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多人厭惡非藍即綠,為何台灣遲遲無法出現「第三勢力」?

愈來愈多人厭惡非藍即綠,為何台灣遲遲無法出現「第三勢力」?
Photo Credit: Lordcolu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層樁腳、地方勢力在很多地方依然有很大的影響力,若這些地方勢力仍然被藍綠所控制,第三勢力有可能成功嗎?

作者:微粒橙(臺大政治系學生)

最近不時可以聽到「台灣需要第三勢力」的聲音。

三月許多人跳出來反對服貿、靠北國民黨,但不同於以往地,大多數的人不願意被貼上「民進黨」的標籤,也對「非藍即綠」的論述深惡痛絕。更早之前的凱道送仲丘也極力避免沾染上政黨色彩。先不論運動策略問題,不可諱言的是可以看到越來越多不希望只有「兩黨」的人出現在檯面上。遠見雜誌也在這一期做了專題,根據他們的調查,有近八成的年輕人認為該有第三大政黨

這些論述是真是假有待更進一步的觀察、甚至是選舉結果的證實。但無論如何,看到台灣的政治環境,許多人會開始好奇,為何台灣沒有第三、甚至第四第五個(有效)政黨?又,該怎麼讓台灣不只有藍綠?在此,筆者嘗試根據自己的理解與基礎的政治學知識,提出這兩個問題的答案。

政黨數目主要由兩個因素決定,社會分歧程度與選舉制度。簡而言之,社會有多少不同種意見(需要被不同政黨來代表),這些意見在經過選舉制度的篩選(或言扭曲)之後還剩下多少,這兩個因素決定了政黨數目有幾個。

在國民黨統治之下,幾十年的時間中,創造出了一批價值觀、世界觀都帶有特定色彩的人。在黨外運動的時期,抗爭的結果是形成了另一批人。兩種色彩的價值觀極不相容,不但相差頗大,甚至對許多基本歷史事件的態度和認知都不一樣。這成了台灣「兩黨」政治的基礎。即便早期有不同政黨(新黨),甚至在01年(第五屆)的時候出現了五個有效政黨,但大體不出泛藍、泛綠兩大陣營。

單就這點來看,可以說只有藍綠的原因其實是「民意」的結果。

然後若「民意」如此,為何現在如此多的人(至少就遠見的調查來看,先不論準確度)希望有「第三勢力」出現?

原因,筆者以為,有兩個。首先,希冀有「第三勢力」的大多是年輕人,受到前述歷史因素影響較上一輩來的小許多,對國民兩黨本來就沒有那種根深蒂固的認同,價值觀與世界觀的差異也不像上一輩那麼大。其次,國民兩黨隨著民主制度發展日益成熟,民進黨早期的「抗爭」的形象正在慢慢消失,兩黨也普遍缺乏夠順暢的年輕人才晉用管道,導致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平均年齡越來越高、越來越「資深」。這更加深了年輕人的厭惡,也導致了部分非年輕世代的反感。

這是結構面的因素,這點理論上而言,隨著世代交替與觀念改變,也會慢慢跟著改變。當然,到底改變有多大、需要多久都會是問題。一方面,調查結果是如此,但若第三勢力真的出現,那近八成的人中有多少願意信任這股勢力、將票投給他們?又,願意投給他們的人中,有多少人真的會去投票?第三勢力真的有辦法成功整合嗎,或者是會出現好幾股力量想要成為第三勢力,最後導致票源分散而失敗?

另一方面,基層樁腳、地方勢力在很多地方依然有很大的影響力,若這些地方勢力仍然被藍綠所控制,第三勢力有可能成功嗎?這大概也是台聯、綠黨等都出來鼓勵年輕人選里長的原因。門檻低、福利佳,也是破除地方勢力的第一步。

(推薦TNL里長專題:月薪45K雇你搞革命 ── 年輕人,回鄉參選村里長吧!

Photo Credit:  鐘銘 王  CC BY 2.0

Photo Credit: 鐘銘 王 CC BY 2.0

除了「民意」因素之外,「選舉制度」也是很大的問題。這又可以分成「政黨門檻」和「單一選區兩票制、並立制、立委砍半」兩部分來看。

目前我們的立法院對於立法委員「政黨票」的部分有「5%」的門檻,換言之,得票不到5%的政黨,不論你的得票夠不夠換得席次都不算數。這直接阻礙了小黨的成長茁壯。有席次代表的是有更大的議題設定能力,以及可以靠國家的錢養人。即便一席兩席發揮的影響力有限,但這些曝光與資源都是小黨成長茁壯所需的重要養分。

更別提沒過五趴的話,連政黨的補助金都不能拿。(備註:目前我國對於有過門檻的政黨,每得到一票可以有特定金額的補助。國民兩黨在上次選舉合計拿了差不多20億。)

這是小黨的資源問題。接下來談到的「單一選區兩票制、並立制、立委砍半」這幾個主題則是小黨在國會的影響力問題。這關係到小黨在國會當中可以拿到多少席次、發揮多大影響力。

首先先是名詞解釋。

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投人,也就是投區域立委,採小選區相對多數決制,換言之,在該區域當中得票最多的人會當選。這點根據Duverger’s law(單一選區多數決制容易形成兩黨競爭的政治體制),有利於兩黨制的產生。原因很好理解,在一個選區的中,只會有一個人當選,這個人一定是該區的主流民意之一,不然不可能成為相對多數(畢竟,小黨,意味著支持的人是相對少數)。

另一票則是投黨,也就是所謂的比例代表制。「比例代表制」,是採用政黨的得票比例來決定席次的,自然對小黨比較有利。因為在這個制度下,少數民意也可以被反映。自然,能用「比例代表制」決定的席次數目越多,就對小黨越有利。

這就是「並立制」和「聯立制」出現的時候了。並立制將投人和投黨的兩票看作是獨立的兩票,在這種情況下,「比例代表制」能決定的席次自然比較少。聯立制則不同,它是以比例代表制決定大致的席次分配,之後再扣掉區域的席次,自然「比例代表制」能決定的席次就比較多。

同樣是一百席議員,並立制之下只有一半(依設計不同而不同)會是「比例代表」決定,聯立制則會是以「比例代表」決定大致結果。(詳細解釋可見這篇國政分析

這時又再配上立委席次砍半,小黨能夠決定的席次又更少了。

最簡單的結論:如果沒有政黨門檻、立委人數沒有砍半、選舉採用聯立制,綠黨在上次選舉可以獲得將近四席。

這是關於「第三勢力」的一些淺見,請多指教。當然,究竟「第三勢力」是否有必要、是否為主流民意、甚至是對台灣是好還是壞,本文沒有也無意討論。

註:

1. 「第三勢力」不等同於「小黨」,但考慮到目前現實狀況應該會是沒有錯。當然,如果下次選舉突然有個第三勢力崛起,一舉得票率超過藍 or 綠(even both),那後面談選制的部分就都不重要了。

2. 「綠黨」是目前泛藍、泛綠之外最大的「第三勢力」,故多以此為例。

本文發表於作者部落格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