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創造性・慾》:聖經對同性戀行為的禁止,並非譴責兩個男人間的愛情

《上帝創造性・慾》:聖經對同性戀行為的禁止,並非譴責兩個男人間的愛情
Photo Credit: Pedro Ribeiro Simões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現今所了解的同性戀,在猶太教與基督教的思想中不存在。「同性」(homosexuel)這個用語出現在《提摩太前書》第一章第8到11節,事實上是個不正確的翻譯。本文帶讀者理解聖經世界裡如何看待同性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派屈克・巴儂(Patrick Banon)

聖經世界中的同性戀

如果一個男人從後方與其同性產生性行為,他成為兩人中的主導;
如果一個男人與一名聖妓產生性行為,不良的命運將遠離他;
如果一個男人跟他的侍者產生性行為,他將一整年被恐懼包圍;
如果一個男人跟一個出生在他家的奴隸發生性行為,
困苦的命運將降臨在他身上。[1]

性傾向是當代社會所發明的一種概念,在美索不達米亞、聖經、猶太教或基督教的想法中不存在。畢竟,我們可以回想「同性戀」這個用語,既不存在於《舊約》,也不存在於《新約》中。這個用語是19世紀末由一名奧地利醫生發明的,之後由其他的醫生、律師沿用;但也有作家沿用以指稱,只對同樣性別的個體產生性慾望的一種社會類別。

美索不達米亞、埃及、近東、希臘或羅馬文化中只區分被動的性行為與主動的性行為。這一種分別牽涉的就是,介於自由的男人與奴隸之間,性關係中角色的分配是主導者或是被動者。主導者進入對方,而被動者則接受對方進入。倫理上被譴責的是角色互換,也就是一名奴隸主動進入一個被動的自由男人體內。

「同性」關係因此不是同性者間的一種關係,而是一種一個人接受,另一個人付出的不對稱關係。首先要考慮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社會地位,有時候這會支配性行為。然而不會出現相反的狀況,除非是一項儀式性性行為:聖妓、貞潔儀式、去勢、性反轉與性啟蒙等等。

羅馬法律宣稱「婚姻成立是經由雙方同意,而非性結合。」(Nuptias non concubitus sed consensus facit),而一男一女間的婚姻,緊繫了兩個家庭的結合。因此這裡所涉及的,不是根據個人魅力所產生的個人決定,而是一種社會建構。希臘與羅馬的作家都對兩個男人間的愛情關係多所評議。在《會飲篇》中,柏拉圖說明同性戀的情慾來源,並進一步指出所有人類都是成雙的,成雙的男人與成雙的女人在出生時被一分為二,每一個部分都在生命中找尋失去的另外一半。一半追求異性間的關係,另一半則天生不傾向異性婚姻與繁衍後代。

教父尼撒的貴格利(Grégoire de Nysse)在他的著作《人類的創造》一書中,保留了一種二元性向的神話,並想像人類原本是雌雄同體。男人——女人這種奴役關係是原罪所造成的結果,在他眼中,所有不具繁衍後代的性慾就是一種心靈腐敗。

根據荷馬的著作,英雄阿基里斯的骨灰被存放在一個金製的雙耳罐中,且跟他的「另一半」帕特羅克洛斯的骨灰混在一起 [2]。這種作法原本只保留給結婚的夫婦,或是同一個家族的成員。這種有著雙重靈魂的概念也存在於猶太人的想法中,但表現方式不同。靈魂原本是由女性與男性這兩個基本要素組成(因為聖經中的上帝,依照其形象創造人類,於是有了女性與男性),然後在人間出生時一分為二。這兩個元素不停地尋找對方以成為一體。因此這讓人認為,每個男人都有一個適合他的女人,且只有一個。

33218461463_09844c5dab_k
Photo Credit: julie corsi@flickr CC BY 2.0
阿基里斯雕像
被譴責的是雞姦儀式,並非同性之間的愛情

我們現今所了解的同性戀,在猶太教與基督教的思想中不存在。「同性」(homosexuel)這個用語出現在《提摩太前書》第一章第8到11節,事實上是個不正確的翻譯。因為翻譯成同性的希臘原文是「arsenokoitai」,指的是「男妓」,很可能帶有多神教神廟中那些「聖妓」的意思。根據《申命記》第23章第18與19節:「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孌童。(……)因為這兩樣都是耶和華——你神所憎惡的。」

在這裡所譴責的並不是同性戀,而是為了神廟所進行的賣淫行為,因此譴責的是偶像崇拜。當然,我們之前已經提過,《利未記》第18章22節譴責:「不可與男人同寢,如同與女人同寢一樣……」,第20章13節更進一步指出:「……做此醜事的兩人,應一律處死……」不過這些文本,由於希臘文翻譯的關係而極為扭曲,之後的各種詮釋更加重了這種扭曲。

對於這種對同性戀諷刺性的看法,需要稍加說明。首先,「醜事」這個用詞伴隨著偶像崇拜之罪。對同性戀行為的譴責,最初是針對迦南宗教儀式中所進行的雞姦儀式,而猶太教以一種前所未有且明確的方式與該宗教斷絕關係。

至於對同性戀行為的禁止,並非只針對家人、氏族或部落。畢竟最重要的並非譴責兩個男人間的愛情關係,而是一個族群會因此失去重要且基本的延續後代的功能。所以要禁止的,首先是該受譴責的雞姦,因為那是浪費精液;就如同俄南(Onân)寧願將其精子噴到地上,也不願意讓他守寡的嫂嫂他瑪(Tamar)受孕的景象。這個不願意延續後代的行為讓他付出死亡的代價。(《創世紀》 38:6-10)男性手淫以及雞姦都將受到同樣嚴厲地譴責。我們要注意,雞姦在兩個女人間是不會發生的,女同性戀在《聖經》中並沒有被提及,卻是後來才添加的。

男人與女人間婚姻的神聖性,遵守著猶太教的想法。亦即建立異性戀與一夫一妻制,如同耶和華與他的「未婚妻」——以色列人民間的婚姻關係。《雅歌》第一章第15節、第四章第一節與第九節都對此做了說明:「我的愛卿,你多麼美麗!多麼美麗!你的雙眼有如鴿眼。(……)我的妹妹,我的新娘,你奪去了我的心。你回目一顧,奪去了我的心……」

在西元前第八世紀,先知何西阿(Osée)也表達了耶和華與其人民間的這種婚姻關係:「我要永遠聘娶你,以正義、公平、慈愛、憐憫聘娶你;以忠實聘娶你,使你認識我是上主。」(《何西阿》2:21)聖保羅在其《以弗所書》(Épître aux Éphésiens)中藉由比較耶穌基督與教會的關係以及夫妻的關係,重新與這個婚姻關係的說法建立起連結。

這種精神性的婚姻之後,強加了一個觀念,就是婚姻是沒有肉體結合,除非是以生育為目的。所有只為了感官愉悅而產生的肉體結合變成了異端。聖金口若望(Jean Chrysostome)嚴厲地反對雞姦的感官愉悅,他認為那是不可原諒的,因為違反了性慾的基本功能:生育。(《羅馬書》)

西元三世紀初,特土良強力譴責這些「違反自然、變態且不虔誠的行為。[3]」西羅馬帝國皇帝格拉提安(Gratien)在「通姦是錯的」(Adulterii malum)這個教規中,將雞姦描述為原罪中最糟的一種罪;這個男人違反自然的行為是「想要使用其妻子的一個器官,但該器官並不是為此所用。」事實上「雞姦」這個用詞,指的是中世紀時所有不具生育目的的性行為,例如手淫或獸交。

湯瑪斯・阿奎那是少數不帶激情,且講求細節討論同性戀行為的教父之一。事實上,他是藉由女人低下的地位來探討男性的同性戀,他寫道:「除了生育之外,女人生來不是為了協助男人的,因為對於其他一切事物,任何一個其他男人都比女人有效率。[4]」然而他卻譴責同性戀行為,並認為那是一種自私的愉悅追求,因為不具生育的目的。

事實上,湯瑪斯・阿奎那認為男人間的性慾,就是那些異性戀男人只講求性愉悅所犯下的放蕩行為,違反了將「受孕」以及「多子多孫」這種義務加諸於人身上的神聖律法。同時他也同意亞里士多德的觀點,後者認為「濕潤的風促進女性的形成,而北方的強風則促進男性的形成。[5]」因此同性戀的慾望是女性元素失調的結果。在這裡也顯示出,所有與違背神聖律法的行為都是女人的錯。

同性戀與宮廷愛情

中世紀時,在強悍的騎士間,以及在修道院中的同性戀關係並不罕見。只要閱讀在約西元1051年由聖彼得・達米安所寫的《蛾摩拉之書》,就能發現同一性別間人們關係的細節。更不要忘了由雅克・福尼爾(Jacques Fournier)[6] 西元131年與1326年間的帕米耶主教(évêque de Pamiers)所提出,關於一名副執事被控進行了雞姦行為而被視為異端的訊息。

他描述在他年幼時,如何由一個當時較年長,且後來成為神父的男孩引導:「當時我跟他們住在這個房間裡,我跟阿諾・歐河厄爾(Arnaud Auréol)睡在同一張床上達六星期。我已經跟他睡在一起兩三個夜晚,而這天夜裡,他認為我已經睡著了,將我抱在他胸口,並把我放在他雙腿之間,而且將他的陰莖放在我雙腿中間,像是跟一個女人辦事一樣抽動,然後在我雙腿間射精。只要我跟他睡同一張床時,他幾乎每個夜裡都重複這個罪行。當時我還是孩子,這件事讓我不舒服,由於羞恥心,我不敢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當時我對於這種罪行沒有任何意願或慾望,因為我還沒有那樣的慾望。[7]」

457671965_2055a982b7_o
Photo Credit: Holly Hayes @ Flickr CC BY-NC 2.0

修道院中完全只有單身者,顯然是個很容易發生男人間肉體關係的地方。其內部的規定嘗試管理這樣的意圖,因此只有單人床,嚴厲的舍監以及整夜都開著的燈。修士間禁止有任何的身體接觸,除了禮儀中的「接吻禮」(baiser de paix)[8]。西元1120年時,納布盧斯會議(concile de Naplouse)判定所有主動犯下雞姦這個罪行的成人都將遭火刑。到了西元1179年,拉湯會議(concile de Latran),判定所有犯下違背自然的性行為,都將被逐出教會。

然而,直到西元13世紀,教會才開始猛力懲罰所有「與男人同寢,如同與女人同寢一樣」的男人。在這一世紀之前,沒有人認為相較於其他男女間不合乎規定的性關係,同性戀行為是更糟的罪。奧爾良法律學院下令,只要有第一次同性戀關係就要去勢,第二次再「犯錯」就除去陰莖,第三次就執行火刑。西元13世紀初,雷根斯堡的主教大阿爾伯特(Saint Albert le Grand),相較於他的導師湯瑪斯・阿奎那,更嚴厲地看待此事。他對同性戀表現出憎惡的看法,將這種行為描述成最可恨的惡習,這種地獄般的激情帶有令人作嘔的氣味,且無法控制其蔓延。

「我有什麼資格批評?」

教會對於同性戀過激的立場,是來自於其觀念中,認為婚姻純粹就是為了繁衍後代。根據當代天主教教會的教義,同性戀行為「沒有真正的情感與性的互補性」。現今的教會仍然對這個主題抱持二元論的態度,在社會與文化接受的態度與神學詮釋間擺盪。

西元1975年12月29日,羅馬教廷信理部在「關於性倫理一些問題的聲明」當中強調,教會嘗試理解同性戀情況的義務。但是在西元1986年10月1日,若望・保祿二世(le pape Jean- Paul II)批准了,由後來成為本篤16世的約瑟夫・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所寫的一封「給教會主教關於同性戀者牧靈的信」。對某些人來說,這是種退步;對其他人來說,則是神學上的澄清。

根據這封信的內容,若望・保祿二世在同性戀關係中看到了一種不和諧的例子「取代了造物主與其創造物間原有的和諧」,並說明「同性戀活動對於個人成就以及滿意度形成障礙,因為這與上帝創造的智慧相悖」。西元2013年7月,教宗方濟各(le pape François)與這個同性戀看法切割,並在一場記者會上表達:「倘若有一個同性戀,具有善意且追尋上帝,我有什麼資格批評這個人?」並提議要「在他們追尋的道路上,與複雜的生命中陪伴他們」。

8559351067_92e7d421b1_b
Photo Credit: ECDQ@flickr CC BY 2.0
教宗方濟各

一年之後,2014年10月,無視於「傳統主義者」施壓,主教會議特別大會關於家庭的綜論開啟了一扇門,對同性戀在天主教中的地位有了新的省思。根據教宗方濟各的說法,這涉及的是「透過一個真正的神性評斷」來讓這些想法成熟。倘若夫妻之愛是牢不可破的,男女間規範的婚姻將是唯一被完全接受的型態,而這些主教也承認「在某些情況中,相互支持,甚至是犧牲小我,都為伴侶的生命帶來極大的慰藉」,因此在這個問題上並沒有達成共識。最後,天主教教會要求同性戀者要跟異性戀者一樣,回歸性慾的首要義務:繁衍後代;如果無法做到這一點,就要選擇貞潔。

這並不是譴責同性戀

「你不可與男人同寢,如同與女人同寢一樣,這是醜惡行為。[9]」根據希伯來文的原文,逐字的意思是「跟一個雄性(zékher),你不像跟女人(isha)苟合那樣做。[10]」根據原本實在讓人難以理解的經文,與這段透過翻譯的說明,這句話實際上指的是讓男人放棄其獸性(而非其男性)的禁令,因此能夠跟一個女人同居(而非跟男性)。

「zékher」這個字指的是雄性,應該跟指示雌性的字「nequevah」一起使用;此外,後者這個字翻譯時用的是十分原始的用語「有洞的」。不過「isha」確實是用來指稱女人,這個字表達的是女性元素,而「Ish」則在耶和華創造女人時指稱的是男性元素(《創世紀》2:23)顯然,禁止像跟女人那樣跟一個男人苟合,意味著禁止以肛交方式進行的性行為,這是一種一個男人支配另一個男人,也是一個男人支配另一個女人的關係(相反的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

首先,這裡指的是男人與女人間一種非動物性的性關係,服從依照神的形象所創造的一種新人類的神聖要求,也就是女性和男性。如果涉及的確實是譴責兩個男人間的愛情關係,《摩西五經》顯然應該很清晰明確地如此表達。十誡中沒有任何針對這個情況的譴責,除了以這種情況發生被禁止的通姦外。

將索多瑪被摧毀詮釋為對同性戀關係的譴責(《創世紀》19),顯然是在西元前三世紀左右開始成形,那是由於猶太與希臘兩種文化的對抗。很可能希臘人習於表現裸體、且有成人與孩童間的性關係,加上褻瀆了性慾,進而引發了對聖經的詮釋;因為聖經傳統上認為尼尼微(Ninive)[11]、埃及或是巴比倫的偶像崇拜儀式與索多瑪有關,甚至因而認為希臘與羅馬文化對近東的文化與社會模式造成威脅。

▶相關書摘:《上帝創造性・慾》:抹大拉的馬利亞,一個自由的女人


註釋

[1] 馬堤・尼希能(Martti Nissnen),〈亞述占卜條約〉,《聖經世界中的同性主義歷史觀點》(Homoeroticism in the Biblical World: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Fortress Press,2004。
[2] 參考《奧德賽》,歌唱XXIV。
[3] 《基督教辨惑學》(Const. Apost.)VI,11,28。
[4] 聖湯瑪斯・阿奎那,《神學大全》(Somme theologique),1,99,1。
[5] 同上,1,99,1,引述亞里斯多德,《動物史》(Histoire des animaux)。
[6] 譯註,教宗本篤十二世的原名。
[7] 讓・杜威莫伊(Jean Duvemoy)翻譯的阿諾得・維尼歐爾(Arnaud de Verniolle)的見證,讓・維登(Jean Verdon)在其文章「被判只是簡單懺悔還是火刑的雞姦者」(Les sodomites condamnes a la simple penitence ou au bucher)中採用,Hitoria,613,1998,p30-34。
[8] 譯註,這是基督教古老的習俗,也就是男人之間打招呼時要親對方的嘴唇。
[9] 《肋未記》18:22。
[10] 參考皮耶・以色列・提加諾(Pierre Israel Trigano),〈希伯來聖經並不反對同性戀〉(La Bible hébraïque n'est pas homophobe),《基督教的見證》(Témoignage chretien),2013年6月20日。
[11] 譯註,西元前十一世紀時的亞述帝國首都,位在現今伊拉克北部摩蘇爾城市附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上帝創造性・慾:聖經性別議題新解》,聯合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派屈克・巴儂
譯者:周明佳

本書由法國知名社會學、文化研究專家派屈克・巴儂Patrick Banon撰寫。透過還原聖經文字撰寫年代的歷史、社會及宗教背景,來解讀當時對於「性」相關觀點和延伸議題。身為社會學專家,主要研究範疇包括宗教文化思維,跨宗教交流本著清晰的思路與研究方法,在眾多相關古籍和之後的作者論述中,找到最接近、最有可能的,並試圖將長久以來因為政治、人為偏見等影響導致的錯誤解讀消弭。

《上帝創造性・慾》這本書帶領我們與聖經中的男女親密接觸。他們出生時皆一絲不掛,男女都是為了對方而生,且生來就是為了要結合為一,更要生育繁殖,並充滿大地;然而沒有人想到,事情竟變得超乎想像得複雜。這些性慾的各個面向,在聖經故事中應有盡有。在每一次撫摸與每一個親吻中,世界的命運就陷於消失與重生當中。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