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配樂:強大的女神走向人類僵局,除了悲壯應有更多情緒

《神奇女俠》配樂:強大的女神走向人類僵局,除了悲壯應有更多情緒
《神力女超人》美商華納兄弟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神奇女俠》的原聲帶,收錄的音樂內容,質感公式而罐頭,落後於電影本身打開的格局,但仍不至於拖累電影,實際上還出現若干亮眼的時刻,可惜有些更有音樂家個人與原創感受的東西,反而遺漏在原聲帶之外。

神奇女俠》被視作DC漫畫電影的翻盤之作。雖說前作是否一敗塗地看法不一,但《神奇女俠》終於讓氣氛不再自溺而沮喪,這點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s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已見端倪:因為在女戰士上場前,其實大家都沒有曙光的感覺。只是相對於電影本身的突破,Rupert Gregson-Williams的電影配樂,則停留在反芻前作與制式的安全牌樂風中;這不見得不管用,有幸於Rupert Gregson-Williams是替一部穿上舊衣或制服,也不至於失色太多的強片配樂。

用來描寫女主角的主題,其一是來自前集,勁帥搖滾風的電子大提琴。Rupert Gregson-Williams將這個出自Hans ZimmerJunkie XL的前集配樂,運用得相當節制與穩健。旋律完整亮相只保留在像〈No Man's Land〉、〈Wonder Woman's Wrath〉這類激戰的關鍵時刻,而且賦予更多管絃編曲的變化性。

其他的時候,則以伏筆或前引的手法,拆解原曲的節奏或和絃加以運用,這種表逹方式,與John Williams處理《超人》《印第安納瓊斯》等主題音樂的方法很類似。不過在這樣一部更深刻描寫神奇女俠的電影中,只有一個耍帥耍狠的戰鬥主題是不夠的,於是Rupert Gregson-Williams追加了不少主題音樂。問題在於這些主題音樂,和以往Hans Zimmer風格的各種悲壯樂章神似,主題彼此之間也沒有多少差異。到後來有種除了前集的戰鬥曲目,其他的音樂都在很小的範圍原地打轉的感受,這與電影打開的視野有所落差。

原聲帶的開場曲〈Amazons Of Themyscira〉,先以戰鬥主題的電子節奏,與琵琶半遮面的電子大提琴揭開序幕。接續的第二個主題樂句,是描寫追憶男主角Steve Trevor的抒情樂章,然後進入女主角Diana的第一主題,一個平和穩健而帶有悲壯氣質的英雄主題。這種音樂風格非常刻板,散見於各種Hans Zimmer風格的電影配樂,無論是不是Hans Zimmer所作,也無論是不是超能英雄電影,基本上是一種沈浸舒適圈的樂風。讓人說不上來Diana和其他人物的差異,或者幾乎可以說是完全忽視Diana和其他人物的差異。

Diana第一主題在電影中,於介紹天堂島與幼年Diana時登場,並且做了完整的鋪陳(Amazons Of Themyscira),幼年Diana還沒有到可以承擔這種情緒的時刻,而天堂島在這種不知所云,諵諵自語的音樂中,概念也相當模糊。而且下一首曲子〈History Lesson〉,描寫天堂島與女戰士的來歷,感受還更虛無飄渺。

對我而言,如果描寫女戰士民族或天堂島的音樂,無法像John Williams或Hans Zimmer的克里頓星,Patrick DoyleBrian TylerAsgardJerry GoldsmithMichael Giacchino的瓦肯人,James Horner的納美人,Howard Shore的哈比人那樣有型與鮮明,我就會感到不足,Howard Shore在《魔戒首部曲》中,同樣是描寫精靈,都可以區分出仙境派的瑞文戴爾,和祕境派的洛斯羅利安,但Rupert Gregson-Williams的音樂卻說不出什麼是Themyscira與Amazons。

〈No Man's Land〉是Diana第二主題表現上的高潮,緩步堆砌聲勢的編曲,由沈緩的絃樂走進以銅管主奏的第二主題,以昇揚悲美的英雄氣氛,追隨女主角深入敵境扭轉局勢,之後音樂轉接到熱血的戰鬥主題,以及以Diana和男主角Steve Trevor主旋律混編的抒情結尾。雖然樂風老套,但旋律與氣氛都不錯,我個人對第二主題的喜好,明顯多於乏味的第一主題,只是我對這種悲壯情緒深感不足。

因為一個強大的女神走向人類的僵局,不是要去慷慨就義,她可能會有很多情緒,對苦難的悲憫,對自己的自信,對改善的決心;她也會引發旁人的情緒,對突來之舉的驚慌,對奇異能力的驚奇與鼓舞。對我而言,這種種情緒中,悲壯的比例很低,但Rupert Gregson-Williams的音樂沒有什麼其他細節,只用悲壯淹沒一切,聲勢很浩大,內涵很空虛。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Angel On The Wing〉,描寫Diana在海中救起Steve Trevor。Diana第二主題的銅管還是悲壯得莫名其妙,但這個段落中,Rupert Gregson-Williams寫出了很有奇幻美感的管絃編曲,比用這樣的主題更迷人。我如果在海中將死之際,看著女神朝我遊過來,我肯定不會感到悲壯,而是感到如夢似幻,畢竟有女神罩,還會發生什麼事?

然而,悲壯在這部作品確實有其必要,特別是Steve Trevor。如〈We Are All To Blame〉與〈 Hell Hath No Fury〉。Diana雖然把用愛拯救世界掛在嘴邊,但Steve Trevor才讓她真的體悟那是什麼意思。一個強大的女神要高舉愛的旗幟,拯救世界,馴服世人,相對很容易,有時恐怕還難以分辨世人,究竟是臣服於力量還是愛。而做這些事對於相對渺小的人類,能貢獻的很少,付出的代價卻很大,如果不是愛,是為了什麼?

愛能改變世界,並不算是一句空話,只是說得不夠精確,改變世界需要付出代價,愛並不是要付出的代價,而是甘於付出的原因,用「愛」來造句,做起來沒有說起來有那麼容易。

初入紅塵的神奇女俠,不只涉世未深,對人性感到迷惑,她對犧牲的概念也尚未強烈。她的力量強大,還沒遇過什麼事要她付出慘痛代價。在天堂島的戰事裏,她的親人的確為她犧牲了,但這和Steve Trevor為了不相識也不在乎他的世人,抛下一切,獨自帶著毁滅升空,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她在夜空的火焰中,第一次感受到那麼深刻的失落與情操,也激發了她前所未見的潛能。〈We Are All To Blame〉與〈Hell Hath No Fury〉的悲美與壯烈恰到好處,終於讓悲壯樂風抵逹最好的位置。

Steve Trevor的音樂有很貼切的風格與旋律美。真要挑剔,只能說這當中沒有明顯而連貫的主旋律,而是各個風格相近的小旋律,因此不像Diana的幾個主題,給人衍變發展的變化感。而且這些旋律和Diana的主題,聽起來大同小異,難以產生音樂角色互動與對話的感受。

比如〈No Man's Land〉的最後一段,抒情混編Steve Trevor和Diana第二主題,來描寫戰後兩人的情懷,然而因為兩個主題的旋律氣質差異並不大,因此兩個人物主題的對話感受很薄弱。我們如果拿John Williams的超人與露意絲主題來對比,就可以感受到這種作曲實力的差別。抒情主題如〈Pain, Loss & Love〉〈Lightning Strikes〉也可以體會這點。這個悲傷的Love Theme有優美的旋律,說不上是來自Diana或Steve Trevor的主題,但和這些主題也很相像,總之最後就是有種所有的主題都差不多的籠統感受。

另外,Diana和Steve Trevor的音樂描寫,只有悲傷的一面,這也讓我頗感意外。比如兩人在滄海夜空間比肩而卧,對話裏有Diana的天真坦率,Steve Trevor的斯文尷尬,這類浪漫又害羞的時刻,就像超人與露意絲的初次獨處。然而Rupert Gregson-Williams的音樂中,幾乎只有悲傷,直到〈Trafalgar Celebration〉,一個典雅而漸漸明朗的抒情主題,才讓人感受到不同的抒情氣質,可是,電影本身給人的感覺並不是如此。

除了有些面相缺乏貼切的音樂描寫,部份頗為別緻的音樂,原聲帶並沒有收錄,比如描寫幼年Diana的活潑管絃,或是Diana抵逹倫敦時的有趣音樂。我想這部電影音樂的製作或原聲帶的收錄,都處於一種安全牌的氣質。假定觀眾只聽得懂或只喜歡什麼樣的音樂,然後只做,或是只收錄那樣的音樂,導致整體感受是如此的可預期與缺乏驚喜。反派主題大致也是這種狀態,很典型的,旋律簡單深沈,管絃與電子音色吵嚷的黑暗主題,這樣的音樂不會讓人記得女神的對手是一個戰神。

總體而言,《神奇女俠》的原聲帶,收錄的音樂內容,質感公式而罐頭,落後於電影本身打開的格局,但仍不至於拖累電影,實際上還出現若干亮眼的時刻,可惜有些更有音樂家個人與原創感受的東西,反而遺漏在原聲帶之外,而這些事物,比原聲帶上那些理所當然,千篇一律的作品,更讓人對Rupert Gregson-Williams有所期待,期待他下一回可以勇敢一點。

《神奇女俠電影原聲帶》完整曲目

本文由洛伊爾懷斯電影音樂頻道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