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林家慶的作詞處女作〈科學小飛俠〉,寫活了每個人的赤子之心

作曲家林家慶的作詞處女作〈科學小飛俠〉,寫活了每個人的赤子之心
Photo Credit:截自網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家慶表示,後來很多人問他身為作曲家,為什麼會去寫《科學小飛俠》主題曲歌詞?甚至有人懷疑那不是他所作的歌詞。

作曲:小林亞星 作詞:林家慶 演唱人:松江兒童合唱團 編曲:林家慶 製作:林家慶 收錄專輯:兒童之歌第八集 出版時間:1978 出版公司:新黎明唱片 受訪者:林家慶 採訪撰文:王景新

若說〈小甜甜〉是六年級女生的共同回憶,那麼〈科學小飛俠〉該是六年級男生都能哼上一兩句的卡通歌曲了,是一首極具代表性的卡通主題曲,這首歌也是作曲家林家慶少數的詞作。

當年創作這歌正值四十四歲壯年的他,把自己的那顆赤子之心寫活了,自然引起聽眾共鳴。他說,只是哼著哼著就很自然的寫出來了,「我相信童心也是赤子之心,人皆有之,我們不能忘掉它!」  

吉田龍夫原作的科學小飛俠(科学忍者隊ガッチャマン)在日本播出時曾創下最高26.5%的收視率,台灣播出時也同樣造成轟動。

林家慶回憶,四十多年前,電視台在播出日本卡通片時,除了對白必須要重新以國語配音之外,在片頭播出的主題曲也須使用國語發聲。「因此這一部分,就成了我必須負責完成的一項例行工作。」

當時卡通片一週播出五天,每一檔消耗速度很快,「我在當時為了保持片子的一貫性,絕大部分就採用它原來主題曲的旋律,配上由專業的作詞家新作的國語歌詞。當然這新作的歌詞不能偏離片子的原意。」

當年的工作模式是,林家慶把這旋律提供給作詞家,他同時要編寫主題曲錄音用的樂隊用編曲,並先把伴奏的音樂錄音錄好。「等到我拿到了新作的歌詞,就交給負責配唱的兒童合唱團去練唱;練好了就到我們中視的錄音室來,最終的修正後,就正式把它錄下來。」這些作業很趕,因為必須要配合卡通播出檔期。

林家慶表示,後來很多人問他身為作曲家,為什麼會去寫《科學小飛俠》主題曲歌詞?甚至有人懷疑那不是他所作的歌詞。

「當時要播出《科學小飛俠》之前,我也是按照往常方式作業,可是到了即將播出時,我仍然沒拿到作詞家的歌詞。」由於伴奏的音樂已經錄好,林家慶就訂了一個時間召集兒童合唱團到錄音室來準備,同時通知作詞家把歌詞直接送到錄音室來。「結果我還是等不到歌詞,而時間已經很緊迫了,因此我就決定自己動手。」

還好林家慶的日文程度好,能看懂原曲的日文歌詞做為參考,「當然是沒辦法照翻,經過一陣子思考、推敲,沒花太多時間,『飛呀!飛呀!小飛俠!』就讓我寫出來了。」經過兒童合唱團練唱,相當順口,緊接著就把它錄製完成,大家聽了都很滿意,這才讓首度跨界作詞的林家慶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寫〈科學小飛俠〉歌詞如有神助,要歸功於林家慶熱愛閱讀。林家慶出生於日治時代,小學五年級時台灣光復才開始學中文。照道理,小五的日文程度不能說很高,「不過因我從小喜歡看書,所以小學時代我已經在看中學生的雜誌、小說;光復之後上初中比較有時間看書,也都看日本的小說。」

他說,日本的翻譯文學很好,所以看了很多西洋的偵探小說。「我記得特別喜愛俄國的托爾斯泰,像《復活》、《罪與罰》等都是在那個時期看的。」

林家慶說,後來開始學音樂,當時要從美國買書本、唱片是相當困難的事情,要靠留學美國的朋友郵寄,相當費力耗時,「從日本買書和唱片就容易多了,我所有的音樂資料日文佔八成,而英文的才佔兩成。我學習音樂都靠自修而來,因此日文對我來講非常重要。」

拜日本語文能力之賜,林家慶還結識了日本爵士音樂家五十嵐明要(Akitoshi Igarashi),「他是我一生最重要最要好的三個朋友之一,我們兩個結識五十年以上,他大我兩歲,至今仍然在演奏。」​

五十多年前國賓飯店開業一週年邀請日本美空雲雀來表演,伴奏的是日本第一的大樂團Sharps and Flats,「我一眼就認出他們的台柱五十嵐明要,讓他嚇一跳,怎麼台灣有人認識他?」原來當時林家慶常看日本的爵士樂雜誌,所以知道他在那個時候已經是日本最有名的薩克斯風演奏家,之後結為莫逆。

林家慶補充:「他在音樂上更是幫了我很多,只要我需要資料、書籍、樂譜、唱片,他都會替我找。」儘管已經是半世紀前的舊事,與摯友的點點滴滴仍歷歷在目。

ASOS《顛覆歌》專輯(1996)、何嘉文《兒童共和國》專輯(1999)都曾重唱〈科學小飛俠〉這首歌,使得這首歌在卡通歌曲之外,又多了流行色彩。林家慶認為,這些重唱版本反映時代潮流,很值得去做,音樂本來就有多樣變化。

「我從中視退休後,因為有了自己的時間,就組成了林家慶大樂團到處演奏爵士音樂;這當中也有邀請兒童合唱團一起演出懷念的卡通歌曲,由大樂團伴奏。」持續賦予這些卡通歌曲新的靈魂,他對音樂的執著精神,始終如一。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