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企業的「暗錢」與他們的銀幕小丑特朗普,正在摧毀美國的民主制度

石油企業的「暗錢」與他們的銀幕小丑特朗普,正在摧毀美國的民主制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稅收政策和氣候變遷方面,共和黨幾乎完全被科氏兄弟及其石油關聯企業所掌控。這些人的不道德目的很簡單:無論對地球造成何種影響,都要削減公司稅和放開石油和天然氣管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的狂熱反對,在某種程度上是其無知和自戀的產物。但這些舉措的意義可不僅限於此,而是反映了美國政治制度的深層次腐化,正如最近發表的一份評估指出的那樣,該政治制度已經不再是一個「完全的民主制」了。美國的政治已經淪為了大企業利益的遊戲:為富人減稅,放鬆對大型污染企業的管制,對世界其他地區輸出戰爭以及全球變暖。

在上週的會議中,G7集團中的六個成員國都努力嘗試改變特朗普對氣候變化的立場,但此人卻依然故我。歐洲和日本的領導人一直習慣於把美國當作在關鍵問題上的盟友,但隨著特朗普的上台,他們也是時候反思一下這個習慣了。

但這可不僅僅是特朗普自身的問題。那些生活在美國的人們都知道,美國的民主體制在過去幾十年中已經明顯惡化,而整個過程可能早在1960年代美國人開始對政治制度失去信心時就開始了。美國的政治變得越來越腐敗,自私自利且脫離民意,而特朗普不過是這一更深層次政治弊病的某個令人震驚和危險的症狀而已。

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體現了眾多得到美國國會共和黨廣泛支持的,卑鄙自私的優先事項:犧牲那些扶助窮人和工薪階層的項目來為富人減稅、犧牲外交利益來增加軍費開支,並允許以「放鬆管制」的名義去破壞環境。

而從特朗普的角度來看,他最近這段出訪行程的亮點是與沙烏地阿拉伯簽署了一項價值1,100億美元的武器交易,認定其他北約成員國軍費開支不足並大加指責,還拒絕接受各盟國要求美國繼續對抗全球暖化的呼籲。而這些可怕的政策則得到了國會共和黨人的廣泛擁護。

在通俄案爭議中,特朗普的首次出訪成績單——中東回歸傳統,歐洲蜜月不再

與此同時,特朗普和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正在試圖通過立法剝奪超過2,000萬人的醫療保障,以留出空間來減免頂層富豪們的稅收。特朗普新近提出的預算案將削減醫療補助(窮人的健康保險),營養補充援助計劃(為窮人提供食物),對外援助(為世界最貧窮的人們提供援助),對聯合國的資助,以及科學和技術方面的支出。簡而言之,特朗普總統將聯邦的教育、培訓、環境、民用科學、外交、住房、營養,以及其他民眾急需的優先事項都排除在外了。

這可並不是大多數美國人想看到的結果——甚至都不沾邊。多數人想要對富人徵稅,維持健康保險覆蓋,停止美國的對外戰爭並抗擊全球暖化。根據最近的投票數據,絕大多數美國人都想留在特朗普已聲言退出的《巴黎氣候協議》之內。而特朗普及其親信正在做的是與輿論對抗,而非代表之。

支撐他們這樣做的有且只有一個原因:錢。更確切地說,特朗普的政策就是服務於那些支付競選獻金且實際上在運作美國政府的大企業利益。而特朗普體現的正是一個長期過程的最頂峰——強大的企業遊說者已經用金錢鋪就了通往權力之路。如今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科氏工業(Koch Industries)、大陸能源(Continental Energy)等眾多大型污染企業已不再需要遊說;因為特朗普已經把開啟國務院、環境保護局和能源部大門的鑰匙交給了它們,同時他們的人還竊據了高級國會工作人員的職位。

這些企業的大部分錢都是可追溯的;其餘的則隱姓埋名變成避免公眾監督的「暗錢」(dark money)。而那些被企業捐助者們好酒好肉伺候著的最高法院法官,則在臭名昭著的公民聯合會判決中為這些腐敗資金的保密開了綠燈。

正如調查記者珍梅爾(Jane Mayer)所記錄的那樣,暗錢的最大來源是David和Charles Koch兩兄弟,他們從其父處繼承了高度污染的科氏工業集團,而其父甚至曾為德國納粹政權建造一座大型煉油廠。總資產淨值約為1,000億美元的Koch兄弟在過去幾十年間花費巨資接管了美國政治制度,也把其他右翼企業動員了起來。

在稅收政策和氣候變遷方面,共和黨幾乎完全被科氏兄弟及其石油關聯企業所掌控。這些人的不道德目的很簡單:無論對地球造成何種影響,都要削減公司稅和放開石油和天然氣管制。為了實現這些目標,他們早就準備好去剝奪數百萬貧困人口的醫療保險覆蓋,更令人震驚的是,使整個地球處於全球變暖的嚴重風險之中。他們的邪惡令人齒寒,但卻是真切存在的,而特朗普就是他們的僕人。

就在特朗普這輪出國訪問之前,22位共和黨參議員向他遞交聯名信,要求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而這些人幾乎都從石油和天然氣行業處收受了大筆競選資助,其中大多數可能直接依賴於科氏兄弟以及他們秘密資助的遊說組織的捐款。正如公共利益組織政治響應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報告顯示,石油和天然氣企業在2016年選舉中的聯邦候選人的捐款總額達1.03億美元,其中88%流向了共和黨人——這還只是那些可以跟踪到特定捐助者的資金。

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們非常有必要了解美國如今的狀況。這個曾經正常運作的民主制度的正式架構背後是一個由企業利益運行的政治體制,服務於為富人減稅、賣武器、污染無罪等自私目的,而對這些企業言聽計從的特朗普,只是它們物色到的一個無恥代理人和銀幕小丑而已。

現在世界其他國家要做的事就是對美國企業無止境的貪婪說不,而美國人自己則要通過將暗錢和企業惡行排除在外來重樹民主制度。鑑於參議院共和黨人的優勢較弱(52比48),只需要民主黨人和三位誠實的共和黨人就足以阻擋大部分或全部的特朗普-科氏議程。因此儘管情況非常危急,但卻不是無法挽回的。美國人——以及全世界——都應該得到更好的政治體制。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破敗的美國民主制度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