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女孩一樣」到底是歧視誰?

「像女孩一樣」到底是歧視誰?
Photo Credit:Scott Swigart@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當下的語境裡,中國老師和家長口中的「不輸給男孩子」可能更多是在成績尤其是理工科的成績上,基於優秀成績的社會成就上,自我表達的主動性上,以及對一般事物爭取的態度上。但是在美國,我感到女孩是在定義更廣泛的基礎上和男孩競爭,包括運動、力量和各種形式的動手技能。

前些時候,女性衛生用品品牌Always拍攝的一則3分鐘短片在網絡上熱烈傳播。在這段名為「像女孩一樣」(Like A Girl) 的短片中,不同年齡段的男孩女孩被要求在鏡頭前「像女孩一樣奔跑」,「像女孩一樣投擲」,「像女孩一樣搏擊」。「像女孩一樣」這句話在英文中多少帶有侮辱、歧視的意味,短片的導演希冀通過不同年齡段人的反應來詮釋這個簡單的狀語給女孩—尤其是青春期女孩—帶來的影響。

在短片開頭,青春期和成年的男孩女孩在回應動作指令時展示出了赤裸裸的成見:「像女孩一樣奔跑」時,他們雙手滑稽地在身邊甩動、甚至裝出擔心自己髮型的模樣。「像女孩一樣投擲」時,他們有氣無力,手只是象徵性地輕拋一下。而「像女孩一樣搏擊」時,這些男孩女孩表現出來的與其說是搏擊,不如說是抓撓,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接着,導演請上一組10歲及更小的女孩,問她們同樣的問題。這些女孩們,因為還沒有經歷過青春期的敏感與信心低落,也不太領會「像女孩一樣」這句話所隱含的社會成見,反而表現出了生龍活虎、充滿勁道的跑、投、搏擊動作。當導演問一個低齡組的小女孩:「當我說『像女孩一樣奔跑』時,你想到什麼?」,那個滿臉稚氣、穿著吊帶紅裙子的小姑娘目光篤定地說,「能跑多快就跑多快(It means run fast as you can.)。」

Photo Credit: Youtube截圖

Photo Credit: Youtube截圖

這段短片從發佈(2014/6/26)至今(9/10)已經在YouTube上播放了超過4700萬次。和一些就此發表過評論的人一樣,我在看到那個小女孩的回答時,也眼眶一熱:她對性別偏見還一無所知,因此綻放出來的生鮮衝勁令人感慨。但與此同時,我的一個女性朋友在看過影片後發出的評論讓人深思。她說,「之前沒怎麼想過(「像女孩一樣」帶有歧視意味)這個問題,可能因為中國現在各領域廣泛的陰盛陽衰吧。」在之後的溝通中,她又給我補充了另一條有趣的評論:「在中國講像個姑娘,通常是讚美;像個漢子,才是鄙視。」

中國國內是不是絶對意義上的陰盛陽衰,我不確定,但我這個朋友對於影片的評論和對現實社會的觀察想必能喚起廣泛的共鳴。

前不久,美國的一家商業機構Grant Thornton發佈了2014年度的國際商業報告,其稱在全球範圍內,24%的商業高階主管是女性;而分國別看,美國是22%,與西班牙並列倒數第九,中國則有38%,位居前十。前幾年也有其他機構發表過結果類似的報告,這從一定程度上說明女性在中國商業社會中的地位更高。這背後有多種原因,包括1949年後對勞動婦女地位和婦女權利的重視,經濟蓬勃發展帶來的對不同性別人才的大量需求,一胎政策淡化了對婦女持家的需求,以及「丈夫工作、妻子持家」這種傳統婚後模式被昂貴的生活成本和不完善的社保體系擠壓。但若對「陰盛陽衰」這種想法追根溯源,還要追溯回校園時代。

Photo Credit: Grant Thornton

史丹佛大學的心理學教授Carol Dweck下過一個著名的論斷:「如果人生是一段拉長的校園生活,女性將會是這個世界毫無爭議的統治者。」這句話在中國高度模式化的教育體制下尤為適用。在中國,關於「男孩怎麼了」的討論比比皆是,而討論的核心就是:我們的教育體制是否系統性地偏向女孩,而壓抑男孩?

中國教育體制的核心價值觀之一,就是將重複練習換取的機械式正確視作成功。這種重複練習包括大量的背誦、默寫、久坐不動的課堂狀態和膝跳反射般的解題思考(或者說「反射回憶」)過程。在成績之外,大多老師和家長會要求或者暗示聽話、守規矩的孩子更招人喜歡,文靜被當作踏實的外顯特徵,活潑好動則往往令人頭疼。學校系統裡這樣的評價標準,使得頭腦發育較早、性格和行為偏寧靜而少冒險的女孩獲得了制度性的優勢。

從考試結果到評選班幹部,許多女孩不斷因為自己內在的特質與外在體制的評判標準更為契合而獲得肯定,而相對好動、語言和社交能力發育較晚的男孩則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應該指出,校園中的「男孩危機」並非僅限於中國,但一個體制的模式性越強,對沉靜而非運動越褒獎,則越有可能凸顯女孩的群體性優勢,以及男孩群體中的柔性因子。這個過程被我一位在中國生活的美籍華裔朋友稱作「系統性淘汰」—淘汰掉的是調皮搗蛋不愛守規矩的孩子,篩選出來的則擁有相反的性格特徵(這個朋友有一對年幼的兒女)。對和我一樣在大陸接受了完整的基礎和本科教育的年輕人來說,這種學校體系內對不同性別早期的潛在偏見應該都不陌生。

前不久,在微信上看了北大中文系校友張曼菱的一篇演講,名為《壓抑的勝利》。在對北大學生們的演講中,她說,「你們坐在這裡,你們考入了北大,但我並不認為,你們就是天之驕子,就是精英。……並不是你們真的比你們的同學們優越、聰明、用功、有天才、有前途,你們才坐在這裡;而是你們比你們的同學更能夠接受壓抑、配合壓抑,與壓抑你們的學校和家庭,老師和家長配合、服從,壓抑了你們青春的個性。是這種對壓抑的服從,使你們通過了考試機器,使你們得了高分,進了北大。」

這段話說得殘酷卻真實。回到那個「陰盛陽衰」的問題上,我確實感到中國女孩在面對同族裔的異性時,很多時候能夠比西方女孩流露出更多自信,尤其是在職場上。但我至今還未思索出答案的問題是,在多大程度上,這種自信來自於女孩們對自己全方位能力的客觀認知和篤定,而多大程度上是因為女孩們在青春期及成年早期獲得了國內環境賦予她們的一種制度性的優勢?

我還記得剛剛到紐約的時候,看到美國的男孩女孩一起奮力玩棒球或者足球遊戲時感到的那種文化衝擊:我在高中的時候也參與過男女混合的排球比賽,但是因為有各自的位置,異性之間的對抗並不頻繁。但在那些紐約公園裡的球類遊戲中,幾乎看不出男孩與女孩之間有什麼默契的角色分工,都在奮力拚搶,為了運動的快樂。我那一刻在想,如果中國的年輕女孩有更多在體力或者其他容易落後於男孩的方面有更多和異性較量的機會,她們對自己的認知是否會有不同?我想至少我會有。因為在看到那些西方年輕人在一起拼搶爭鬥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wow,這我可能做不來。

那一刻的反應過後,是有一些沮喪的。因為我感到中國文化和美國文化裡對「大女孩」或者「性別平等」的詮釋是有不同的。

在當下的語境裡,中國老師和家長口中的「不輸給男孩子」可能更多是在成績尤其是理工科的成績上,基於優秀成績的社會成就上,自我表達的主動性上,以及對一般事物爭取的態度上。但是在美國,我感到女孩是在定義更廣泛的基礎上和男孩競爭,包括運動、力量和各種形式的動手技能。

就比如我們開頭時提到的那個短片,導演讓不同年齡男孩女孩演繹的並不是「像女孩一樣思考」,或者「像女孩一樣讀書」,而是像女孩一樣運動。導演的指令反映了美國社會中一種潛在的認知,就是運動這件事男孩女孩本不該有差別,都應該是盡自己所能最快、最強;但是說某某某「像女孩一樣」這件事容易在潛意識中影響女性、並影響她們的實質發揮。那段短片是為了呼籲社會對這件事情重視,幫助青春期的女孩度過她們的信心低潮期,和男孩一樣積極主動地訓練、展示自己的健美一面。

在中國,我們強調女性在社會和家庭中的地位,也應該為女性在社會中整體地位較高而鼓掌。但關鍵的問題在於,與這種社會地位相輔相成的女性自信是否基於一種公平審視的基礎。性別偏見的對象不該只是單一性別。我們所該關心的,是如何通過制度和人事的安排,在社會大環境和學校、家庭小環境中營造出一種平等的土壤。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始文章發表於《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

Photo Credit:Scott Swigart@ Flick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