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第三個國家:為什麼特朗普應該立即對蘇丹採取行動?

被遺忘的第三個國家:為什麼特朗普應該立即對蘇丹採取行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國會立法支持下,建立一個新的人權與和平溝通管道,將有利於美國解決其核心利益問題,這也將為蘇丹長期苦難的人民提供一個更加和平、宗教自由和良好執政的堅實道路。

文:John Prendergast
翻譯:Wendy Chang

John Prendergast是Enough Project的創始人、衛星哨兵(The Sentry)的聯合創始人,曾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非洲事務主任。

伊朗和敘利亞,為美國政府列出主要資助恐怖主義的三個國家其中之二,從特朗普執政以來就一直受到嚴格的審查。這三個國家有著與極端主義團體接觸漫長而複雜的歷史,也都是獨裁政權,強制鎮壓獨立的聲音,迫害宗教少數族群。儘管如此,名單上的第三個國家——蘇丹,似乎沒有被當作優先事務處理。

但是今年夏天,特朗普政府有必要對這個被遺忘的第三個國家做出政策決定。奧巴馬政府在任期快結束時,暫時解除了對蘇丹進行了20年的綜合經濟制裁方案,因為該國在與美國的五項政策方針上進步許多,而今年1月奧巴馬發布的行政命令,也推出動議來決定是否在六個月內完全終止美國制裁。所以如果在7月此行政命令沒有任何變數,特朗普將會決定是否永久解除制裁。

不幸的是,究竟是要恢復嚴重缺陷、過時但並非完全無效的制裁制度,還是要完全解除美國大部分的經濟制裁,這樣二分法的選擇其實並沒有真的處理到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目標。

現在全面的制裁其實是來自上個時代,而且從來沒有完整的執行或是更新調整。然而,它們影響了各政府連接國際金融體系的能力,特別是近年來,由於不同的制裁政策(如伊朗),也導致全球銀行對其系統進行審查,以及針對區域和當地銀行合作夥伴的精準審核(due diligence)。當銀行開始因此努力切斷與蘇丹的關聯時,喀土穆(蘇丹首都)政府開始感到痛苦了,接著激烈地遊說奧巴馬政府解除制裁。

到底能不能解除制裁還是要繼續執行,取決於蘇丹在五個方面的改進程度,包括:在蘇丹衝突地區維持停戰狀態、改善人道救援進入整個蘇丹地區的路徑、合作解決區域衝突(包括南蘇丹與聖主抵抗軍的衝突)、與美國合作打擊恐怖主義。

但這五個方向並未能解決蘇丹政府的墮落統治,政府對反抗的地區發動戰爭,鎮壓獨立的聲音和迫害宗教少數族群,阻止人道主義救援進入有需要的地區,使國內的經濟無法朝自富、自強的方向發展,透過銀行洗錢和政府的貪腐行為也破壞國際金融體系的完整性。

這條路若一直走下去,短期是讓蘇丹、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的即時情報網和反恐合作受益(蘇丹最近也在葉門為沙國戰爭提供部隊),但是把重點放在發展有限的這幾個方向,拿掉美國財政優勢的核心點,其實是削弱了美國更廣泛的外交政策利益。而且,自此政策實行已造成大量的難民,從利比亞一直到跨地中海地區,這也不符合歐洲的利益,進一步促使歐洲開始了錯誤的計畫:支援前蘇丹種族滅絕的蘇丹民兵,阻擋往非洲南部海岸的遷徙路線。

解決喀土穆治理模式的核心要素——排他、貪腐和執政低透明度——對於改變其暴力行為是不可或缺的。因此,特朗普政府應該在現有的五項政策外,再立新的政策,重點是促進基本人權和宗教自由,打擊貪腐並實現和平。這樣獨立的人權與和平發展方向是可以結合新時代的智慧、現代化網路制裁(如針對許多個人及實體的網路資產凍結,而非單一個人),讓蘇丹的大眾可以喘一口氣,同時又能制裁如空襲村莊、攻擊教堂、阻攔人道救援、脅持和折磨記者、破壞和平努力等暴力行為。

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和國際合作夥伴應該採用最先進的財政壓力之途,針對政權的關鍵要素,以及支撐它的企業和銀行網路。對蘇丹政策長期以來兩黨都有共識歷史,國會應該盡速立法,將現代化財政壓力還有新的「人權與和平」方針相結合。新型的施壓應包含具體針對且全面的網絡制裁,並根據現有最佳的金融情報,由我們的財務調查機構——衛星哨兵協助提供,也應該包含反洗錢行動,以實現美國的外交政策目標,更有效保護美國金融體系的完整性。與此同時,美國可以考慮把蘇丹「恐怖主義的國家贊助者」狀態納入「人權與和平」政策的一部分,讓蘇丹政府更有動力進行徹底的改革。

在國會立法支持下,建立一個新的人權與和平溝通管道,將有利於美國解決其核心利益問題,這也將為蘇丹長期苦難的人民提供一個更加和平、宗教自由和良好執政的堅實道路。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