞洲金融風暴,台灣的金融機構都面臨了呆帳、逾放比過高的問題,彰銀就是在2005年因為呆帳過高,扁政府發動二次金改來讓民間市場幫忙救援的案例。

而彰銀呆帳過高的原因,不外乎是這些公股和國際市場隔閡甚遠,在過去政府的保護之下才能生存。不過扁政府上台後覺得這樣真的不行,於是推動整併來增加銀行的競爭力,否則倒了之後政府勢必又要拿更多納稅人的錢來補貼退場。

就如同上述所提過的,當彰銀的營運績效在台新的進入下漸入佳境時,馬政府又帶頭將不是自己人的台新趕出經營團隊,此舉反映了國民黨一貫以控制多數國家資本,抑制民間資本的統治邏輯,這樣也讓國民黨有更多可運用的資本來進行統治或安插自身人馬。

民進黨上任後,仍忽略「金融監理」

由於蔡政府上任後有二次金改的陰影,不敢主動介入金融市場,使得這些長期由財政部為首的永業事務官(政大財政幫)、金管會以及公股的經營階層共同把持龐大的國營銀行體系,也造成這次彰銀的經營權改選,這些力量仍舊要將台新勢力排除在外。

這個團隊與財政金融體系長期不重視金融監理,彰銀在2006年台新進入以前也爆發了「彰銀捲款案」,當時彰銀的一名理專田國雄利用職務轉移客戶6,000萬資金,至今仍未落網,與長期被壓案的「彰銀盜領案」都是官僚長期忽略金融監理的後果。

相對於國內金融監理的問題,這些公股銀行在外的分行,與國際監理機制的差距與問題更大,導致兆豐因違反國際洗錢機制而被重罰57億。政府在金融監理的忽略,事後咎責機制不彰,間接造成了全民繳納稅金的損失。

Old New York Chamber of Commerce Building, Liberty Street, Manhattan
兆豐紐約分行所在地Chamber of Commerce Building|Photo Credit: Ken Lund @ Flickr CC By SA 2.0
兆豐紐約分行所在地

維護公股體現的是政府統治邏輯,而非公與民孰優孰劣的爭論

公股過去為國民黨統治的工具,在意義上與農、漁會,各級統合組織相去不遠。然而,在作為當權者的協力角色上,卻較少如農漁會、其他國民黨外圍組織一樣受到質疑。尤其是政府說守護全民資產時,多數民眾仍然會接受,因為這套邏輯已經運行了幾十年之久。然而,這些公股出包時卻要從人民口袋拿錢,禁止財團介入反而讓財政幫成員、公股高層繼續保有該項特許行業的壟斷權。

金管會與財政部的曖昧不清

回到本文的重點。彰銀盜領案、兆豐金洗錢案,加上永豐金案都只是長期金融監理架構缺陷下的一環,而這個架構過去又是由國民黨一手建立、為了符合其統治目的而設計。政府透過金融管制來追求統治穩定,導致應該相應而生的金融監理長期不足,就連蔡政府上任後也難以跳脫遭把持文官系統,而難有所作為。

這次的金管會的脫序行為,讓我們看出政府在金融監理產生的種種問題。而若要解決金管會的問題,則應該從制度設計上,將金管會的職權獨立於內閣之外,成為專司金融監理的獨立機構,才能解決金管會與財政部長期曖昧不清的問題。然而,最重要的還是要有適任的人擔任首長,而蔡英文任用前朝官員的習性,似乎還是沒辦法走出新的格局。我國金融監理的改善,勢必又要再等一等了。

參考資料:

  1. 台新彰銀案」,維基百科
  2. 顏維婷,〈台灣威權時期的金融統治邏輯 (系列之一)〉,菜市場政治學
  3. 顏維婷,〈台灣威權時期的金融統治邏輯 (系列之二)〉,菜市場政治學
  4. 顏維婷,〈當全球化來敲門:台灣威權時期的金融統治邏輯 (系列之三)〉,菜市場政治學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