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錢拿去就是了!狂粉最重要的權利,就是向世人炫耀自己的身分

閉嘴,錢拿去就是了!狂粉最重要的權利,就是向世人炫耀自己的身分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同中古世紀的贊助制度可以提升贊助人的社會地位,要是贊助Patreon的創作者,也能增加社群地位,那是一個公眾看得見的徽章,有如撐著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的雨傘。

Patreon不是唯一靠粉絲支持來募款的組織。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 NPR)數十年來都是這麼做。地方上的NPR電台向來免費,不過部分收入來自「跟您一樣的受眾」(listeners like you)。過去這種做法會成功,原因是主要受眾集中在相同區域,凝聚出一群支持地方電台的民眾。對於家鄉的自豪情感是相當強大的動力來源。不過基本上,這群人不同於其他觀眾,例如粉絲遍布全球的影片創作者,每天雖然可能有十萬人造訪網頁,大家一般看完今天的新影片就離開。粉絲需要有管道把自己當成大團體的一分子,一個需要每位成員都盡一份心力的團體。

喬・羅森堡(Jon Rosenberg)表示: 「多年來,人們一直在尋求這樣的管道。〔他們說〕我不穿T恤,因為我在辦公室工作,公寓也沒地方放娃娃,我只想支持你。」羅森堡是熱門網路漫畫《來自多重宇宙的場景》(Scenes from a Multiverse)和《羊》(Goats)的創作者,自二○一三年年底就開始使用Patreon。

羅森堡改用Patreon平台之前,在自己的網站販售廣告、製作商業玩具與T恤、印刷紙本作品、參加漫畫大會,但不管怎麼做,報酬卻一直遞減。賣東西給讀者的那一套行不通,但主打粉絲訴求的做法又令他卻步。「我不想利用我的讀者,不想靠罪惡感讓人掏錢——讓一切變成不愉快的事。」他解釋: 「那是很微妙的平衡。你請人們幫你,但也有點是在強迫他們,你其實是在說:要是沒人支持,我就不幹了。」羅森堡目前透過Patreon,一個月可以賺三千零九十四美元——再加上其他可以帶來營收的活動,收入夠他養三個孩子、繳房貸與全職畫漫畫。

羅森堡表示: 「要不是目前的讀者很慷慨,我無法全職當漫畫家。他們的支持讓漫畫從賠本生意變成產品。」

販售無形物品

說服讀者捐錢給創作者,而不是直接買成品,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讀者獲得的獎勵,通常是數位形式的產品,或是與創作者見面的專屬福利,而不是有實物的周邊商品。常見的答謝方式包括額外的影片、文章或特地為捐款者寫的俳句。一個月五美元,就能和羅森堡在Google Hangouts談天說地,看他直播畫畫過程。一個月捐一百美元的話,就能和羅森堡在紐約市布里克街(Bleecker Street)的奇特酒吧(Peculiar Pub)喝啤酒。能與創作者進行這樣的交流,一般是天大的福氣,但Patreon獎勵熱情到願意掏錢的人士。羅森堡的一千多位支持者中,大約十分之一願意至少支持這樣的金額。

至於沒興趣參加傳統粉絲活動的粉絲,例如朝聖或個人見面會,他們願意掏錢的動機則比較五花八門,例如有的Patreon募款活動提供自我提升的機會。YouTube影片創作團隊「Corridor Digital」以一支影片二十美元的價格,提供「超實惠視覺特效學校」(VFX school on a budget)課程。支持者可以觀看如何製作影片效果的直播教學,還能下載相關檔案合集。

粉絲與創作者間的捐款互動,通常影響著創作者可以如何安排生活。羅森堡的兩千美元里程碑目標是「可以在不受孩子干擾下工作」(Operation Kiddie Freedom)。兩千美元是他能把三個孩子送到日托中心、有更多時間替粉絲畫畫的最低門檻。康特目前的個人Patreon專頁保證: 「等我拿到七千美元,我會買一台全新的數位單眼相機,影片會看起來更棒。」贊助者不僅是在支持藝術品,也是在讓創作者有餘力創作出更多他們喜歡的作品。

康特表示: 「這群人把自己定位成支持與協助我們的人。他們在我的行程表與我的心中,占有特別的一席之地,我盡全力讓他們開心。」粉絲購買參與創作的感受,但沒在作品中扮演直接的角色。康特表示: 「從某種層面來講,這就像是走進舊金山歌劇院(San Francisco Opera),看見牆上的牌子說,有人捐了四百萬美元。」

如同中古世紀的贊助制度可以提升贊助人的社會地位,要是贊助Patreon的創作者,也能增加社群地位,那是一個公眾看得見的徽章,有如撐著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的雨傘。忠誠粉絲最重要的權利,就是向世人炫耀自己的身分。康特表示: 「擔任贊助者代表著某種關係,投錢至小費罐則沒有。」大部分的贊助者都有公開的網頁,可以秀出他們支持的藝術家。

Patreon上少數幾位幸運的藝術家,得到超級粉絲支持。超級粉絲是粉絲文化中忠貞的重要成員,願意奉獻時間、精力與注意力,協助改善自己熱愛的粉絲世界。有消費者支持的好處,在於消費者願意多多購買藝術家提供的東西;有普通粉絲支持也是好事一樁,粉絲想感受到更親密的參與,想提升自我,或是滿足其他各種個人動機。不過,超級粉絲的支持更是珍貴。

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的超級粉絲會願意加入贊助模式,支持他們仰慕的跨國集團企業嗎?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們已經加入。儘管股東大會上進行著龐大的商業活動,買紀念品不是多數人參加會議的主要動機,也不是為了記住投資收益或損失,隨便一個理財App或投資預估網站,都能幫他們算出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