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擺地攤跑給警察追的那些日子,改變了我「追求光鮮亮麗」的人生

去擺地攤跑給警察追的那些日子,改變了我「追求光鮮亮麗」的人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船隻停留在港口是最安全的,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對我而言,大學就好似那安全的港口,社會的眼光就如同那沈重的船錨,讓許多有想法、優秀的學子被束縛在那破舊的教育體制,沒有航向未來的勇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家昇團圓堅果創辦人)

當我以全系第一名身份站在臺上受獎,卻思考著我這四年到底在學校學到了什麼?學校的教育體制給了我什麼?

站在台上的我,內心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如果我大學四年,都一直只是個乖學生,現在的我對未來一定非常焦慮。」

如果我沒走出校園,沒有不聽爸媽的話,沒有勇敢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現在的我,不會看到這世界的寬闊、市場與社會的激烈競爭,更不會有現在對未來的憧憬與想像。

自高中畢業,升上大學的我眼中只有唯一目標,那就是把成績顧好、把履歷刷的很漂亮,申請上好的研究所,這樣我的未來就會無比的美好、順遂了。大學四年、共八學期,我每一學期都是系上的第一名,但我越讀越驚慌,越不知道未來的方向。我就姑且稱我自己為:「追求光鮮亮麗」型學生吧!

學業成績不錯,也安排自己雙主修,準備培養第二專長。積極參加社團活動、培訓課程,培養團隊能力與專業技能。甚至參與志工、參加比賽,應徵海外實習,一切的一切都是希望在履歷上更具備競爭力。固然獲得了豐富的履歷,但我追求的是大家對學生所定義的「優秀」,而非自己所要的,我感到非常茫然,甚至不知所措。

履歷雖然看似豐富,卻是東沾一些、西碰一點,看起來多元卻沒有一個主軸方向,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我的所做和所參加的只是「父母說這個不錯」、「看起來好棒棒」、「對履歷有加分」,至於未來之後想做什麼?我壓根不清楚也不知道。

直到我決定不再當社會眼中的「模範乖學生」後,才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現在是一家公司的老闆;是工作坊的講師;是私立大學的業師,最重要的是,我是一個有了靈魂的大學畢業生。再也不為社會、家人、自以為是的期待而唸書。

從小學二年級,我就清楚知道我對商業非常感興趣,在班上的園遊會靠賣時下最流行的「全家彎彎磁鐵」,獨自賣了3,000元的收入,是全班三分之二的收入來源。成功高中畢業後,因為爸媽都是教授的緣故,他們希望我也可以踏入教職,成為一名老師,於是我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就讀。

還深刻地記得,在我決定當個「壞小孩」,捲起袖子做自己想做的事,在成功市場、吳興街口菜市場擺地攤、跑給警察追的那些日子裡,爸媽對我是多麽的不諒解,好好的不讀書,卻跑去菜市場賣堅果?現在想想,真的是非常瘋狂,但也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對的選擇。

在我大二要選擇實習的那年,我分別投了微軟、華碩以及AppWorks#12 CodingApe三間公司,對我來說,CodingApe是最能讓我成長、學到我喜愛的領域技能,在當我選擇這間公司名為「壞主意有限公司」的新創企業時,因為父母的不諒解,也讓我們為了此事吵了好多天架。

很慶幸我遇到一位好的老闆,帶領我進入新創環境,開啟我被封印許多年的熱血,也讓我可以揮灑我的想法,精進了我對於廣告以及行銷領域的功夫,謝謝AppWorks改變了我的人生。當你發現值得讓你拋棄一切,去做自己喜歡的事,但阻撓你的原因卻只是:「父母」、「社會」或是「教育體制」,那你絕對沒有放棄的理由。

就這樣,我一路跌跌撞撞,從菜市場擺攤一路擺到中友百貨、台北世貿、在大稻埕開設了第一間實體店面、簽下全台十間大遠百貨的經銷權,成為網路上最具前景的堅果品牌團圓堅果。但我知道,我離成功還有一大段距離,不變的惟有不停地學習、精進自己。我很開心,在我大學時,我能勇敢地踏出那世人笑我太瘋癲的一步。

「船隻停留在港口是最安全的,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對我而言,大學就好似那安全的港口,社會的眼光就如同那沈重的船錨,讓許多有想法、優秀的學子被束縛在那破舊的教育體制,沒有航向未來的勇氣。

就要大學畢業了,期許自己能秉持著初衷繼續前進,一路走來實在受過太多貴人的幫助,希望未來也能成為他人的貴人,成為謙遜而不自傲的人,不斷地充實自己,永遠沒有停止學習的一天。謝謝最愛我的父母現在願意接受我、支持我所做的一切;給予我鼓勵的老師們,以及創業一路走來的好夥伴 。

台灣的未來是靠一群有夢的人,不論你是否畢業,成為一位有夢想的人吧!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