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其育個展的政治性虛構:如何看見洞穴中的複雜蜃景?

吳其育個展的政治性虛構:如何看見洞穴中的複雜蜃景?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不是、也不應該成為帝國觀看機器的補給品,我們的愛情也不應該成為光學實驗室中的藍本。於是我們需要一再演練這種找尋幻覺與拒絕幻覺的技術,就猶如在洞穴中希望尋找到複雜蜃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方彥翔

不論研究的是星雲、珊瑚、雷射、微生物、國內生產總額、智商或介子,不論是所謂「無限大」或「無限小」的事物,若要很有自信地討論他們,就必須把他們帶回到幾平方公尺的地方裡……

-布魯諾.拉圖,《巴斯德的實驗室:細菌的戰爭與和平 》

要用什麼樣的動力論與技術學來估量與描繪我們的後殖民處境呢?其在極速全球化期間的張力變化之間,我們所感受到的「加速度」(acceleration)是實際在我們生活範圍內發生,以及一直被涵納到我們的「解殖」的意識與進行裡?還是事實上,我們早已有意識地將它們驅趕在生活範圍、政治疆界的外部,以取得一種平衡的假想處境?

在這一場包羅著:航海圖、牡蠣殼、海洋空拍、海市蜃樓、帆船嘉年華、擱淺貨輪到飛彈演習、以及大量拾得影像(found footage)等畫面,與敘事口白一起,在屏幕空間鉸接、組裝的蒙太奇劇場裡,藝術家吳其育透過現實材料的虛構,顯露一個環繞在我們周邊的景觀體制、它的壓縮狀態——成為現今我們主要認識世界的方法——映射出一個權力-影像在我們生命周邊巡弋的處境。

景觀體制:從島嶼神話、導彈視野到危機景觀

如果「極光」堪稱是最為「全球」的天文景觀——基於其肇因自地球磁極的形成原理、南北極光的相互牽動性、最適觀測區域的高緯度地帶因交通革命使得全球旅遊者更易抵達、以肉眼觀看的視覺效果(以及易受天候環境影響)沒有比廣為流傳的旅行攝影更為強烈壯觀——與其說極光風景是一個絕美的觀看客體,不如說觀看極光是整體全球文化的景觀體制中的一環,在這體制裡消費主義將自然物(與對自然的印象記憶)轉變成為一種同等於文化產物,而得以擁有、交易、流通。那麼,逆反想像的「熱帶光」,又可成為如何、有何作用的當代傳說?假設熱帶光確真存在,勢必也同那「寒帶光」一般更多是一個文化產物而非自然現象。那麼,在此透過將熱帶光與蘭嶼聯繫在一起的想像,又是帶出了什麼樣的全球性提問,形構了什麼樣的一種政治-自然神話的虛構性空間?

filmstill_1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吳其育,《高速落海》,2017,錄像裝置,15'00" 尺寸視場合而定。
2017_05_06_91_Square_Meters_of_Time_Spac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從《高速落海》影像裝置裡,作者有意識地運用1996年台灣海峽危機的導彈影像,去炸裂那海洋全球性屬於資產階級無害的擴張意象。裡面所濃縮的各種全球性的影像,包括:殖民航海視野那種「尋找陌生的光學表面、非均勻透明的環境屈光面」,從望向海洋與天空開始,時間和空間相對度量性,在技術物的擴展中被拉撐或壓縮;再者是飛彈視線,這種從一戰開始被大量運用的軍事觀看,機具上的幽靈視覺作為一種征服的技術,從軍備需求演進到感官的美學儲備與動員;影片中的導彈發射、飛彈落海的影像的發佈都是一種支配者權力視線的展現。這裡有幾層環包的全球化意象組構,從第一個球面(海洋)的繞行與巡弋,向上攀升至大氣球面的穿行(彼得.斯洛克戴克的全球化進程【1】)。

吳其育引用若林正丈的觀點:中國於臺灣第一次民選總統期間,所發射的飛彈若是經過台灣本島上空,選舉結果和台灣未來的命運走向會全然不同。當然事實上,這些導彈並無法出現在台灣人的「視線」之內,這也是作品的提問點,也就是基於一種假設:沒有真實進入我們視界的事件,如何具有這麼決定性的影響力?事實上,台海危機是以印象的方式進入我們的視野的(而非在我們的視覺景觀裡),也因為他是解嚴後第一次中國與台灣的衝突被具現化為一種影像(雖然我們沒看到)進入我們的認知裡。

作品中的報導影像並非廣為流傳被觀看的,這種危機風景經由藝術家的組裝被帶領到了視界中。事實上,這個想像中的影像/視界一直都是在一種心理印象之中,卻是如此關鍵性地決定了島嶼的命運。呼應著維希里奧所謂「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彈道學』取代了『地理學』」【2】,冷戰後東亞區域地緣政治被「彈道」以及它所屬的電磁、觀看、監控技術的張力所轄制,而或多或少依據此而佈建的生命支配體制。這圍繞在我們周圍的危機景觀或許反而才是我們所面向的「球型世界」。

一個下午的四個世紀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吳其育,《一個下午的四個世紀》,2017,文件、書籍、數位輸出,100 x 700 x 135 cm。
殖民性的影像地質學

在《熱帶光》系列計畫裡,島嶼、牡蠣殼、硓?石、浮游生物被放置在一起,彼此交雜、擠壓形成地質學意象;這裡的島嶼想像是一個將自然物與文明物、人造物一同被放在「自然」的位階的「母文明」。在疊層關係的虛構中,將看似分屬隔格的歷史地層褶皺:海岸、洞穴、成為了天火的導彈、成為地景的軍備設施、達悟族與後到來的基督教創世紀的兩場洪水,然而他們都還是包含於這一生成團塊裡。在3D影像模擬中顯現的是一個島嶼生成學、一種虛構地質學方法,將多層的「殖民性」地質化,將自然世界擬造成「歷史的」世界模樣/顯像。也裡當然希望透過擬造帶出擠壓、穿透、擺脫線性敘事框架(原民-閩、客-日帝-國黨權力接續)的觀看。

在這個島嶼虛構中,我們另外可以讀到當代的「大陸漂移說」與「島嶼生成說」兩個意識形態的競逐。以「大陸漂移說」而言,在維希里歐的論述裡它被轉化為「大陸領土整治的連續接近性,被世界時間整治所替代」【3】領地的關係、地理距離被各項傳輸、穿越技術所重組。同樣的,這種飄移說正在生效於台海兩島陸關係之間,當中國不願意放棄意識形態中那種舊式的「島陸」飄移說(台灣島是由中國大陸所脫離而出,無論文化的、政治的、甚至十分荒誕的地理的),而新式的島陸飄移又透過經貿、物流、資訊、電磁波等當代的「宗主效應」將台灣-島往中國-大陸的方向吸附飄移過去;而我們可以想像的島嶼創世論、生成論,島與島之間是獨立生成而彼此對應、映射,幾乎是一種隱喻式的抵抗性的政治話語。

僅能成為片斷的全球

上述的作品中,事實上都展現了一種「全球」到「區域」的位差,這些碎片彼此組裝的影像透露了一件我們的生存政治現實:「如果能看到的只有片斷呢?」這裡並非要指真相無法被回復、現象與觀看者關係、知識/認識的局限性,而是要問一個根本的問題:如果我們所追求的網絡化的與一體化的「全球」終究只能給我們片斷,那什麼東西重要、該被看被感知,什麼東西應該要持續?

filmstill_1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吳其育,《折射》,2015,錄像裝置,9' 46" 尺寸視場合而定。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2017_05_06_91_Square_Meters_of_Time_Spac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吳其育《折射》現場裝置呈現。

面對「全景」這一種霸權所給出來的幻覺(當然,真正的全景並不存在),讓我們去思考、想像幾種對應的觀看-主體技術可能性:一種是向擁有此全景感知的那方交易換取(也就是經濟手段),簡稱為軍售型。也就是我們接受霸權體系的技術輸出,接受成為朝貢的角色,於是得以和他一起飛翔或防禦,看到以往看不見的視界,並透過交易過程而習得的新技術、新視野。但往往被限定在配額的結構裡且過程緩慢,需要接受感知重整被調整的短空震盪,去適應新技術所依據的儲備性,甚至連最基底的部分都可能被改變,而直到成為新的族類,殖民性才告終結。

第二種是克服這種全景的幻覺,設想另外一種越境的可能性,一種外於線性描繪、疆域塊分、繞行巡弋、到大氣包覆的全球內部化的資本路徑,這基於許多物質與動員、動力條件,並且很難找到外於霸權觀看制域的縫隙。而第三種想像,比較是在吳其育作品中所虛造的一個觀看政勢,是將法達摩加納(複雜蜃景,Fata Morgana【4】)視為可以依賴的可能,將全球景象視為片斷、扭曲的光學效應——光學效應不等同於幻覺,因為它並非原自我們身體本身感知端的錯誤或失效,光學效應而應該被解讀為外部環境的錯覺——這樣我們就可以問:什麼時候、什麼需要下我們必須去修正這種錯覺?

那麼如果被充滿錯覺的環境給包圍,修正錯覺就很必要,就得尋找某種光學技術。或是如同在《北方外海》中去「形成裂縫」,進入另外一個視線界,在災變事件中竊取了這個裂縫,斷裂開是發生的事實,但因為有一個人步行於上而虛造了一個光線斷裂/折曲的空間,成為了裂縫空間的幽靈。

123-01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北方外海》系列攝影作品(圖右)與《高速落海》(圖左)現場裝置

1
Photo Credit:TKG+ Projects提供
吳其育,《自選片單》,2016,單頻道錄像,13' 33" 尺寸視場合而定。

那麼回到片斷化的問題,那即是凝視與答覆我們與世界市場和新殖民主義之間距的問題,就像在《自選片單》裡,如此全面性為好萊塢影像的副本所侵襲佔領;身為勞動移民與當地社群有著巨大的隔閡,規律持續性的勞動狀態讓他們亦無法擁有歐美式的休閒生活,一種程度上好萊塢(帝國影像生產工廠)生產這些補給品給與世界工廠,但相反地,大量的世界勞工同樣餵養著帝國的意識形態與體制。

然而我們都不是、也不應該成為帝國觀看機器的補給品,我們的愛情也不應該成為光學實驗室中的藍本。於是我們需要一再演練這種找尋幻覺與拒絕幻覺的技術,就猶如在洞穴中希望尋找到法達摩加納。


【1】彼得.斯洛克戴克,《資本的內部:全球化的哲學理論》,常晅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4,p13-14。
【2】保羅.維利里奧,《解放的速度》,陸元昶譯,江蘇人民出版社,2004,p165。
【3】同上註,p88-109。
【4】Fata Morgana,又譯複雜蜃景,是一種罕見、形式複雜的海市蜃樓,肇因於光線通過空氣中的逆溫層經由大氣波管,而形成折射扭曲的景象。

展覽資訊

名稱:時間91平方米 – 吳其育個展
時間:2017/05/06-06/25
地點:TKG+ Projects(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15號2F)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TKG Plu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