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搖滾上路》:當代搖滾樂的調性追尋,因為寫實所以超寫實

電影《搖滾上路》:當代搖滾樂的調性追尋,因為寫實所以超寫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只是一夜情,不是激情的擺盪,每一寸親密感,都因為音樂發生的過程,而顯得不可或缺。這是當代搖滾樂的調性追尋,全新的熱切與冷靜。

文:陳玠安

公路電影、搖滾電影、愛情電影⋯⋯這些元素加總,似乎不難想像某種影像框架。然而,搖滾樂有百百種,描繪搖滾的電影,當然也應該因為不同風格的樂團,而有不同的調性。

主題不再是吸引樂迷的最主要因素,調性才是。於是,當電影《搖滾上路》(On the Road)的主角為Wolf Alice樂團,我的好奇心頓時湧上。

Wolf Alice:冷酷躁動的搖滾靈魂

作為英國當今最酷的另類搖滾樂團之一,Wolf Alice的形象,是冷冽與狂躁的結合;女主唱Ellie的剛柔並濟,樂團遊走在Post Punk、Folk跟Grunge之間的爆發力,成功創造鮮明風格,首張專輯即榮獲2016年英國最大的獨立音樂賞「水星音樂大獎」(Mercury Music Prize)提名。一支超新銳的樂團,會被什麼樣的影像風格定義呢?又有誰,能夠適合的定義他們的模樣?

這趟全英巡迴中,拍攝過《二十四小時狂歡派對》(24 Hours Party Peole)與《九歌》(9 Songs)的新銳導演麥克・溫特伯頓(Michael Winterbottom),以他對於新型態音樂的敏銳,以及樂團巡演的組織的概念,寫實側拍,隱隱主導了這一場影音盛宴。沒有替樂團做多餘花俏的粉飾,鏡頭本身與導演的意念,就像退到後方的觀察者,只是在巡迴巴士上的一位隨行者,不掠奪樂團本身的演出與生活境況。

於是不管是疲憊,瑣碎,各種高低潮,導演的視角始終冷靜,這與Wolf Alice樂團的形象深深緊扣,是片中最讓人感到精煉與節制之處。它畢竟不是樂團的隨附紀錄片,而要單獨能成一部作品。導演的「退」,為了佈局另一種「進」的節奏。

這個「進」,即是安排了兩位虛構人物,與Wolf Alice一同巡迴。來自格拉斯哥的巡演工作男子,以及媒體公關的女生,透過鏡頭,他倆注定要發生一場羅曼史。觀眾都知道了,這場戀情的意思在哪呢?

Wolf Alive

以拍攝巡演過程,讓你深入其境如同表演者

首先,導演在拍攝巡演的過程中,實景實地,徹徹底底。若你是一個夢想著要跟樂團巡迴的人,這部片絕對使你感受到「何謂巡演」:不停的透過專業巡演巴士,大範圍移動,偶爾能入處飯店梳洗,一到會場,把裝箱器材全部卸下——那器材可不只是兩三把吉他而已(而你前一天可能才剛剛把它們從後台裝箱上車),架設好器材、line check(線材試音)、先sound check(試音,包括樂器聲音與音場效果),樂團彩排時再跟隨行/當地音控做確認⋯⋯一場成功的演出背後,工作人員要做的事情就是這麼多。導演幾乎一刀不剪,把過程全部如實交代。

凡有跟過樂團巡演,類似畫面一定讓你瞬間共感:器材下車時,車子放下的斜板無法接地,只是差幾公分,得要立刻找東西補上,否則器材,就是,下不來。彩排時,現場回授滿天,雜音爆掉,全部再來。這些小細節,就是不能不顧。每一個必要的細碎與用心,都一清二楚。其逼真感,也反映在樂團上:各種長途跋涉、疲憊移動與上台興奮的感覺、after party的放鬆、在後台與共演友團的情誼,以及受訪時累到忘記如何應對⋯⋯。

如此真實,如此平凡,種種火花,只有喜愛音樂的人能自行拼湊,你要不是對搖滾樂有想像,對巡迴有迷戀,肯定覺得枯燥。非得是在這「超級」寫實的狀況下,男女主角那份文火慢燉的情愫,才能顯得不那麼刻意。這不是《成名在望》或《搖滾青春練習曲》中,男女主角青春秘密與「轉大人」的交集,而是音樂職涯裡,際遇,與每一種無法美化卻又「自尋生路」的默契。不只是一夜情,不是激情的擺盪,每一寸親密感,都因為音樂發生的過程,而顯得不可或缺。這是當代搖滾樂的調性追尋,全新的熱切與冷靜。

兩小時片長,導演選擇〈Lisbon〉、〈You’re a Germ〉與〈Silk〉作為最常出現的曲目,觀眾難免覺得:「怎麼每個城市的巡迴看起來都差不多?」巡迴其實真的就是這樣子。一日一日,一場一場,時空更迭,你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只能相信眼前不同的群眾與音樂不同的激發,相信自己仍在當下。因為超級寫實的一切,心中長出了朦朧而隔世的超寫實,回在公路上,繼續前往下一站。

本文經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