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以反恐為由監控全世界 巴西啓動安全系統護隱私

美國以反恐為由監控全世界 巴西啓動安全系統護隱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EFF CC BY SA 2.0

今年6月初,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僱員愛德華・斯諾登透過媒體向外界披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旗下的「稜鏡 」等網路和電話監控項目。斯諾登聲稱,在一項收集計劃中,國安局幾乎收集了美國所有的通話記錄。這一披露在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引發軒然大波。此後,包括總統奧巴馬在內的一批美國政府、情報系統官員及國會議員紛紛以反恐等理由,為監控項目辯護,並堅稱網路監控只針對海外目標,不針對美國民眾。國安局局長基思・亞歷山大表示:「收集到的信息主要作為重要的反恐和對外情報工具使用」。

美國民權同盟的一名律師則認為: 「國安局不能以國家安全為由,倚靠『收集國外情報』這一藉口收集了大量普通無辜美國公民的信息,這是對民權的極大威脅。 」

然而「稜鏡」風波尚未平息,另一波美國國安局機密訊息又被爆出。

美國國安局被曝在全球大量收集電子通訊錄

美國國安局近年來通過個人郵件、即時通訊記錄等,從全球大量蒐集到數億筆私人電子郵件聯絡人名單和即時通訊帳號,其中包含許多美國民眾的資料和帳號。

蒐集電子通訊錄這一項目此前從未被曝光。美國國會和外國情報監控法庭並未授權美國情報機構蒐集此類電子通訊錄,因此該項目主要在海外進行,但預計也蒐集了數百萬至數千萬份美國人的電子通訊錄。國安局每天會從Yahoo、Hotmail、facebook、Gmail的私人帳戶那截取數十萬份電子郵件地址簿,並從在線聊天網站和郵件賬號收集到大約50萬份 「好友名單 」。

谷歌、微軟、臉書等網路公司發言人已表示,對美國國安局蒐集電子通訊錄的項目不知情,也未曾提供過任何協助。

監視系統公器私用 淪為監控私人伴侶之工具

美國國安局內部監督部門的消息稱,在過去10年間,國安局至少12名僱員濫用秘密監視系統,利用政府的秘密偵查工具私自監視私人,包括前任或現任的配偶、伴侶或親屬等。這些被監視的人中既有美國人也有外國人,而這些僱員監視他們的方式就是利用工作之便暗中偵查電子郵件和通話情況。

  • 2005年,國安局一名軍方成員曾在進入收據收集系統的第一天就查詢了其前女友的6個電郵位址。
  • 1998年至2003年,NAS一名男性僱員濫用國安局資料庫,窺探9名外國女士電話號碼,並兩次收集了一名美國人的通信情況。
總統也遭竊聽 巴西政府加強防監系統

不只國內外人民隱私遭竊,前段日子也爆出美國情報局監控巴西總統羅塞夫,加拿大也參與了監控了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與礦能部等事件。巴西政府於10月14日表示, 下個月將啟動一套安全的電子郵件系統。這套反監控系統由巴西聯邦資訊處理系統(Serpro)研發,功能包括數位簽章、資料加密、加強防護電子郵件、視訊、聯絡本、維護個人日程。

正在巴西訪問的印度外長薩爾曼・胡爾希德表示,印度在網路安全方面有著深入研究,並願意與巴西共享網路安全知識,以幫助其應對美國及其盟國進行的間諜監控。

目前所有巴西政府員工將開始使用加密電郵,但專家仍質疑巴西政府防止美國國安局偵監官方電郵的能力。

 不惜代價揭露醜聞 正義使者——斯諾登
Photo Credit: Robert Douglass CC BY SA 2.0

這些爆發性的內幕消息幾乎都是由愛德華・斯諾登對外披露。斯諾登是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僱員,亦曾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技術承包人。 2013年6月,他將美國國家安全局 「稜鏡 」監聽項目的秘密文件公諸於世,引發全球嘩然,他本人亦從香港轉道俄羅斯,在莫斯科機場逗留月餘後,於8月獲得俄當局的一年期臨時庇護,進入俄境內藏身。8月23日,斯諾登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根據瑞典於默奧大學的社會學教授史蒂芬・斯瓦爾福什之評價: 「愛德華・斯諾登——用他不惜個人巨大代價的英勇努力——揭露了監控活動的存在及其規模。 」

針對公開這些機密文件舉動,斯諾登表示: 「我知道我的舉動會讓我飽受災難,但如果聯邦政府的秘密法令、不平等赦免,以及不可抗拒的執行力量等支配著我所深愛的世界時,我會非常樂意將這些都曝露出來。 」

巴西參議院委員會目前也正尋求通過視頻會議,欲與斯諾登進行會談,當面了解詳細內容與求證。

監聽計畫的起源——911恐怖攻擊

在美國,大量收集通訊錄是違法行為,除非涉及「外國勢力活動」。美國國安局則通過從全球各地的接入點攔截信息來規避這個限制。

有關「外國勢力活動」相關規範,源自於2001年的911事件。911事件發生後,美國輿論指責國安局在收集和翻譯截獲信息時不夠積極,導致其未能對911事件做出預警。當時美國總統小布希授權國安局利用強大的監聽能力,在沒有法律授權的情況下,可在美國本土進行監聽。

小布希根據美國國會所通過的聯合決議(該決議賦予總統在反恐活動中可以「使用所有必要和適合的力量」),在2001年10月26日簽署頒布「愛國者法案」,該法案以反恐為名,擴張了美國警察機關的權限,例如有權搜索電話、電子郵件通訊、醫療、財務和其他種類的記錄等。

小布希在國安局監控方面的大肆授權,在當時就招致了相當多的反對聲。批評人士指出,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禁止「無緣由地搜查和獲取」,以及1934年通過的通訊法案和美國刑法典第18條保護公民免受非授權的搜查,保護公民隱私。

然而,當時美國政府則以涉及「外國勢力活動」為由,針對非美國本土的外國人,繼續進行情報蒐集。

無限上綱的濫權監控

此次曝光的 「稜鏡 」項目原本就是用來監控美國本土以外的外國人,不過,偶爾也需要蒐集特定美國人的一些相關信息。 2008年之前,美國政府如果監控一名美國人,必須提出此人是外國機構間諜或代理人的理由;如果監控一個機構,則要認定此機構被外國情報部門利用。當美國國會2008年通過《外國情報監視法案》修正案後,美國政府則不需要認定目標人是間諜或代理人,只要提交「此人不在美國國內」的理由。

即便歐巴馬曾解釋, 「稜鏡」項目不針對美國公民或在美國的人,它志在反恐和保障美國人安全。但在「911事件」過去了十幾年的當下,美國人更看重的是自由和隱私權,還有對政府權力不斷蔓延與擴大的擔憂和憎恨。近期不斷爆發的監控醜聞,更加深民眾的不滿。

關於隱私權的侵犯,到底與美國國安局為國家安全帶來的收獲,孰重孰輕?又該如何衡量並取得平衡?相信公眾都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Photo Credit: Fibonacci Blue CC BY SA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