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生出男人的人」——勇武獨立的斯巴達女人

「我們是生出男人的人」——勇武獨立的斯巴達女人
Photo Credit: Jean-Jacques-François Le Barbier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經濟自主,女性的身分也相對獨立。斯巴達國王利奧尼達斯的王后哥爾告(Gorgo)更是少數名字能記載於史書上的女人。希羅多德甚至記述了她曾經在在希波戰爭時給予了元老院意見。那到底為什麼斯巴達女性有比較高的地位呢?

古希臘是一個男權社會,這點我們無可否認。在古希臘,女人基本上是沒有參與政治的權力——既不能投票,也不能擠身政治決策。斯巴達雖然以勇武聞名於世,有一陣深厚的陽剛氣息,但有趣的是,斯巴達的女人也是古希臘中相對擁有較高地位的一群。

斯巴達女人最實質的力量是她們是有獨立的經濟能力,也有繼承權。在雅典為例,女人被認為是男人的財產的一部分,理論上是不能擁有自己的財產。結婚前的女性屬於父親,結婚後的則屬於丈夫(這點可能只是指通述;雅典有妓女的職業,她們估計可能有自己的財產)。色諾芬(Xenophon)的《經濟論》(Oeconomicus)就提到不少雅典式的男女關係。但是在斯巴達,女人是擁有財產和土地,也可以繼承財產,故此他們無須成為男性的附庸。

由於經濟自主,女性的身分也相對獨立。斯巴達國王列奧尼達(Leonidas I)的王后哥爾告(Gorgo)更是少數名字能記載於史書上的女人。希羅多德(Herodotus)甚至記述了她曾經在在希波戰爭時給予了元老院意見。那到底為什麼斯巴達女性有比較高的地位呢?

普羅塔克(Plutarch)就引述了一段哥爾告與雅典女性的對話:

雅典的女性詢問哥爾告為何只有斯巴達的女人才可以支配男人,哥爾告就回答她說:「因為我們是生出男人的人」。

斯巴達人尊重戰士,同時也相當的尊重生產戰士的女人。他們認為有強健體魄和意志的女人才能生出強壯的戰士。柏拉圖(Plato)的《理想國》中就提到過應該要仿傚斯巴達對女性也作出訓練。

斯巴達女性在家中有重要的地位,是一家之主,她們的形象更因普羅塔克的《拉卡蒂芒女人名言錄》變得相當鮮明活潑。當中有一句流傳後世的名言:

一名斯巴達母親將大盾交給快要出征的兒子,告訴他「拿着它(回來);或者在它上面(with it or on it)」(即要麼戰勝歸來,要麼英雄戰死回來)。這一番話深深的刻畫了斯巴達女性的勇毅。

本文由努力工作的斯巴達人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