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質危機到干涉敘利亞,伊朗不光彩往績令美國無法輕易原諒

從人質危機到干涉敘利亞,伊朗不光彩往績令美國無法輕易原諒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到底,是伊朗人決定著他們的未來。他們選擇魯哈尼連任,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現在,他們需要支持他採取困難重重的國內和外交政策改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hristopher R. Hill(負責東亞事務的美國前助理國務卿,現為丹佛大學Korbel國際研究學院院長,著有《前哨:美國外交前沿的生活》)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沙地阿拉伯之行,讓我們罕見地得以一瞥他的未來外交政策日程。現在,可以肯定特朗普政府將避免批評外國領導人關於他們國家的民主缺陷,而推進人權也將讓位給其他重點。

鼓勵民主和尊重人權的措施很難勝過1,100億美元的武器銷售合約,在特朗普任職期間尤其如此。潛在商業夥伴是否遵守國際人權規範,似乎對特朗普政府來說無關緊要

在通俄案爭議中,特朗普的首次出訪成績單——中東回歸傳統,歐洲蜜月不再

但特朗普沙地之行的真正新聞已經包含了整個遜尼派阿拉伯世界,不僅僅是它們對伊朗的反對。在利雅得遜尼派穆斯林領袖集會上的演講中,特朗普直覺地對伊朗的一切進行了尖銳的批評——包括剛剛舉行的伊朗大選。他的批評對遜尼派阿拉伯領導人來說不啻天籟之音,他們不但將伊朗視為魔鬼,更認為它是伊拉克什葉派復興的根源。

在以色列,特朗普繼續警告伊朗威脅,並解釋了為何伊朗對他的思維如此重要。特朗普相信,以色列和遜尼派阿拉伯國家實際上是與伊朗的殊死鬥爭的盟友,它們應該聯合在這一目標周圍,而不是因為巴勒斯坦領土之類的問題而離心離德。特朗普似乎認為,這一所謂的以巴衝突新洞見可以成功地運用到最終實現中東和平的和解中——至少能夠讓中東一致針對伊朗。

在特朗普赴沙地阿拉伯途中,伊朗選民選擇了讓溫和派在任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連任,並授予他實施急需的改革的權力。平心而論,伊朗選舉過程常常飽受質疑,這其來有自。非選舉產生的伊斯蘭教法組織憲法監護委員會(Guardian Council)要審查每一位候選人;而革命衛隊更是監督著每一次選舉。但是,魯哈尼及其主要對手易卜拉欣・萊西(Ebrahim Raisi)的激烈選戰表明這次選舉絕非裝裝樣子。

面對魯哈尼和萊西,伊朗選民需要作出殘酷的選擇。萊西是著名的強硬派牧師,持反西方態度的前任檢察官。如果他當選,伊朗與P5+1(聯合國理事會五大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之間的核協議的未來將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伊朗選舉的高投票率-75%以上-表明伊朗人不想放棄核協議。儘管大部分家庭並沒有從國際制裁的緩慢放鬆中獲益,而失業率仍然保持高漲,但他們仍然願意信任魯哈尼兌現他改善普通伊朗百姓生活的承諾。

但推行所需改革說到底還是要靠伊朗人民自己。顯然,不論是遜尼派阿拉伯世界,還是現任美國政府,都在下注於-甚至聲援-魯哈尼的成功。

從最近的歷史看,美伊關係充滿了糾結。1979年在伊朗爆發反對巴勒維(Mohammad Reza Pahlavi)及其令人恐懼的SAVAK秘密警察的暴動後,伊朗暴徒洗劫了美國大使館。他們指責美國外交官從事間諜活動,並羈押了他們長達444天。在經歷了漫長而驚險的談判過程後,人質最終獲釋,這一天也是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就職日。此後,伊朗從未就這次劫持事件道歉;而美國也從未原諒伊朗。

2003年美國侵入伊拉克時,許多觀察者,特別是阿拉伯世界觀察者,認為推翻海珊(Saddam Hussein)的遜尼派少數群體政權將強化伊朗的地區地位。美國入侵後,什葉派伊拉克軍閥-伊朗為他們提供資金和先機的爆炸裝置支持-時不時騷擾美軍。這些軍閥得到聖城旅(Quds Force)的協助。聖城旅是伊朗革命衛隊特種部隊,聽從伊朗宗教領袖的命令。

伊朗從未承認它與伊拉克襲擊美國部隊的行為有​​關。毫不奇怪,許多美軍高級領導人對伊朗的態度因為這一野蠻時期而受到了影響。國防部長、退休海軍陸戰隊將領馬提斯(James Mattis)顯然屬於此列。

更糟糕的是,2005-2013年擔任伊朗總統的阿赫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不但挑戰以色列的生存權-長期以來,遜尼派阿拉伯領導人在口頭上都持有承認以色列這一權利的立場-還宣稱猶太人大屠殺是一個騙局,導致伊朗進一步遭受國際孤立。最近,伊朗仍在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並保持著長期以來對黎巴嫩什葉派軍閥真主黨的支持。

特朗普政府討論過對伊方針,遇到了一個事實:核協議無法輕易改變。但是,在特朗普訪問中東期間,美國國會開始考慮採取新一輪制裁,懲罰伊朗繼續干涉敘利亞以及支持真主黨等被視為恐怖分子的組織。

伊朗尖銳的國內政治局面表明它可能處於變革邊緣。但伊朗的不光彩的遺產-從1979年人質危機到如今的干涉敘利亞-不是許多美國決策者可以輕易原諒或忘卻的。

說到底,是伊朗人決定著他們的未來。他們選擇魯哈尼連任,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現在,他們需要支持他採取困難重重的國內和外交政策改革。

伊朗可以從其與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中獲得很多利益。但如果改革能夠實施和維持,並且核協議能夠避免強硬派的干擾,伊朗將能夠與它的過去決裂,成為國際社會的正常成員。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伊朗的轉折點?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