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人重用我,就不讓你用啊,哼——孔子「用行舍藏」的智慧

如果沒人重用我,就不讓你用啊,哼——孔子「用行舍藏」的智慧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行舍藏」,能不能安於這種悠閒,能不能安於孤獨,能不能接受毫無用處的自己,我想,這才是考驗一個人的真功夫的時候吧!

有一天,孔子顏回說:「如果有人重用我,我就去努力實現我的理想;如果沒有人重用我,我就找一個清靜的地方隱居起來。這個世界上,大概只有我跟你可以做到這個程度吧!」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

——《論語・述而》

教到這裡的時候,我問學生:「你們覺得孔子這種想法,會不會太過消極了?」

果不其然,有學生認為:理想不能實現,應該要加倍努力才對啊!如果只是因為沒有人重用他,他就跑去躲起來,不去積極追求機會,這樣是否有點太頹廢?

但其實,孔子所說的「舍之則藏」,並不是要人真的跑去躲起來,放棄所有機會,不再努力了。他的意思是:就算沒有人重用我,我也不會因此而傷心難受,更不會汲汲營營、不擇手段,只求一個被重用的機會。

「藏」,即隱藏、收斂自己的光芒。

這一個字所暗喻的,是自己不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只求「被看見」,而扭曲自己的心志或所學,使出種種炫人眼目的花招,去迎合這個社會或他人。

司馬遷在《史記・儒林列傳》中,曾記載轅固生說過的一句話:「務正學以言,無曲學以阿世!」

這句話的意思是:一個讀書人,應首先對自己所學的學問忠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必須是正確的道理。不能因為想上電視、想要出書、想當網紅、想賺大錢,就扭曲自己的學問,編造一些嘩眾取寵的言論,去迎合這個社會。

我第一次讀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裡非常感動。就算後來我的「厭世哲學家」大受歡迎,而我也算是晉身「網紅」的行列之一,但我還是常常告誡自己:寧可不寫文章,也不能隨便傳遞錯誤的知識。

對孔子而言,一個修養極高的君子,之所以仍有被社會捨棄之可能,正是因為他堅守道義,只做自己該做的事,而非為了追求個人的飛黃騰達,連基本的原則都可以毀棄。

能做到這個程度的,確實也就只有能「安於貧賤」的孔子與顏回二人而已。

宋代的讀書人蘇東坡,讀到孔子所說的這一句話,心中也被深深地感動。蘇東坡說:「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閒處看。」〈沁園春〉

年輕時,蘇東坡與弟弟蘇轍得到朝廷的重用,能夠一展長才,春風得意,總覺得「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多麼地意氣風發啊!後來遭受到幾次嚴重的政治迫害,被貶官貶得一塌糊塗,理想看來是再也無法實現了,什麼「致君堯舜」都成了笑話,那時候他才體會到——能不能被重用要看客觀的機運,但我們做人是要鋒芒畢露、還是韜光養晦,卻是可以由自己決定的。這就是「用舍由時,行藏在我」的意思。

「袖手何妨閒處看。」現在,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閒人」了,所有的朝廷事務都與他無關,終於可以好好「韜光養晦」。這其實不無一點「自嘲」的味道。但是那又怎麼樣呢?「用行舍藏」,能不能安於這種悠閒,能不能安於孤獨,能不能接受毫無用處的自己,我想,這才是考驗一個人的真功夫的時候吧!

19274966_1034613163335915_65252795689218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

本文由厭世哲學家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